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格登大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09本章字数:1745字

    下午的时候芙蕾只得要求早点结束今天的课程。双胞胎连理由都没问就非常愉快地离开了。

    若泽有些疑惑地看了芙蕾一眼,于是芙蕾把莉莉的要求一五一十说了,同时生动地表示了自己的紧张。

    若泽只是摸了摸芙蕾的头,留下一句“别让莉莉喝酒,不要跳舞”,就走了。

    就走了!

    芙蕾看着若泽的背影,心里有些酸。一方面为着若泽那句叮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以前到现在,她唯一一次和若泽共同出现在众人面前,是她送若泽出征的那一次。

    她很多次幻想她和若泽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可是唯一的一次,是永别。

    ***

    虽然有些紧张,芙蕾还是乖乖让宝慧装扮好自己,按照莉莉的教导,在宴会正式开始十分钟后,到达了宴会会场。

    至于为什么要迟到十分钟,莉莉是这样解释的。宴会正式开始后,主人家会有三分钟的致辞时间,贵宾应该在主人致辞之后再出现在会场,除非他跟主人有着非常好的私交。然后,接下来,贵宾中地位最尊贵的一到三位客人也会致辞,总共时间会控制在六分钟之内。而皇室是最尊贵的客人,所以只能在所有致辞结束之后出现。

    芙蕾完全不能理解这种规矩到底有什么意义。而莉莉说,这就是礼仪。

    于是,严格遵守礼仪的芙蕾,在会场内所有宾客的注视下,从门口慢慢走到那位格登大人身边,受了他的礼,又同三位三院之长彼此见了礼。

    然后,格登大人同芙蕾客套了几句,就招待其他宾客去了。白元帅爽朗地夸奖了芙蕾一番,吃东西去了。罗德总长真诚地鼓励了芙蕾一番,跳舞去了。而波旁丞相,打量了芙蕾一番,把莉莉叫过来,也跳舞去了。

    看到莉莉,芙蕾有种说不清的心安,但想到若泽的那句叮嘱,又有点小别扭。

    “殿下,您要去跳舞吗?”莉莉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舞池里的人。

    芙蕾摇头。

    “摇头的幅度不对。而且这时候你应该用‘您的邀请是我的荣幸’和‘多谢您的邀请,可惜我不得不辜负您的盛情’来回答。”莉莉微微皱起了眉头。

    芙蕾有些骇然:“可是你并不是来邀舞的男性啊。”

    “您应该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莉莉严肃地看着芙蕾,“那么,现在,让我们去餐桌那边去吧。”

    芙蕾只能端着步子,跟莉莉往餐桌那边去了。

    好在格登家的餐点饮品都十分精致,芙蕾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继续接受莉莉的教导。

    随着舞会进行,大部分宾客同芙蕾寒暄过几句后,都去跳舞了,之前黏在芙蕾身上的视线大大减少。芙蕾乐得轻松自在,虽然莉莉仍在一边时时提点,也觉得无妨了。

    ***

    就在芙蕾以为自己人生中出席的第一次宴会就这样平淡无波地结束时,两名青年男子端着酒杯过来了,那两位给芙蕾行了礼,又和莉莉彼此见了礼。

    平心而论,这两位的相貌和着装都非常不错,只是说话的腔调总让人觉得不快,一个太过浮夸,另一个则有些有气无力。

    浮夸的那位自我介绍说是格登大人的侄子,而有气无力的那位是格登大人的远房外甥。

    然后那位格登少爷非要给莉莉敬酒,莉莉婉言拒绝,那位格登少爷不依不饶。

    芙蕾看他们来来回回把客套辞令都说得差不多了,终于想起若泽的叮嘱,上前帮莉莉挡酒。

    而她挡酒的方式简单直接。她笑着往格登少爷面前走了一步,侧身挡住莉莉,然后一把抢过格登少爷的酒杯,喝光了酒杯里的酒,又把酒杯塞回对方手里。

    在场的三个人都惊呆了。

    格登少爷看了看芙蕾,又看了看手里的空酒杯,勉强一笑,终于带着另一位走了。而另一位还频频回头,带着看见珍稀物种的表情。

    芙蕾笑着回过头,果然看见莉莉脸色彻底沉下来了。

    芙蕾决定首先抢占制高点:“我是帮你哎。你不能喝酒的吧。你跟他对词对得不累么。我帮你解决了是件好事啊。”

    “殿下,我看我这一个月是白教了。”莉莉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来。

    “仪态,仪态啊。”芙蕾笑得很开心,一面还提醒莉莉,“你可是名门淑女,要保持仪态。”

    莉莉深吸了几口气,脸色勉强好了一点了。

    “不过,”芙蕾笑着凑到莉莉面前,“我偶尔遵守礼仪,你偶尔不遵守礼仪,这样也很好啊。”

    “说得好啊。”端着餐盘的白元帅从餐桌后冒出来,笑声爽朗,“你这丫头倒是有悟性。波旁家的小丫头,你要多跟这丫头学学啊。礼数礼法,岂能尽是牢笼?”说完,又端着餐盘走了。

    莉莉的脸色终于恢复了。她怔愣了一会儿,低声道:“果真是偶尔,倒也无妨。”说着,脸上浮现出笑意。芙蕾看得惊住,因为她非常确定,这是她认识莉莉这么久以来,莉莉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微笑。

    “不过,”莉莉转头看着芙蕾,努力板起脸,“今晚上你的表现不合格,请继续努力。”

    芙蕾忍不住在心里哀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