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天将降大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09本章字数:1706字

    转眼又过了两天。

    芙蕾这两天的课程,上午是政务院下属吏治司的前前任司长讲解人事任命流程,下午是军务院后勤司的副司长剖析当年圣王云苍征战千泠海时的后勤补给经典案例。

    芙蕾那天在练武场逞能太过,这两天全身都疼,还偏偏上课的那两位都是催眠的腔调。每天光忍着不要打瞌睡,芙蕾觉得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了,至于上课内容,她还是以后翻书自学吧。

    好不容易挨过这两天,芙蕾身体略有好转,上午的课换成了监察院风物司司长来讲解雅塔各地风物。这位司长年近六旬,却很是开朗健谈,说起各地风物,更是信手拈来。芙蕾听得津津有味,宝慧却突然进来,说是皇帝急召,要芙蕾速去万象殿。

    芙蕾觉得奇怪,仍是整了整衣装,往万象殿去了。

    ***

    万象殿的主殿是雅塔皇帝早朝的地方,偏殿则用来平日里君臣商议国事。不过,当今皇帝除了每两月一次的早朝,极少出现在万象殿,更别说在偏殿召见臣子商讨国事了。要不是早朝只能推到两月一次,不能再少,估计皇帝三五个月也不会在万象殿出现一次。

    反正去了也没用。芙蕾想着,两百多年前的“悬剑者之乱”之后,皇帝几乎完全失去了对下属邦国的控制,而帝都之内,门阀贵族的势力不可避免地日渐壮大,有意或无意地把控着朝政。皇室成员尽数沦为摆设。若不是有伊墨城以神权相佑,估计早就改朝换代了吧。

    芙蕾忍不住叹了口气。雅塔帝国绵延至今已有千年,但圣王云苍抛弃皇位远走若羌后,雅塔皇室便日渐衰落,到自己这一代,竟至于要血脉断绝。芙蕾不明白伊墨城为何宁肯动用禁术也要保存雅塔皇室的血脉,但她对自己能否成功挽救雅塔皇室,始终心存怀疑。

    不过,现在,目标一是努力学习,保重身体,目标二嘛,大概就是让执掌三院的那三位大人,看自己更顺眼一点吧。

    ***

    进了万象殿,果然除了皇帝,那三位大人都在。芙蕾暗暗深吸一口气,抖擞精神,向皇帝行了礼,又同那三位大人都见了礼。

    皇帝神色如常,却没有说话,只专心品茶。芙蕾约莫明白了些,只候着。

    最先说话的是执掌军务院的白元帅。他虽年过五十,却仍精力充沛,且为人爽朗率直,在军中广受好评。虽然白氏远祖是木族人,但白氏几百年来屡出将帅,在军中地位稳如磐石。只是芙蕾和这位白元帅从不曾说过话,有些摸不准他的脾性。

    白元帅朗声一笑,道:“我近日听说,殿下正勤修武艺。习武之人,总不会差。”说完,冲皇帝行了个礼,告辞了。

    芙蕾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不禁暗自为自己的武艺赧然。如果白元帅知道她迄今为止还在练习徒手格斗,想必不能说出这般洒脱的话吧。

    “听闻殿下最近在学习各地风物,不知殿下感想如何?”执掌监察院的罗德总长,看着白元帅走远了,才漫不经心地发问。

    罗德总长已年过七旬,身子骨还算健朗。只是芙蕾记得,这位罗德总长再过两年就要辞官回乡。然后郁华找不到继任人选,恰好自己身体好转,硬生生被派去监察院待了五年。

    也是在那个时候,芙蕾听到了监察院流传甚广的一句话,据说是罗德总长离任时说的。

    “雅塔十三邦国,如春日之笋,可堪采摘,惜时机难得。”芙蕾恭敬地回答,只是神色之间,仍透了些狡黠。

    罗德总长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始终没有说话的波旁丞相,忍不住轻轻咳了一声。

    虽说雅塔帝国三院一监是并肩而立,但执掌政务院的丞相,比起元帅、总长和国师,似乎更有份量,毕竟现如今,政务院实权最大。芙蕾记得,这位现在五十来岁的丞相在今后十几年里都会是朝堂的中流砥柱,管理所有的政事,即使某些政事,本该由皇帝亲力亲为。芙蕾对他的感觉很复杂,这位丞相对皇室的忠心天地可鉴,才能也无可挑剔,但是,因为郁华荒疏政事就自己一把揽过,芙蕾并不认同这种做法。

    波旁丞相看了一眼芙蕾,转身向皇帝行了个礼,才说:“继位大典不可仓促。臣即刻便会同国师大人、总长大人、元帅大人商议,定当尽善尽美。”

    皇帝有些惊讶,但也只是点头微笑,让那两位大人都退下了。

    芙蕾看两位大人都走远了,才冲到皇帝面前,尖声叫道:“父皇,继位大典是什么意思!”

    “就是继位大典啊。”皇帝笑得十分开怀,“你生辰晚宴上我说过了。早晚都是你的,不如早点给你,免得你没东西送人,丢的是皇室的脸。”

    芙蕾已经完全呆住了,皇帝接下来说的话,她完全没有听见。

    皇帝满面笑意地拍了拍芙蕾的肩膀,说:“丞相提议在继位大典之前给你安排特训,我已经准了。好好加油,芙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