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生日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09本章字数:1914字

    芙蕾?雅塔,作为雅塔帝国的第一皇女,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虽然现在雅塔皇室衰落,对下属十三个邦国基本失去控制,但她的十八岁生辰,至少在帝都之内,仍是值得庆祝的重大事项。

    早晨有小插曲耽误了,所以芙蕾去拜见皇帝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

    雅塔现在的皇帝,自皇后八年前难产去世,就一直疾病缠身,不过皇室衰微至此,政事他半点不操心,每日除了调养身子,就是陪一对儿女玩乐。芙蕾年岁日长,皇帝的心思,也就更多放在了小儿子身上。

    芙蕾进入祈福殿的时候,皇帝正笑着听八岁的儿子摇头晃脑地说着什么。

    芙蕾到皇帝面前行了礼,虽然拼命克制自己,还是没忍住,抱着皇帝哭起来。

    这么多年她一直对自己的父皇心存愧疚,连做梦也不敢梦见。若不是当初自己中毒在生辰晚宴上当众吐血,然后一病不起,父皇也不至于急火攻心,突然暴毙。

    芙蕾抱着皇帝哭了许久,突然发觉自己腿边缠上来个温温软软的东西,低头一眼,才发现是自己的弟弟,八岁的郁华,正满脸担忧地看着她。

    芙蕾想到郁华八岁就被迫继承皇位,此后在皇位上一直郁郁寡欢,而自己又以养病为名对他漠不关心,导致他最后失踪,更加悲从中来,将郁华也揽住,哭得更伤心了。

    哭了好久,芙蕾才缓过来,却仍旧紧搂着皇帝不肯放手。

    “芙蕾,今天怎么了?”皇帝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只手轻柔地拍着芙蕾的背,“今天是你十八岁生辰,该开心才是。”

    “是呀,皇姐。”郁华拽着芙蕾的手,小小的脸上都是担心,“有谁惹皇姐伤心了吗?皇姐跟我说,我去教训他。”

    芙蕾目光温柔地看着郁华,终于笑了。她随手捏了捏郁华软软的小脸蛋,找了个非常差劲的借口。

    “我只是想到我今天就十八岁了,以后就是大人,不能再这么跟父皇撒娇耍赖,想哭就哭了。索性把以后的份一次性都哭完。”芙蕾双手挽着自家父亲的脖子,笑着说。

    父子两人显然都不相信,却有志一同地接受了这样的理由。虽然芙蕾会是雅塔帝国未来的女皇,但是,在父子俩看来,她也不过是个需要宠爱的小女生而已。

    三人又说了些闲话,便到了午餐时间。皇帝留芙蕾用过午餐,才放她回去准备晚宴的衣装。

    芙蕾舒舒服服地用过餐,突然想到一件事,忍不住问郁华:“你晚上,会给姐姐说什么样的生辰贺词啊?”

    当初她毒发吐血,郁华还没有来得及说生辰贺词,后来她缠绵病榻,没有机会去问,再后来,她再也没有庆祝过生辰,而郁华,从来不肯说。

    可她真的很想知道,每年都费尽心思为自己想生辰贺词的郁华,在自己十八岁生辰这天,到底会对自己说什么。

    郁华被芙蕾一问,得意地笑起来,却故作神秘地说:“不能提前告诉姐姐。总之,姐姐你绝对想不到就是了。”

    芙蕾摸了摸郁华的头,冲皇帝行了礼,离开了祈福殿。

    就算是为了郁华的生辰贺词,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让晚宴出任何意外。

    ***

    这个下午宝慧忙得团团转,既要帮芙蕾整理头发妆容服饰,还要时不时应付宴会主厅那边有事相问的女官。芙蕾思量再三,最后把宝琪派到宴会主厅那边去了。

    毕竟,让宝琪留在自己身边,下手的机会太多,派到主厅那边去,自己大不了晚宴时不吃不喝,处处留心就好了。反正宝慧还从仓库里翻出了一双能防毒的手套,装点一下,倒也合适。

    这样折腾了一下午,终于晚宴就要开始了。芙蕾忍不住,手还是微微发抖。她知道,只有晚宴一切顺遂,她才有可能,走她自己想走的路。

    晚宴进展得超乎芙蕾想象的顺利。

    除了一脸委屈站在角落里的宝琪,其他一切都十分正常。芙蕾仪态端庄地和参加晚宴的宾客寒暄着,宝慧则紧紧跟着她,随时注意任何她可能会接触到的东西。

    晚宴的气氛在皇帝和皇子驾临时达到最高潮。皇帝自从抱病,就绝少出席各种场合,唯独皇女和皇子的生辰晚宴,无论如何也必定出现。至于皇子,因为年幼,更是绝少出现在人前。三位皇族同时出现,机会难得,参与晚宴的人,自然反响热烈。

    皇帝在大厅中站定,整个大厅便安静下来。芙蕾挽着自家父亲的手臂,笑容灿烂。那一次她没有听完便毒发,这一次,她自信不会有问题。

    皇帝的贺词,无非是希望爱女开心快乐,身强体健,虽然爱女之心溢于言表,但委实年年都没有新意。今年皇帝照例说了一通,芙蕾听得心满意足,宾客们却都只是礼节性地微笑。

    皇帝说完,就该是皇子了。只是皇子没有开口,倒是皇帝,略作停顿后,又说:“朕即位二十余年,天资驽钝,又痼疾缠身,日日如履薄冰。幸皇女已长成,朕心甚慰。”

    这意图太明显,芙蕾忍不住看向父亲。原来父亲有这样的打算,如果当时不是自己突然毒发,父亲也是会这样昭告天下吧。

    皇帝微笑着,看了芙蕾一眼,又看向郁华。

    在宾客的窃窃私语声里,郁华走到芙蕾面前,动作标准地行了一个大礼,扬声说:“祝未来的女皇陛下,福寿绵长!”

    芙蕾没有去管自己夺眶而出的泪水。所有的宾客都在向她行礼,而她的父亲,站在她的身后微笑。

    芙蕾昂首站在那里,她的面前,是一条全新的,她自己选择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