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线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334字

    蝴蝶谷,算得上是WG的一所高档小区了,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最不然,也至少是公务员一类。

    “邓太太回来了?”

    “邓太太早啊,今天没开车呢?”

    “茜茜公主今天真漂亮呀!哟,邓太太,拎着这么多东西,要不要我帮忙?”

    刚走到小区门口,便看见从保安亭的窗户里便探出好几个脑袋,热情地打招呼道。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你们了。总是这么客气,实在是不好意思。”少妇连连摇头示意,回报以善意的微笑,“茜茜,跟叔叔们说再见。”

    “叔叔们,再见。”茜茜很是乖巧,稚嫩的童音,甜甜腻腻的很是好听。

    见母女二人渐行远去,白起本打算继续跟进,却突然听到保安亭里面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喊:

    “咦,白起!怎么会是你?”

    白起看着一位面生的保安朝着自己小跑而来,满脸挂着故友重逢的热情,不由得面带疑惑,试探地问道:“你好,请问,我们,认识?”

    “你不记得我啦?我啊!我是牛莽啊,你的高中同桌,牛莽!”

    站在白起面前的保安一把掀下自己的帽子,露出头顶的一片光秃,带着激动手舞足蹈地作解释:“我,牛莽,外号和尚,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牛莽?”白起脑海里约莫浮现起了隐约的记忆,高中同学?确实有个光头同桌,有点龅牙的那位,和眼前这个身材稍显肥硕的保安,还真有几分相似。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花和尚,流氓!”白起大笑起来,友情式地拍了拍牛莽的肩膀。

    也许是听到了旁边其他保安的轻声嗤笑,牛莽的脸瞬间有点泛红,埋怨道:“你这小子,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都那么久的绰号了,你怎么就还记得?”

    “对不起啦牛莽,这也不能全怪我呀不是?和尚和尚,记你的光头可比记你的名字印象深刻得多!”白起笑说道。

    牛莽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汉子,哪里会真怪上白起。当即豁达地摆手:“算了算了,也没事,他们这帮小子偶尔也会这么调侃我,不过都被我收拾过,哈哈。对了白起,今天怎么会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

    “是啊,真巧,我今天刚好过来拜访一位客户。”白起随口编了个理由,指着年轻母女渐渐消失的背影,问道:“诶,对了牛莽,刚才的那个小女孩和她的妈妈,你跟她们关系很熟啊?”

    “你说的是邓太太?啊,是很熟呢,她本名叫韩君,那可是是我们小区里有名的贤妻孝媳,长得又漂亮——我说你小子,不会是有什么,嗯?”

    牛莽说到这里,面带诡笑地用手肘碰了碰白起,眼中闪过一丝“你懂的”暧昧。

    “你这花和尚,还以为这么就不见你能改点色性,怎么还是老样子半点没变呢?”白起没好气地回应道,“我刚才和她坐着同一趟公交车过来的,看她脸上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顺口问一句罢了。可别把我想的那么龌龊!”

    “你看,我不也没说什么嘛!”牛莽耸耸肩,歪嘴自嘲道。

    “嘟——嘟——嘟——”

    几声车的鸣笛声打断了白起和牛莽间的聊天。看到一台红色的凯迪卡拉克停在升降杆前,牛莽嬉笑的脸顿时正色,一溜小跑过去。

    “邓先生,几天没见了,怎么,忘了带卡了么?”

    “嗯,卡掉了,先用临时卡刷吧,我晚点让韩君重新过来补一张。谢谢。”车内,一位戴墨镜的男人只顾盯着自己手中的方向盘,并没有正眼看牛莽。

    牛莽也觉得习以为常,递过一张临时磁卡。升降杆缓缓抬起,男人开着车悠悠地驶进了小区。

    就在经过白起身边,车窗缓缓关上的刹那,白起瞳孔微缩,心里更是猛然一跳:“居然会是他?”

    送走这辆车,牛莽再度回到白起身边,无奈地笑道:“你看到了,这个人就是刚才说那韩君的老公,叫邓明盛,好像是做房地产的,家产很厚啊,据说有好几家的上市公司呢。不过他可就没有韩君好打交到了,特别是近一个月以来,见谁都板着张脸,真不好伺候。”

    “近一个月?牛莽,你知道他家住哪吗?”

    “知道啊,就在前面4栋……”

    WG市近郊。杨家别墅。

    重新修葺的围墙,再度将杨家的别墅牢牢地围绕起来,崭新洁白,无论高度和墙体厚度,都和以前的那堵并无二样,独独缺少的,只是一份经历年代的感觉而已。

    别墅内的大厅里,A组五人都在。唐雯坐在餐桌前,手捧一杯咖啡,正翻阅着新一期的旅游杂志;林清就坐在唐雯对面,在他的眼前正摊着一台平板电脑,屏幕上奇怪地显示着许许多多红点;杨彪在大厅的一角,对着悬吊的特制沙袋调整着出拳的速度;李强和COCO,则是霸着电视机,两人看着芒果台的某韩剧唏嘘感喟不已。

    突然间,一声刺耳的短信铃音,打破了大厅内原本的和谐。

    唐雯眼神一抬,关心地问道:“队长,是不是白老师来的消息?”

    此时杨彪也停止了挥拳,阴阳怪调地说道:“唐雯,别白老师白老师的叫得亲热,现在还不知道他有没有资格当我们的老师。”

    唐雯不甘示弱地回道:“彪子,你别阴阳怪气的,白老师是金旋老师临终前特别指派的,不管你认不认,反正我是认了。我知道你跟白老师之间有间隙,但是白老师不也说了么,等你的实力足够了,他随时等你切磋,这样还不够么?”

    “哼——”杨彪不接话,只是猛地发力在沙袋上,砸出一声闷响。

    “彪子,注意你的态度!A组是我们大家的A组,白老师就是我们大家的老师!”自从金旋过世后,林清的处事方式硬朗了不少。

    随即,林清朝着大伙招呼道:“各位,都坐过来吧。白老师来消息了。”

    COCO一听,直接从沙发上飞跃起来,跳到餐桌边,瞪着好奇的大眼睛问道:“真的?队长,白老师消息说什么?”

    “我想我们要开工干活了。白老师已经找到了一位尸人的行踪还有一些线索。”

    “真的呀!那太好了!”唐雯欢欣地收起了手中的杂志,又略带疑惑地问道:“不过队长,什么叫尸人?不是僵尸么?”

    “白老师跟我说起过,这种尸人,其实就是普通僵尸的高级形态,不怕阳光,和常人无异,甚至身子各部位都是柔软灵活的。但他们没有生命特征,也依然保留着僵尸的本质,吸食鲜血,好活食,而且只有纯银质的武器才能够对他们产生真正威胁。我知道大家都有自己的银质武器,都准备一下,事不宜迟,咱们尽早出发。”

    “又是白老师!看来给你灌了不少迷汤嘛。”杨彪小声嘀咕,但也丝毫没敢懈怠,用最快的速度,整装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