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双胞胎姐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09本章字数:1876字

    第二天芙蕾醒来的时候已快正午。

    芙蕾愣了愣神,突然想起自己上午是要去上课的。作为雅塔帝国的第一皇女,芙蕾每天的日程安排其实是很满的。上午是政务院和监察院的官员来讲课,下午则是跟皇城近卫军和军务院的相关人员学习武术和做军务实践。偶尔国师大人兴致来了,还要去司天监恭听他的教诲。

    “宝慧,你为什么不叫醒我!”芙蕾猛地坐起身来,只觉一阵头晕目眩。昨天折腾了一天,晚上又睡得太晚,但是,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当个好皇帝,居然第一天就把课缺了!

    宝慧慌忙扶住芙蕾,解释道:“陛下早上传来了旨意,说是今天让殿下休息一天,课明天再接着上。我就自作主张,没有叫醒殿下了。”

    芙蕾稍微定了定神,觉得有些奇怪。往年她的生辰,可没有第二天休息这一说。

    “还有,陛下还说,他带着郁华殿下去城外游玩了,殿下今日,就不必过去请安了。”宝慧尽职尽责地继续说着。

    芙蕾微微皱了皱眉。她倒不是担心有危险。毕竟以雅塔目前的局势来说,皇帝驾崩对谁都没有好处,反而会引来伊墨城插手。比较来说现在皇室里她反而比较危险,因为她现在随时可以接过父皇手里的皇位,而且掌握实权,但很明显有人并不想让这件事发生。

    伊墨城庇佑的,只有正坐在位子上的人,她以前怎么就那么粗心呢?

    思及此,芙蕾摇了摇头,振作了一下精神,吩咐道:“帮我更衣,午餐后我要去练武场。”

    “殿下,下午的课也……”宝慧有些吃惊。

    “我自己想去练练手而已。”

    ***

    雅塔是个崇尚武力而轻视术法的国家,同千泠海对面的浅央共和国正好相反。不过这也许跟人口构成也有关系。毕竟占据雅塔人口绝大多数的是以身体素质极佳著称的安族人,而浅央人口的绝大多数,则是以术法天赋见长的木族人。

    只是不知道这种全民尚武的气氛,跟现在雅塔邦国混战的局势,有没有必然关系。

    芙蕾虽然是安族人,但对武术似乎毫无天赋。她八岁师从内城近卫军女统领,练了十年却仍停留在赤手格斗的阶段。那位年纪轻轻就领悟了器化之术的女统领,苦心教了她两年,之后每次看她都像在看一摊没用的稀泥。

    芙蕾以前觉得武术学不学都是那么回事,但现在看来,好好学,除了以防万一,至少可以增加那位女统领对自己的好感度。内城近卫军中,这位女统领说一不二,刷刷她对自己的好感度,还是很有必要的。

    只是,才打了一套简易拳法就腰酸背痛的芙蕾想,自己大概真不是练武的材料。

    这么想的并不止她一个。因为她清楚地听到练武场另一边传来毫不遮掩的讨论。

    “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居然连最简单的拳都打成那样。”

    “你看她年纪这么大了还要打拳,就知道她一定很笨啦。”

    “你说她会不会就是母亲说的那个,学了十年还在学格斗的笨蛋。”

    “一看就是啦。别人要是这么笨,母亲才不会让他进练武场呢。”

    芙蕾伸手挡住要过去训斥的宝慧,饶有兴味地看着那边正一边打斗一边聊天的一对双胞胎姐妹。

    那两人各用一朵萝桑花作为武器,绣球状的花朵在她们激烈的打斗中居然丝毫未损。

    明明年纪比自己还小些,在器技之术上,已经炉火纯青了,只怕不用多久,就可以开始学习器化之术了。芙蕾一边哀叹着,一边观赏那两人的比试。

    两人足足比划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听到其中一个说了句“我赢了”,两人便同时住了手。一片花瓣慢慢悠悠,落到地上。

    芙蕾忍不住叫了声好,双胞胎却齐齐瞪了她一眼。其中一个开口说:“难道我们是街边卖艺的吗!”

    “就算是卖艺的,难道只图个口彩吗!”另一个接口道。

    “所以说笨蛋就是笨蛋。”两人同声总结,手腕一转,将手里的萝桑花扔到芙蕾面前。

    芙蕾也不恼,反而弯腰拾起了那两朵萝桑花,走到双胞胎面前,一人一朵,递了过去。

    双胞胎对看一眼,刚要开口,芙蕾已经抢先说话了。

    “这是我给你们的奖赏。”芙蕾看着双胞胎,笑得很耐人寻味。

    双胞胎也笑起来,其中一个开口说:“可惜现在,这也不是你的。”

    芙蕾神色郑重了些,说:“但终归会是我的。”

    “那就等真成了你的,再奖赏给我们吧。”双胞胎中的另一个也开了口,“在此之前,我们不接受。”

    说完,双胞胎同时足尖一点,眨眼就消失在练武场里,留下笑得有些无奈的芙蕾,和茫然的宝慧。

    “真糟糕。”芙蕾顺手将萝桑花扔在地上,转身看着宝慧,神色有些委屈,“我居然被嫌弃成这样。”

    宝慧依旧神色茫然,完全没看懂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能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赏赐别人。”芙蕾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真麻烦,连预支一点都不可以吗。”

    宝慧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经听不懂芙蕾的话了。

    接下来的一下午芙蕾都在练武场,练一会儿,休息一会儿,把之前那位统领教过的通通复习了一遍。

    期间那位女统领过来远远地看了一眼,就带着一脸生无可恋“我怎么会教出这种徒弟”的表情干脆利落地走了。

    芙蕾也只有苦笑,最后软成一摊稀泥,被宝慧架着回了寝殿。

    看样子路还很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