• 第十六章:砸场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3235字

    (点击收藏,给个鼓励吧!)

    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铁帮的现任当家肖林,此刻就躺在里面,全身上下插满了管子,双目紧闭不省人事。

    当透过监护室外的视频监控看到里面的场景时,铁雪菲脚下一软,差点昏阙了过去。最疼爱自己的爸爸刚过世才几天?而现在,从小便对自己疼爱有加视若己出的刀叔,也成了这副知觉全无的模样!这叫铁雪菲一个女孩子如何承受得住!

    白起是陪同铁雪菲一起来的,透过视频的实时监控,白起敏锐地察觉到,这肖林,这次确实离鬼门关很近了!单从身体表面的凹陷程度来看,至少被巨力轰塌了五处不止。

    “希望内脏不要被碎骨头破坏,不然恢复起来真会有点困难。”白起心说道,“这么重的力道,到底是谁呢?难道,会是报上说的那个虎帮大少爷?”

    在另一间普通病房内,铁帮金牌打手之一的陈志就躺在这里,浑身被包成木乃伊状。

    “陈志,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起坐在床榻,问道。

    “白哥,我没有保护好刀哥啊。”陈志的第一句话,居然不是回答白起的问话,而是痛苦的深深自责。

    “别太自责了陈志,你也伤的不轻,有些事情,只能说全力以赴了。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怎么会如此糟糕?我看到在其他的病房,还有好多铁帮的兄弟躺在那里,好像伤的都很重啊!”

    “唉,白哥,真的、真的不知道如何说起。”陈志脸上仅露出的双眼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我们遇到了一个人,或者说,是辆人形坦克!”

    陈志的思绪仿佛又飘飞回了昨天晚上,那个让人热血沸腾,同时也伴着鲜血沸腾的“沸腾酒吧”……

    沸腾酒吧,是铁帮名下,一处人气极旺的夜生活聚集地。

    酒吧的二楼,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户,生着一张长脸的铁帮王涛地看着舞池里的摇曳身姿,羡慕道:“刀哥,真不得不感叹啊,年轻,真好!诶,要不咱们也进舞池放松放松?”

    “要去你去吧,我这把老骨头,真不愿意动了。”肖林坐在巨大的沙发椅上,摆摆手。在他旁边的组合沙发上,陈志和其他几个兄弟都在看着电视,最近某台一个歌手竞赛的节目很是火热。

    这些人,也正是坐镇沸腾酒吧不被扰乱的铁帮金牌打手团,放任何一个人出去都是可以以一挑几的好手。

    见没有一个人理会自己,王涛也半点不尴尬,乐呵呵道:“兄弟们都没兴趣?那我就去了啊,别羡慕啊——靓妞们,你们涛爷来了!”

    就在这时。

    “砰——”

    只见沸腾酒吧的大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爆开,残破的门板直直撞进了正疯狂扭动的人群中,顿时引发了一阵骚乱。

    “怎么回事!”二楼房间的落地窗足以让肖林监视到一楼大厅内的一举一动,看见下面的骚乱,肖林腾地站了起来。

    “走,下去看看。”以肖林为首,镇场子的兄弟们快速地跑下楼去。

    “叫你们的负责人,出来!”在沸腾酒吧的门口,一个身穿皮衣裤,白色刘海盖住左眼的魁梧男人,慢慢走了进来,“不相干的人,不想死,就都给我滚!”

    “你TM是谁啊,嚣张找错地方了吧!这是铁帮的地盘知道么?SB!”一个染着金色头发的少年不平嚷道,引发了一阵的附和。

    “铁帮的地盘?我要掀的就是铁帮的地盘!”来人阴冷地说道。

    “要掀铁帮的地盘?哈哈哈……你好大的口气啊,也就不怕风大闪了自己的舌头!”肖林带着陈志王涛等人,排开人群走了出来,冷声道。

    “你是谁?”

    “我是谁?坐不改姓行不更名,铁帮,肖林,道上人称‘刀哥’!”肖林一字一顿,豪气丛生!

    “哈哈,肖林!老子找的就是你!”来人话不多说,直接一拳轰了出来。

    这一拳看起来简单无比,以肖林身经无数战的经验,闪、挡、架、托、让、撞……无一不可轻松化解。

    为了挫来者威风,肖林第一反应选择了挡!双臂往身前一护,就要挡住这一记冲拳。

    但是,令人乍舌的一幕出现了!

    肖林有力地臂膀不但没能挡得住这一拳,反而双臂被轰回撞在自己身上,“咔擦”一声脆响,整个身体后飞了出去!

    凌空喷出的一口鲜血,染红了整片舞池!

    “这就是道上传说的刀哥肖林?我呸!太弱,不堪一击!”来者轻蔑地收回拳,“下地府的时候,记得告诉阎王,取你性命的,是我虎帮杨彪!”

    “小子,咳、我承认你很厉害,但是我肖林的命,也不是随随便便能被收了去的!”远处的人堆里,肖林费力地站了起来,手臂,已然断裂。

    “嘴挺硬啊,不过,我倒要看你能硬多久!”之间杨彪闪电般穿进人群,又是一记冲拳。

    依然是无以阻挡的一拳!肖林再次喷血倒飞了出去!

    直到这时,陈志和王涛等人这才回过神来,悲呼道:“刀哥!虎帮的,我C你妈!”

    一群人纷纷冲了上去!这可都是一群骁勇善战的打手,打斗经验丰富无比。但是,没有人会想到,以前都是一挑几,而现在几挑一都如此揪心。

    怎么能不揪心么!拳头打在对方身上,如同击中了铁石,而被对方拳头击中,却真如同铁石!

    不一会,除了游斗的几人还能站着之外,刚才凡是硬碰硬的兄弟,全部躺在了地上丧失了战斗力,无一例外。

    这时,旁边的人群也似乎看出了什么,惊叫着,骚乱着,纷纷朝大门外跑去。

    而在此间,好几次强撑着站起来的肖林,硬是遭受了一拳又一拳的轰击。杨彪似乎并不想肖林死得太早,每一拳击出,都像是在施虐而不是打斗!这一幕,看得铁帮的兄弟们心怒如焚,虎目上充满了血丝!

    “住手啊!”

    “住手!混蛋!”

    “我TM跟你拼了!”

    “去死吧混蛋!”

    铁帮成立至今,肖林何曾受过如此赤裸裸地羞辱!

    铁帮的兄弟们何尝见过心中这铮铮硬汉遭受如此的侮辱!

    所以,明知面对如此变态的对手,铁帮的弟兄们依然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哪怕是被轻描淡写地甩开、轰开!哪怕是被打断肢、轰碎骨!铁帮的汉子依然喷涌着热血挣扎着,冲击着!鲜血、嘶吼、男儿泪……书画着这霓虹闪烁下凄美豪情的一幕。

    就在肖林的意识渐入昏迷的时候,隐约的声音传入中:“杨彪,快走吧,够了!你有杀人执照没错,但是他只是个普通人啊!你真想变成A组的通缉犯么!快走,警察就要来了……”

    “我只知道他是虎帮的,好像是叫杨彪来着。不过,”陈志惭愧地侧转头去,“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太弱了,我太弱了!我保护不了刀哥,我保愧对铁帮的一众弟兄啊!”

    话语间,已经带上了哽咽的情绪。

    “陈志,你看看,昨天晚上对你们下手,是不是这个人?”白起从身后拿出今天的WG日报,封面照片上,一袭紧身皮衣勾勒的身影传递出逼人的阴冷。

    “就是他!就是他!我C,就是这小子~哎哟……”陈志激动地就要坐起来,却扯动了伤势,痛呼。

    “报纸上说,这个人,叫杨彪,是杨虎的大儿子。”白起静静说道。

    “杨虎的大儿子?杨虎不就杨靓那一个儿子么?”陈志龇着牙疑惑道。

    “谁知道呢。不过这杨彪,很厉害啊!”

    “何止是厉害。白哥,我看你不像是一个爱动拳头的人,你可能体会不到,那杨彪的拳头,实在太厉害了,我从没见过有人的拳头可以重到这个程度,我敢说哪怕在他面前是一堵墙,他也绝对可以轻松地一拳轰破!”陈志想起昨晚的那幕还是心有戚戚。

    “还有,他应该是隶属一个叫‘A组’的组织,听他们提到说什么杀人执照、通缉犯之类的,我怀疑,这A组甚至有可能是一个特殊的政府部门!”陈志回想道,“万幸的是,最后关头出来一个美女拉走了杨彪,不然,很有可能我们都会死,而且,死也白死了!”

    “好好休息陈志,这事情,终究会给大家一个说法的。”

    WG近郊的一处独栋别墅,从建起来到如今,一直都很幽静,直到原主人去世之后,这种幽静更演变成了一种清冷。

    杨彪、唐雯,还有A组的几位成员,正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什么。

    “队长,老师已经有指令传过来了,对么?”杨彪抬头问道。

    “是的,老师让我们看紧你,如果还有昨天晚上那种不理智的情况出现,让我们随时控制你,带你回总部。”清瘦男人不温不火地说道。

    “队长、林清!”杨彪冷笑道,“随时控制我?不是我自负,但是,我真不觉的你们能随时控制我。”

    “杨彪,你说什么呢,有这么跟队长说话的么!”A组的另一位成员李强喝道。

    “李强,不要以为你有一点玩火的能力你就能唬得住我,我吓大的!”杨彪冷哼道。

    队长林清摆摆手,说道:“杨彪,你现在的心情不好,我们表示理解,但是,请不要拒绝伙伴的关心。你自小在总部武力部受训,能进战斗A组,说明你能力不错,但是,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拳头硬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轰……”

    一阵坍塌的轰响突兀地从门外传来,打断了几人间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