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特训员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09本章字数:1697字

    “宝慧,你说,我为什么要接受那个老头子说的什么特训!”芙蕾怒气满满地将茶杯重重放到桌上,红色的双眸里几乎要喷出火来,“而且,还要考核!考核!我明明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宝慧无奈地注视着芙蕾,从皇帝差人把特训内容送过来之后,芙蕾看都不看,已经折腾了半个多时辰了。她有些好笑地看着芙蕾,温声安慰道:“可是,陛下昨天已经说过了,殿下不是也同意了嘛。”

    “我才没有同意,明明是……”明明是父皇趁我失神随口说了一句!不过芙蕾很明智地不把这么丢脸的事说出来,而是不满地瞪着宝慧,问:“宝慧,为什么我觉得你很高兴?”

    宝慧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把刚才她已经反复看过的特训内容摆到芙蕾面前,边笑边说:“我是为殿下高兴。”

    芙蕾正要开口,仔细一看那张纸,不由愣住了,半晌才低声问:“这真的是波旁丞相给我安排的特训?”

    “看这名单,我猜,国师大人,白元帅,罗德总长,甚至陛下,应该都插手了吧。”宝慧笑嘻嘻地将那张纸塞到芙蕾手里,“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有若泽公子哎。”

    芙蕾微微涨红了脸,试图强行转换话题:“可是还有白家那对双胞胎,她们对我的态度前几天你也看到了,说不定会趁此机会收拾我。那个罗德家的小公子,听说就是个书呆子,领了个闲职,天天在书库里待着。还有这个,是波旁丞相的孙女,一定是派来监视我的。还有还有,这个人听都没有听说过,连教的内容都没有写。”

    宝慧边听边笑,终于忍不住开口:“殿下,看样子你对宫里宫外这些人,都挺熟的嘛。”

    芙蕾顿时语塞。本来她并不应该知道这些的,但是那时她被迫出任监察院总长,五年下来,也听了不少消息。

    “而且这不是很好嘛。若泽公子是国师大人的得意弟子,对典礼仪式自然熟门熟路,和殿下走得又近,最适合来教典礼流程。白家的双胞胎出身将门,身手殿下也是见识过的,又是女孩子,教武术和军事是最好不过。那位罗德家的小公子,能总揽学业这一项,必然也是学富五车。至于波旁家的那位小姐,波旁家世代望族,对礼仪向来要求严格,想来那位小姐定能胜任这礼仪教导。至于最后那位……”

    宝慧停了下来,露出一个有些玩味的笑容。

    芙蕾有些疑惑地看着宝慧。

    宝慧笑着摇摇头,只说:“可见,陛下和众位大人,还是为了殿下好啊。”

    ***

    才怪!

    芙蕾本来已经被宝慧说服,同意进行这次特训,但下午一见那几位特训员,就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坚持不参加。

    特训地点定在芙蕾寝殿旁边的一处白桦园,地方宽敞,适合练武,而且园子中心有个挺大的凉亭,上课也方便。只是,芙蕾带着宝慧到的时候,白家的双胞胎正在白桦树树梢间穿梭玩闹,似乎半点没有注意到芙蕾的出现,不过以她们向来的警觉程度而言,这毫无察觉九成九是装出来的。一位衣饰华贵、妆容精致的女子正端坐在凉亭里,如同一尊毫无生气的木偶,大概就是波旁家的那位小姐。只是,她也没有注意到芙蕾的到来,因为她正在闭目养神。而她对面的地上,盘坐着一个衣着随便,发丝散乱的男子,正低头专心看一卷书,脚边还堆着几本,大概凉亭突然塌了才能让他有所动作吧。而若泽……

    芙蕾环顾四周,沮丧地发现,若泽居然没有来!

    然后芙蕾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宝贝女儿啊,上次你假都没完就回宫了,要不是这什么特训,又好久看不到你。坏女儿,不孝女,一点都不体谅你爹的心。”

    芙蕾愕然回头,发现一个一身黑的中年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正死死地抓住宝慧的手,一脸哀怨地数落着。

    宝慧脸涨得通红,看一眼惊愕的芙蕾,终于开口:“父亲,殿下还在这里,不要失礼。”

    中年男子立刻端正姿态,冲芙蕾行了个礼,又冲那几个人招呼了一声“殿下来了!”,然后,继续拉着宝慧倾诉衷肠。

    芙蕾目瞪口呆地看着中年男子,完全不敢相信他居然是宝慧的父亲。可是,看宝慧的态度,这名中年男子应该毫无疑问就是她的父亲,否则,别人敢这么拉拉扯扯,宝慧早动手了。

    而中年男子的一声招呼还有有用的。白家的双胞胎终于停了一停,冲芙蕾挥了挥手,才继续打闹。而那位端坐在凉亭里的女子,慢慢睁开了眼,站起身来,动作精准地向芙蕾远远行了一礼,又坐下继续闭目养神了。至于那位看书的男子,他果然压根就没听到。

    芙蕾脸快黑了。

    宝慧挣扎在父亲满腔的爱意里,本打算帮芙蕾一把,却被自家父亲胡搅蛮缠得腾不出空来。幸好,终于有人出手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