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若泽的担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09本章字数:1705字

    结束宴会后,芙蕾回到寝殿时已经很晚了。

    往年除了历次的生辰晚宴不得不出席外,她很少会出现在其他的宴会上,不仅是她,记忆中,似乎父皇和母后也都很少会走出皇宫,郁华就更不用说了。而且,那时她中了毒,身体一直虚弱不堪,也顺理成章地闭门谢客了好几年。可是,这一次,芙蕾可不打算还是把自己孤立在那群贵族和官员之外。哪怕只是混个脸熟呢,她既然决定要成为皇帝,身边的助力就不能少。

    何况,哪怕只是借此和莉莉打好关系,也会是不错的选择。芙蕾之前并不知道有莉莉?波旁这个人,但她非常清楚波旁家的嫡长孙女在帝都该有着什么样的地位,何况,虽然莉莉在她面前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就今天的晚宴来看,她在帝都的交际圈里不仅地位不俗,而且,长袖善舞。

    芙蕾这样下定了决心,可心里某处还是有些闷闷不乐。若泽的话总是时不时地浮现在她脑海里。

    别让莉莉喝酒。

    若泽很少会去关照一个人,芙蕾想不起除了自己和老师,若泽还操心过谁。可是,这一次,若泽说,别让莉莉喝酒。可见他们不仅早就认识,而且还很熟。芙蕾隐隐闻到些酸味,但还是强迫自己不要去细想。

    可她惊讶地发现,若泽居然在她的寝殿前等她,就那么一个人站在大门外,也不知道到底站了多久。

    听到芙蕾车架的声音,若泽转过身,芙蕾急急忙忙从车上跳下来,小步跑到若泽面前,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且,她有些害怕,万一若泽是来问今天莉莉有没有喝酒的呢。

    所幸若泽盯着芙蕾看了半晌,最后也只是说:“你今晚很美。”

    这种夸奖完全不符合若泽以往的风格。芙蕾莫名奇妙,若泽的神色也有些怪异。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宝慧已经遣散了其他人,静静地站在不远处。大约是觉得真的太晚了,若泽终于开了口,问:“你今天晚上有没有跟人跳舞?”他说话的表情和腔调都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他根本没有看芙蕾。

    芙蕾一愣,慢半拍才想起之前若泽其实叮嘱了她两件事,一件是不要让莉莉喝酒,而另一件事,是不要和别人跳舞。

    虽然跟着莉莉学过一点跳舞,但芙蕾跳舞的水平还是十分差劲。芙蕾本以为这句叮嘱不过是若泽怕自己在宴会上丢脸,但现在看来,似乎还有些别的意思。

    雅塔的宴会传统里,女性除了亲眷,只能和跟自己地位相仿之人共舞。但整个雅塔和芙蕾地位相仿之人,除了皇室之人和各邦国之王,大概只有那三位大人了。若泽的这番叮嘱,自然不是为着那些人,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芙蕾想明白了若泽的意思,不由笑出声来。

    若泽转身就走。

    芙蕾一边扯住若泽的袖子,一边还忍不住在笑。

    在雅塔有个很古老的传说,说是女子成年后会和第一次共舞的同龄人产生无法割裂的缘分,只是这种传说流传至今,只有小说家才会热衷于这种桥段,想不到若泽居然也会信。

    芙蕾笑了好久,最后终于放若泽离开,只是依旧压不住内心的喜悦之情,直到宝慧伺候完她梳洗,把她扔到床上,她都还在笑个没完。

    ***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晚上芙蕾都被莉莉要求去参加宴会。她从来不知道帝都之内居然有如此之多的宴会,甚至同一天可能还有几场宴会,以至于莉莉偶尔会拿出几份宴会请柬来考她,让她说说到底应该去哪一家。

    每天上午莉莉则会对芙蕾前一晚的表现进行评价,指出不足。好在芙蕾最近在宴会上越来越如鱼得水,莉莉对她也开始有些发自内心的欣赏了。

    而且频繁出席宴会并非没有好处。一段时间下来芙蕾累积了不少帝都之内大大小小的贵族和官吏的小道消息,部分来自莉莉提供的宴会准备资料,部分来自大塔神出鬼没的插话,绝大部分来自她自己在宴会上听到的谈话。芙蕾有时候还会就小道消息相关的一些问题咨询布克,布克最近索性开始讲雅塔帝国的历史和贵族谱系了。他似乎看过不少书库的密封资料,讲课时偶尔还能讲出些连大塔也闻所未闻的秘辛。

    下午的课程似乎也没有那么难熬了。一方面是因为芙蕾缩短了上课的时间,以便为晚上的宴会做准备,反正若泽的课也讲完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芙蕾发现只要自己能把弓拉开,把箭射出去,准头还是不错的。这也让双胞胎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

    当然芙蕾觉得最好的事情发生在每天晚上。每天她结束宴会回寝殿时,就会看到若泽在门口等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什么也不做,只是在等她。而等到了她,也只是对她笑笑,然后转身离开。

    芙蕾知道,这是他们彼此之间的默契,虽然关于莉莉的事,芙蕾依旧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