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冥灵祭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10本章字数:1579字

    过了不多久,皇帝带着皇子乘车架出现在观礼台边。郁华今日也是一身礼服,还故意板着脸,大概是想表现得更加有威严一些。但芙蕾看了他的模样,却忍不住想要发笑。

    皇帝慢步走上观礼台,台上的宾客们纷纷起身行礼,皇帝一一致意,终于走到了观礼台正中央,那里还有三把空椅子,一把居中,是皇帝的位置,右侧的那把,则是皇子的位置,而左侧的那把,依旧无人落座。

    正午时分,鼓响三遍。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那位冥灵祭司披着长长的黑色礼袍缓步走上祈神台的第二层,那是祈神台中心,一个两米见方的平台。最重要的仪式,都要在那里举行。他在那个平台上站定,表情肃穆地环视了四周一圈,才开口说话。

    应该是用了术法,那位冥灵祭司的话语,虽然低沉,但仍清晰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他先是按例回顾了一遍从元神创世到众神隐世的故事,并歌颂了一遍创始之初的七位神祇,又讲了“神赋皇权”的起始,强调伊墨城是秉承神之意志来护佑皇权所有者,接着赞扬了现在雅塔皇帝的功绩。他说的话并没有什么新意,只是由他娓娓道来,让人听了十分舒服。

    待他说完,皇帝便从看台上离座,独自一人走下看台,在国师的引领下走上祈神台,然后接着独身一人走向高台,直走到冥灵祭司面前才停下。他在高台上站定,面对着那位冥灵祭司,微微低下了头。在整个伊利西斯大陆,能够凌驾于皇权之上的,也只有作为神之代言人的伊墨城,而这位冥灵祭司,正是这一代伊墨城的神之祭司中,仅次于伊墨城城主的存在。

    冥灵祭司伸右手取下了皇帝的皇冠,将左手放在皇帝的左肩,说了些赐福的话。他的话说完,便把左手收了回去,皇帝仍旧低着头,走下高台,直到走到看台才把头抬起。而登上看台,他已经不能再坐皇帝的位置,只能坐到左侧那把一只空置的椅子上了,因为此刻起,他已经不再是皇帝,而是亲王了。

    芙蕾看到这里,手有些发抖,但还是站起身来。

    宝慧为她掀开纱缦。芙蕾暗暗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上高台。台阶在她脚下无限漫长。芙蕾走着,却忍不住想,那时才八岁的郁华,到底是怎么一个人走完这台阶,去扛起那千斤重担的。即使是现在的她,要稳稳地走在这台阶上,要毫无畏惧地去面对那个未来,都需要花费莫大的勇气和力气。幸好,她有这一个机会,来弥补对郁华的亏欠。

    芙蕾感觉自己似乎走了好久,才终于走到那位冥灵祭司面前。

    那位冥灵祭司是位黑发的男子,面容英俊,看不出年纪,但是笑意温和,让芙蕾心安不少。芙蕾站定,便微微低下了头。那位冥灵祭司把那顶沉甸甸的皇冠压到了她的头上。那顶象征着皇权的皇冠,远比芙蕾想象得要轻得多,可它所意味的东西,又远比它自身沉重得多。芙蕾依旧恭谨地低着头,等待着接下来祭司赐福的步骤。此刻她已经渐渐镇定下来,明白自己别无退路,只能去面对那个她自己选择的皇位,和未来。

    冥灵祭司照例将左手搭在芙蕾肩上,却没有马上开口,只用右手比划了一下,消去了那个放大声音的术法。

    芙蕾有些疑惑,又不便抬头。

    “我忍不住想要来看看雅塔的新皇。”冥灵祭司的声音很温柔,压在芙蕾肩上的手却很重,重到芙蕾几乎要以为这位冥灵祭司会用一只手把她压垮,“你和他一样,也有双血瞳。要选择和他一样的道路吗?”

    芙蕾一愣,然后轻声给出了一个答案。她并不明白这位冥灵祭司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题,但她的回答,说得毫无迟疑。虽然现在她对自己的道路尚且迷茫,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走怎样的路,但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绝不会选择和那个人一样的道路。

    冥灵祭司听到芙蕾这样语气坚定的回答,极轻地笑了一声,放在芙蕾肩上的手一下子就变轻了。他用右手迅速画了个法阵,就朗声宣布道:“我,冥灵祭司苏仑,以神之名,赐福雅塔新皇,芙蕾?雅塔。”

    这句话的声音被术法放得极大,观礼台上的宾客们听到,都齐齐站起来,向着芙蕾的方向行了大礼。而护卫军和围观的百姓们,也纷纷欢呼起来,“神佑吾皇,福寿绵长”的呼声伴着又起的鼓声,直上天宇。

    芙蕾站在高台上,只觉得天地无限辽阔,而她,周身微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