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觐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10本章字数:1629字

    继位大典之后,芙蕾又在国师大人和亲王大人的陪同下,去祭了祖。祭祖的场面虽然小得多,但该有的流程一项也不能省,芙蕾折腾了大概一个多时辰,终于把流程都走完了。

    祭祖之后,亲王回了亲王府,国师回了司天监,芙蕾回到祈福殿,刚匆匆吃了点东西,便听到皇城近卫军的两位统领过来觐见,正在偏殿等候。

    芙蕾急急忙忙喝了口水,便带着宝慧到了偏殿,两位统领都恭谨地行了礼。统领外城近卫军的是个威武的中年大汉,姓斯沃,平民出身,但极有才能,在近卫军中风评颇佳,且又娶了格登大人的女儿,在贵族中也有了一定名望。芙蕾对他并不熟悉,只隐约听说他是个极为正派的人。统领内城近卫军的,则是芙蕾的武术师傅,白元帅的爱女,双胞胎的母亲,白昭然。关于她的著名传闻,除了年纪轻轻就掌握了器化之术之外,就是外出游历两年,回来后就生下了了一对生父不详的双胞胎。芙蕾一直很好奇双胞胎的父亲到底是谁,因为双胞胎闹腾的性子和白昭然冷冰冰的模样可是半分不像,难道是随了父亲?

    两位统领都极为恭敬地说了些示忠的话,虽然简洁,倒也诚心,芙蕾随意嘱咐了几句,便让他们退下了。

    接着来觐见她的,是御前侍卫队的副队长和,大塔?

    芙蕾有些疑惑地看了大塔一眼,大塔对着她身侧灿然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芙蕾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侧的宝慧,发现她表情毫无变化。

    那位副队长浑然未觉,行了礼,说御前侍卫队的凡佳队长上个月突发恶疾,一直卧病不起,所以不能亲自前来。芙蕾一边随口跟副队长说了几句,一边努力回想那位凡佳队长,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那位凡佳队长似乎很快就要请辞了,不由多打量了副队长几眼,评估这位副队长升任队长的可行性。

    只是这位副队长看来还是比较平庸。芙蕾心里做了决定,就让副队长退下了。

    副队长一走,大塔便嘿嘿笑着走到芙蕾面前,也不说话,大概是想和芙蕾玩“猜猜我是谁”的游戏。

    芙蕾仔细在脑海里仔细搜索着,突然想起一件事。

    “你是,那个,‘塔’?”芙蕾打量着大塔,总觉得不太像。

    芙蕾是听说过皇帝身边有一个专门的组织,只听从皇帝一人的命令,为首者被赐名“塔”。但她之前从未真的在父皇身边看到过这样的人,所以并不确定。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真的。虽然,芙蕾并不觉得,这个“塔”有如传言所说的那样厉害。

    “陛下真是聪明。”大塔退后几步,向芙蕾行了礼,“以后陛下之命,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这般郑重的表情十分少见,芙蕾虽然心里疑惑,但也不好细问。大塔又大致报告了一下目前他手里的人力,芙蕾听了,只微微颔首。大塔报告完毕,便也退了出去。

    接着芙蕾又见了皇宫各部的总管,有些她之前就见过,有些却从没听说过。好在这些人至少看上去都是忠心耿耿,芙蕾暂时不想多费心,所以只是每人都说些客套话,也就一一打发了。

    晚上是宫廷宴会,只有贵族参加,芙蕾强打起精神,同几位大贵族寒暄了几句,就坐回了纱缦后面。她如今身份不同,参加宴会大部分时间都只能独自坐在纱缦后面,这也让她深切怀疑为什么波旁丞相还特意安排莉莉来教她礼仪。以后大概完全用不上了。

    莉莉今晚也出席了宴会,但是芙蕾考虑再三,还是忍住了让宝慧把莉莉叫到纱缦后来的冲动。

    ***

    终于宴会结束,芙蕾在宝慧的伺候下舒舒服服焚香沐浴,安抚了一下累了一天的身子。但是沐浴完毕她却没有准备就寝,反而让宝慧给她换了身外出的便装。

    宝慧不明所以,芙蕾一笑,说:“我现在要去找若泽啦。谁都不许跟着我啊。”

    宝慧劝阻的话本来已经到了嘴边,但看芙蕾笑得一脸开心,不由心软,就送了芙蕾出去,回头,也只能对着自家满脸不赞同表情的父亲苦笑。

    芙蕾快乐地出了祈福殿,往就在近旁的司天监走去。虽然夜已深,但她相信若泽绝对没有睡下。

    一路上强行让五六个看到她的近卫队队员装了眼瞎,芙蕾才终于到了司天监。司天监这边并没有近卫队驻守,据说是因为这边和七神殿一样都有七神祭司的加持结界。

    芙蕾毫无障碍地穿过结界,熟门熟路地摸到若泽房间的窗户边,窗户大开着,屋里若泽正坐在桌边看书。

    芙蕾敲了敲窗棂,看若泽抬头,便用手指了指上面。

    若泽会意,放下书册,推门出来,同芙蕾一起,爬上了房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