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重伤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2883字

    “什么?老师在这里?”坐在车后座上的四人异口同声问道,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你的老师?你们的老师?”白起看看林清,又看看杨彪四人,心底隐隐被勾起了好奇。

    “是的,白先生,老师是我的老师,也是我们A组所有人的老师。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不想解释太多,等见到老师,你们会知道原委的。”林清也不做多解释,开车门,领着众人朝着北禅寺门口走去。

    北禅寺是一座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古寺,就矗立在云中山的山腰之上。人气不算鼎盛,但是从未消散的淡淡香火气息,缭绕着古香古色的寺院,衬出一种秘氤氲的意味。

    刚行至门口,便见有一位迎接宾客的黄褂小沙弥,双手合十作揖道:“林施主,您来了。请随我来。”

    “好,谢谢小师傅。”看得出来,林清应该是这里的常客。

    可林清为什么会来这里?老师真的在里面么?为什么要搞的如此神秘?

    一众人在重重疑惑下,一路随着小沙弥绕过七八座庙宇,最后来到了北禅寺最后面的一个小院内。

    白起这一路都走的都很慢,不时驻留脚步,俯身闻闻脚下青草的味道,有时在某些地方无意地丢上几颗小石头,或者站在某个位置抬头看天手指凌空画到些什么。同行的众人不是没看到,但便是看到了,也就当是白起个人的一些怪异行为,并没有放在心上。

    当然,只有白起自己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林施主,就是这里了。”小沙弥示意道。

    约两亩种着青菜的田地,和一栋简陋的小平房。这一些,便是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景象。

    “辛苦你了小师傅!”林清作揖道谢。

    “您客气了。我先告退。”小沙弥也是颔首作揖,转身离去。

    这时,白起心念一动,丹田处一道热流瞬间冲上双眼。闭目,再睁开,眼前的景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是随白起重生,诡异浮现在意识海中的特殊能力之一:天眼!

    天眼之下,不论是人或事物,此时,在白起面前都呈现出七彩斑斓的色彩来。

    田地里郁郁葱葱的植物上,代表着生机的青色雾气层层缭绕;杨彪身上,充斥着若土若金的黄色雾气;李强身上,飘荡着红蓝相间的火状雾气;COCO身上,充盈着冰雪状态的白色雾气;唐雯身上,摇曳着神秘的黑色雾气;林清身上,碧色的雾气凝若实质。

    白起心头一震,随即暗暗赞叹道:这个A组,确实个个不寻常啊!单一个杨彪,便是万中难得其一的土金之体,难怪小小年纪,一身外家功法能被练到如此登峰造极的地步。那个红蓝相间雾气的小子,应该也是同样难得的火之体,如果能够练习玄道火系功法,成长将一日千里;那个白头发的小丫头,好家伙,玄冰之体!还有另外一个丫头,毒之体,不仅百毒不侵还能炼天下万毒为己用,霸道无比!至于林清,那是任何一支军队和团队的绝对福音——木之体!不仅自身充盈着绝对的生命力,还能迅速补充他人的生命力!如果学习神农经,成为新一代神农指日可待!

    观察到此,白起心里难得地对他们口中的“老师”产生了强烈的兴趣。眼前众人,如果单收拢一人在麾下,可以说是运气;可如果一连将这五人同时收归帐下,那就一定是能力!

    就当白起将目光再度转向面前的小平房时,却惊异地看到,平房之上,一道黑白缭绕的邪异雾气冲天而起!

    “林清,在这里面,是你的老师?”白起的问话中,第一次毫不掩饰地表露出敌意!

    白起一直对自己的识人之术颇有自信,无论是在大秦或是如今。就说林清五人,哪怕杨彪和自己之间还有过冲撞,那个白发丫头对自己冷嘲热讽,白起依旧认为,他们的本性是好的。

    但是,林清口中“老师”住房冲出的滔天邪气,让白起第一次对自己的眼光有了怀疑。

    人以群分!

    “是的,我们的老师……”

    还没等林清回答完,就听一道清朗的声音从平房内传了出来:

    “林清,带着贵宾,和小家伙们进来吧。”

    “真的是老师!”杨彪李强四人激动无比!“小家伙们”,这是只有老师才会叫的称呼啊!这也是只有亦父亦兄的老师才能叫的称呼!老师,失踪了将近半年的老师,真的在这里!

    白起听到这声音,却是明显一愣。这听似中气十足的声音,实际却包藏着虚弱到极致的伤痛。按理,此人应该是受了重伤,病入膏肓的重伤!可为什么,邪气依然如此浓烈?难道,此人已经强大到了如此的境界?

    不过既然来了,也没有退缩的道理。白起一抬头,凛冽的气势悄然浮现,阔步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就在跨入房门看清楚“老师”面貌的那一霎,白起瞬间顿住了脚步!

    这还是人么?!

    而白起的突然一顿,也让紧随在后的众人止不住一阵踉跄。

    “你干嘛呀!”

    就在COCO面露嫌恶说道白起的时候,就听见唐雯“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老师,你这是怎么了!”

    众人闻言,都赶紧抬起头朝老师望去。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不仅唐雯和COCO,就连李强和杨彪俩爷们都没忍住,跪倒在地,虎泪崩落大哭出声!

    眼前这位A组的老师,此刻正盘腿端坐在一张仅铺着席子的石床上,上身赤裸。可就是这赤裸的半身,怎一个惨不忍睹可以形容!

    仿佛一道奇怪的分界线,将老师的身体从天灵到肚脐一分为二!一半,温润如玉肤若凝脂,而另一半……溃烂!或许已经不能用溃烂来形容!一团诡异无比的薄薄雾气,仿佛在不断吞噬着这一半的身体!血肉、筋脉,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现在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完全就是一个半人半骷髅的怪物!

    “林清!”杨彪突然一抹眼泪站起来,狠狠揪住林清的领口,“你一早就知道老师在这里对不对?你一早就知道老师被伤成这样了对不对!你把我们当傻子一样蒙在鼓里,你配做我兄弟么!你配做我们A组的队长么!”

    林清一声不吭,也不反抗,可越是这样,杨彪心里越是痛恨!就连带之前在A组中最挺林清的唐雯和李强,看林清的眼神中也渐渐附上了寒意!

    “彪子,不要怪你们队长,是我责令他别告诉你们。”

    老师悠悠说道。半骷髅半唇的嘴说起话来,端的是又恐怖又诡异!

    “可是……老师,告诉我,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孙子下的毒手!你身上中的是不是蛊毒?”杨彪的哭腔中除了愤恨,更带着孩子般的失措,“老师,我认识廖家的人,我爸认识,对,找廖家,他们是苗疆蛊术世家,他们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看着眼前人的半身骷髅和泛成菜青色的瞳孔,白起一旁叹息到:“没有用的,这根本就不是蛊术!廖家,找也是白找。”

    “不是蛊毒!”杨彪抓着脑袋来回踱步,突然一把抓起正失声痛哭的唐雯:“雯雯,你是毒手啊,你能用毒,也可以收毒的对不对?这是毒对不对?”

    没等唐雯开口,白起摇头接话道:“没用的,以她现在的能力,没有收毒的可能。”

    “你怎么知道不是蛊术!你怎么知道雯雯不能收毒!是你,是你下的手对不对!是不是你!”杨彪疯狂的个性再次上演。

    “如果是我,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么?你没看到就连你老师也得靠着这张炫阳石床残喘续命,你敢说你比你老师更厉害?!小子,个性疯狂没有错,但是不要天真地以为,就只有你有个性!”

    白起的言语中,寒意顿起!我可是白起!给你点阳光还真觉得自己灿烂了,欣赏你并不等于放纵你肆无忌惮!要不是看在你是关心情切,我一巴掌拍晕你!

    “彪子,你看你现在,是在学疯狗么!还不向前辈道歉!”

    盘坐的老师怒目圆睁,大声呵斥道!

    或许真是老师的震怒起到了威慑,杨彪眼神中的疯狂渐渐消散开来,极不情愿地朝白起叨了一声对不起,扭头不再言语。

    “前辈能一眼看出我身下的这座炫阳石床,想必,也应该知道我身上是何种伤势吧?”

    白起点点头,语气中带着一丝钦佩:“你很不错,中了‘浮屠半身尸’,居然还能撑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