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蝼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4本章字数:3166字

    青霞镇,位于万云山脉一隅,周遭荒泽横流,千沟万壑,乃是帝武大陆一片荒凉之地。

    破晓时分,天刚放亮。

    杨家内族二十余名十二岁至十九岁的少男少女,便站在青山脚下宽阔平坦的演武场上,气势磅礴的演练起杨家炼体拳。

    “一日之计在于寅!武者炼体之境,乃是内炼五脏,外炼筋骨皮,最终炼血。你们修为均在炼体四段之下,欲冲击炼体五段,进入内堂修习武技,务必珍惜迎霞吐息的机会!”

    队列之前,一名肌体强健的中年汉子,穿着青色劲装,正跨马出拳,激扬讲解。

    “如今,我杨家地位虽稳居青霞镇之首。但白家与徐家紧追不舍,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在场各位同内堂中修炼武技的八大天才,乃是我杨家的希望所在。你们强,则杨家强。你们一生的使命,便是对抗白徐两家。有没有决心?”

    “有!”孩子们用铿锵的声音回答。

    便是此时,排尾一名粗布麻衣的消瘦少年,却微微叹息了一声。

    “杨青,出列!”

    少年的反应,没有逃过中年汉子杨烈的鹰眼。

    “是!”

    杨青面容清秀,但身体羸弱,明显没有其他同龄人强壮,他横向跨步走出队列。

    “我见你叹息,莫非是怕了白徐两家?若是如此,那你大可滚出我杨家!”

    杨烈乃是杨家现任家主杨破云的长孙,在杨家小辈之中年龄排名第三,负责族内炼体四段以下少年的晨练,修为在炼体六段,算是家族的中坚力量。

    杨青的父亲杨天战,曾在族比决赛中,击败他父亲杨天成,夺得杨家镇族之宝“族典”,一步登天,成为那一代的第一高手。

    此事,是杨烈一家人,心中永远的伤口。所谓爱屋及乌,也有恨屋及乌,他看杨青分外不顺眼。只不过少年修为很低,行事极其低调,他始终找不到借口。今日之事,对于他来说,找茬已经足够。

    “杨烈三哥!我认为,大家将对抗白徐两家当做目标,自然无可厚非。但当做终生的使命,却不合适。这样会让眼界停滞不前,走不出这荒山大泽!”杨青却不知,杨烈是有意针对自己,他开口讲道。

    “实力不行,口气却是不小。”

    杨烈冷冷一笑,鄙夷道:“那是你这个炼体一段的废物该想的么!好高骛远,眼高手低!”

    “杨青确实体质羸弱,不适合修炼。哪怕是炼体二段,也难以达到。但我杨家人才辈出,多少人年少成名,二十岁之前就接近炼体境巅峰。至今却无一人,能凝结成人脉,突破至人脉境。这不正是因为这些荒泽和高山的限制么!若是能征服它们,白徐两家又有何惧!”

    杨青微微阖目,嘴角有一抹自嘲,漆黑的眸子里隐隐有不甘的神色划过。他真心觉得,家族的年轻人,不应该将眼界停留在贫瘠的青霞镇。

    就像,他爹一样。

    “说的条条是道,可惜是沽名钓誉。若真有大志气,你倒是修炼至人脉境!”

    “有吹大气的时间,不如努力修炼。争取赶上杨明。人家与你同一个爷爷,还小你一岁,却天才无比,已炼体五段,进入内堂学习武技,你却是炼体一段。若是我,早就羞愧得刎颈自尽。”

    “被爹娘抛弃的野种,还敢夸夸其谈。”

    演武场上的嘲笑,不绝于耳,落在清秀少年的心坎里,宛如一根根尖刺,让他双肩微微起伏。

    “野种,今日我必废了你。”

    身宽体阔的杨烈,冷漠一笑,呵斥道:“你这番言谈,影射我杨烈没有眼界,且辱及家主和两位长老,乃欺师灭祖的重罪!按族规,应废掉修为,贬为外族。”

    “我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影射任何人。”听到杨烈的话,杨青解释道。

    “我说有,那便是有。你和你那死鬼老爹一样,生在杨家,却无报效之心,简直禽兽不如。留在内族,早晚是个祸害。”

    “你胡说,我爹没有死,他只是同我娘一起,去寻找走出青霞镇的路!”杨青身子一震,嘶吼道。

    “哈哈哈,已经十年。没有死,他们怎么不回来!只有你这个废材,认为他们还活着。他们死了,被异兽生撕,连骨头都已被嚼碎。”

    杨烈吼了一句,便抬起一脚,揣在杨青的胸膛上,少年人顿时横着飞了出去,肋骨被踹断好几根,嘴角溢出了鲜红的血液。原本就略显苍白的脸颊,完全没了血色。

    “我父母,没有死,他们已越过荒泽,踏上真正的帝武大陆。”杨青一脸怒色,不顾胸口撕裂般的疼痛,大声吼道。

    一直以来,去寻找父母的踪迹,一直是杨青心底的目标和信念。只是,因为实力提升得太慢,他一直无法走进深山和荒泽。

    “啪!”

    满脸横肉的杨烈,快跑两步,弯腰抽了杨青一记凶狠的耳光,阴阳怪气道:“如果没死,我这么打你,他怎么不出现!今日,谁都救不了你。准备受死吧!”

    说罢,他起身用脚狠狠踩在其伤口处,挑衅道:“你不是有大志向么,为何会被我踩在脚下?哈哈哈。”

    “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上!”杨青冷冽的回道,目光中带着一丝冷冽。

    “痴人说梦,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我现在就杀了你!”杨烈怒道。

    “杨烈!你再如此过分,我叫爷爷来评理。”

    这时,一名十三四岁,面貌稚嫩,但容颜姣好的少女,带着怒色开口。

    她叫杨 晶,是杨青大伯的小女儿,如今有炼体三段的修为,平日里二人关系不错。她亲姐姐杨雪,乃是族内的第二天才,十七岁便有炼体七段的修为,自然不怕杨烈。

    吼了杨烈一句,杨 晶便上前推开他,扶起杨青,关切道:“青哥哥,我扶你回去。”

    “好。”杨青吐了口血,眉宇间尽是戾气。

    但心中,有一丝暖流划过。

    曾经杨青身边,有一个对他极为忠心的佣人馨儿,可惜半年前突然失踪了。如今,偌大的杨家,唯一关心他的,就是这个堂妹。

    杨青和杨 晶的爷爷杨破军,一共两个孙子和两个孙女,却只在意天赋好的杨明和杨雪,根本视杨青和杨 晶为无物,见面和陌生人一般。

    这让兄妹二人,心中都有被遗弃的挫败感,颇为理解对方。

    “呸!靠小妞来撑腰的废物。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杨烈阴狠的暗忖。杨 晶的姐姐杨雪,生性冷漠,杀气极重,出手必伤人,他完全不敢招惹。

    “轰!”

    就在这时,原本平静的天穹之上突然响起一声震天撼地的惊雷。

    刹那后,原本露出山巅的旭日,完全被厚重的黄云卷起,天地也陷入到黑暗之中。

    “轰隆!”

    短暂的平静之后,震撼心扉的惊雷再起。

    一道道巨龙般的七彩闪电,悍然划过长空。漆黑的天幕,蓦然化作白昼。

    此时,大地已是隆隆作响,苍天也跟着悲鸣起来。

    片刻过后,天幕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化作光亮的平滑镜面,像是水汽被冻结成冰面一般。

    “嗖!”

    化作镜面的天幕之间,突然有一道黑影极速闪过,随后散发着亘古苍茫之气的天幕,出现了数道裂痕。

    “咔,咔,咔……”

    一道道裂痕迅速龟裂,渐渐延长,蔓延至天际。

    “天裂了!”

    这一刻,整个帝武大陆的武者,全都心生惧意。

    无论是人脉境,地脉境,天脉境,亦或是更高实力的强者,全都惊恐万分。

    一些强者甚至猜测,这是传说中的涅槃到来。

    “铿!”

    天幕之上,一片片晶莹透明饱含光晕的碎片,如巨型棱状冰山一般开始不停洒落,砸落在地面之上。

    每一片,似乎都蕴含了天道之力,震得地面颤动不止,一些高耸入云的山峰,竟直接被砸为深坑,深沉的海面则被激起千堆浪。

    一时间,山崩地裂,江水倒流,草木疯长,鸟兽异动。

    而青霞镇,虽未遭遇恐怖的天幕碎片,地面却始终在颤抖,不时大地还会龟裂出几米宽的缝隙。

    不到半个时辰,全镇的房舍便倒塌大半,死在天灾中的人数,不下百人。

    杨家演武场上诸多少男少女,吓得乱作一团,哭喊不断,包括杨烈在内的众人,全部吓得匍匐在地。便是杨青身边的杨 晶,也是蹲下捂住了耳朵。

    面对浩瀚的天威,渺小如尘埃的他们,早已瑟瑟发抖,甚至不敢抬头看。

    唯有一人,咬牙站立,未对天威臣服,那便是单薄的杨青。

    此时,他因刚刚发生的事,心头怒火中烧。便是凭借心中一口戾气,在摇摇晃晃间,一直未倒。

    “为何匍匐的蝼蚁尚且可以修炼,可以任意辱骂我,欺辱我。而我,却无法修炼。卑微得如同蝼蚁。”

    看着匍匐在地,不敢直视苍穹的家族子弟,杨青静默站在轰鸣不断的天地之间,眼眸之中尽是血色,心中剧烈的呐喊着。

    “哗!”

    就在这时,破碎的天穹,突然开始泣血,苍茫的天地之间,猩红的血雨开始不停飘散。

    整个世间,如同化作血染的江海。

    雷电交加的阴暗环境之下,落在杨家演武场上的血雨,竟全部朝杨青涌动,最终一点点消失在其粗布麻衣之间。

    演武场血色一空,整个青霞镇的血雨,也尽皆涌向倔强站立于天地之间的清瘦少年。

    那血雨奔涌的画面,宛如阳光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