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法院的判决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33本章字数:2161字

    “……我宣布,原金城市市长蓝田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蓝田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国有资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蓝田受贿数额巨大,且具有索贿情节,犯罪情节严重,判处死刑,并没收个人全部资产……”

    审判席上,蓝田穿着蓝色条纹的囚服,带着手铐,静静的听着法官的宣判。才四十四岁的他,头发花白,双眼红肿,满脸的憔悴,嘴上的胡子也长得老长,他看起来已经不再年轻了,可实际上,他正值壮年。

    旁听席上,蓝若雪穿着蓝色的长裙,紧紧地握着双手,泪眼朦胧。绝美的美眸里满是哀戚,俏脸上的无助和绝望让她更增添了一份楚楚可怜的味道。

    死刑吗?

    蓝田深吸一口气,本就已经有些佝偻的背更垮了一分。他看向旁听席上泪眼朦胧的女儿,无语凝噎。早就猜到了结局的不是吗?早在接受第一笔贿赂的时候,不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了吗……可为什么现在心里有了那么一丝的后悔呢?

    雪儿,我的女儿,爸爸不在了,今后的你,该怎么办呢?

    蓝田控制不住的眼泪,滴滴落下。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只能颓废的低下头去,无助的接受着四周投过来的各式各样的目光。

    “爸爸。”蓝若雪看着爸爸低下头,再也控制不住的惊叫一声,猛地站起身来,想要冲上前去,却被身边的夏轻云拉住了手臂。“轻云,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爸爸的身边,我要去爸爸的身边,轻云你放开我好不好?轻云,轻云……”

    夏轻云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面无表情的紧紧地拽着蓝若雪的手臂,死死地,一刻也不放松。

    “爸爸,爸爸,爸爸……”

    挣扎良久无果后,蓝若雪绝望的瘫坐在了地上,眼睁睁地看着爸爸被几个警察带走。

    夏轻云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蓝若雪,眼底快速的闪过什么。但随后,他就恢复了正常,且一脸哀痛的对蓝若雪道:“若雪,不要这样。法官已经宣判了,你再痛苦也无济于事啊。想开点吧,以后有我在,我必不会让你再伤心难过的。”

    蓝若雪回过头来,呆呆的看了看夏轻云,什么都没有说。

    “与其在牢里待一辈子,这样判了死刑,很快就可以解脱了,不是很好吗?”一道嘲讽的声音传来,引得蓝若雪怒目而视。

    触目所及之处,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正邪邪的笑看着自己。

    那男子长相很是俊美,乌黑的钢针丝的短发,闪烁着耀眼的光泽,饱满的额头下,剑眉斜飞入鬓,一双丹凤眼,露出一丝邪恶的气息,高挺的鼻梁,配着一张性感的薄唇,令看到的人口干舌燥,恨不能立时扑上去,尝尝那味道是否如想象中的那样甜美。

    一米八几的身材,挺拔健硕,宽厚的肩膀,给人一种很是安全的感觉,他的腰极细,臀却很翘,笔直的双腿看起来很有力道。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优美的猎豹,慵懒而性感,引人犯罪。

    蓝若雪不是花痴女,但是这一刻,她也看呆了。不过很快,她就回过了神。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确实很优秀,也很吸引人,但可惜是一朵罂粟花,诱惑又致命,稍不注意,就会被他吞吃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更何况,这个男人的名声在金城向来不怎么好。而最最重要的是,她的爸爸会有今天,这个男人可占了一半的责任啊。

    扯扯唇,蓝若雪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寒总裁,你知道我爸爸今年多大年纪吗?”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蓝田市长今年已经四十四岁了。人生最好的年华已经过了,他也不会有遗憾了。再说……”

    “寒总裁,蓝家和寒家向来交好,就算是出了这么多事,寒总裁也不好这样落井下石吧。”夏轻云皱了皱眉,淡淡的道。

    “落井下石?”寒熙嘲讽的笑了笑,斜睨了蓝若雪一眼,沉默不语。

    “寒熙,我爸爸已经这样了,你也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还不满足吗?”蓝若雪强忍着欲落的泪,悲伤得到:“我的爸爸今年四十四岁,他的人生正处于巅峰时期,你知道吗?他是犯了法,但是金城有今天,他也功不可没,你又知道吗?从小到大,我就只有爸爸一个亲人,爸爸是我的全部,这些你又可知道?一切都如了你的意了,你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看着痛苦的蓝若雪,夏轻云上前几步,伸手搂住了她,同时狠狠地瞪向了始作俑者。

    寒熙不在意的笑了笑,耸了耸肩,道:“四十四岁的老头子,差不多已经可以入土了。还有,有功又如何,他犯了法,这是不争的事实。最后,他是你的爸爸,可不是我的。”

    蓝若雪轻轻挣开了夏轻云的怀抱,抿了抿唇,低下头去,再没说什么了。

    有功又如何,犯了法就是犯了法,就该受到惩罚,可是这样的惩罚是否过重了?大概,就只有她一个人觉得过重了吧,毕竟只是她一个人的爸爸啊。寒熙,是巴不得她爸爸早死吧。

    而且,寒熙的话没说错不是吗?只是……

    “寒熙,如果四十四岁就可以死了,那么你呢?”

    “我?”寒熙无所谓的摊摊手,“我怎么知道我会什么时候死?人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我这样的祸害,大概会长命百岁吧。”

    蓝若雪双手握拳,长长的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鲜红的血滴滴落下,她却像是没感觉似的,依旧一脸平静的看着寒熙。

    “寒熙,今生你最好不要做好事,也不要做好人。还有,我等着。”等着你做一个祸害,孤独终老。

    说完,蓝若雪转身离去,再不看寒熙一眼。

    夏轻云丢下一句“寒总裁,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话,便也追着蓝若雪的身影离开了。

    寒熙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看着两人的背影慢慢的变淡,直至消失,再也不见。

    随后,他掩去了笑容,平静地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淡淡的说了句:“我要蓝若雪。”然后不等手机另一头的人回话,他径直挂了电话,回头看了一眼,便施施然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