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继位大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10本章字数:1589字

    接下里的几天芙蕾和宝慧都忙得团团转。芙蕾还好,不过试些衣服饰品,背诵些仪式章程,虽然麻烦,但也不太用操心。反观宝慧,各种事项,巨细靡遗,她都要亲自检视,唯恐继位大典当天会出什么岔子。而且,有了宝琪的先鉴,芙蕾也不敢说让宝慧找人来分担,只暗自决定祭典之后让宝慧好好休息几天,但眼下,该忙的,还是得宝慧亲自来忙。

    这样日子一晃都到了继位大典当天。

    宝慧一宿都没睡,把所有事项都最后确认了一遍,然后自己换了礼服,又盯着几名侍女帮芙蕾梳妆。

    然而万事俱备之后,芙蕾却开始在房间里磨蹭起来。

    “殿下,时候不早了。”宝慧一身礼服站在卧房门口,有些无奈地看着因为紧张一直找各种理由不不肯出门的芙蕾。

    芙蕾穿的是大礼服,各种饰品沉沉地坠了一身,但她依旧动作敏捷地在房里走来走去,一会儿抽出花瓶里的卷轴打开来欣赏,一会儿拿起双胞胎给她的弓比划比划,一会儿到妆台前摸摸被迫取下来的红色珊瑚珠,一会儿翻翻司天监的白皮书,就是不肯出门。

    之前也好,现在也罢,继位大典对芙蕾来说都是一道坎。她以前对皇位并不上心,甚至总想着把皇位推给郁华,自己做个逍遥亲王,有吃有喝,又不用管事。可惜,她做了逍遥亲王,却始终身体虚弱,吃喝都没享受到,最后还把郁华逼到失踪的地步。这一回,她推脱不掉,可这皇位对她而言,终究是救人的手段,是实现目标的路径,而并不是她真心想要的东西。

    宝慧当然不能理解芙蕾现在的复杂心思,只当芙蕾太紧张。但一看时间是真的要来不及了,她也不客气,索性一把拽住芙蕾就往门口拖。

    芙蕾踉踉跄跄地被拖到门口,看门外车架已经准备妥当,侍从们都整装待发,实在不能再拖,也只好乖乖上了车。

    宝慧松了一口气,吩咐车架起行,尽快赶到祈神台。

    ***

    出了皇宫,沿宫门前的主干道往北,一刻钟就能到祈神台。沿路围了不少老百姓,芙蕾勉强打起精神,在重重纱缦之后,冲百姓们挥了挥手。

    祈神台是个宽阔的两层高台,周围绿树环绕,景致极美,平日里老百姓也可以来这边游玩。但一到重大典礼场合,皇城的外城近卫军就会提前封锁这里,司天监典仪门的官员会同政务院典礼司的官员一起,在祈神台附近搭起为出席典礼的贵宾准备的观礼台。而普通百姓,就只能站在近卫军组成的护卫人墙之外,远远看上一眼了。但饶是如此,在远处围观的百姓也不少,毕竟新皇继位这种大事,同那些年节典礼不同,好多年才能有一次。

    此时已快正午,观礼台上的宾客已到齐,各自同邻座客气地交谈着。想来典仪门在安排座位上也下了不少功夫,不然不会有如此其乐融融的景象。

    观礼台正中,皇帝和皇子的位置还空着,旁边三院之长却已经悉数到场。波旁丞相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生生营造出了一种野旷无人的气氛。白元帅旁若无人地靠着栏杆,冲着近卫军大呼小叫,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总之所有的近卫军都禁不住神经绷得更紧了。罗德总长倒是和蔼可亲,正和旁边的人寒暄着什么,但看他旁边之人满头大汗的模样,大概罗德总长的说话内容,并不像他的笑容那么让人愉快吧。

    祈神台上,伊墨城过来的冥灵祭司正同国师大人做着最后的确认工作。居然是那位冥灵祭司前来主持继位大典,倒是有些让人意外,本来要是按例,应该是那位罹炎祭司前来才对。不过这位冥灵祭司在七神祭司之中年岁更久,威望也更高,他肯亲自前来,自然更好。

    芙蕾的车架沿特意开辟的道路来到看台附近,宝慧扶了芙蕾下车,又扶她进了专门为她搭好的纱帐里。在轮到她上台之前,她可以在这里休息。

    说是休息,但在这只围了薄纱的帐子里,芙蕾当然不可能真的放松下来,也只能端坐着,打量着看台上和祈神台上的情况。此刻皇帝还没有来,除了近卫军和司天监,大家都比较放松。芙蕾瞧见莉莉正端坐在看台一侧,同身边坐着的布克说话,布克手里还捏着本书。芙蕾扫视完看台,没发现白家的双胞胎,于是微微侧头,果然在近卫军的人墙里,发现了她们。两人皆着军装,表情肃穆,身子笔挺地站着。芙蕾微微笑了笑,不知何为突然放下心来,便专心等着皇帝到来,仪式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