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所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10本章字数:1558字

    “好像有十多年没跟若泽你一起看星星了。”芙蕾动作夸张地伸了个懒腰,索性直接呈大字状躺下了。以前的时候她最喜欢晚上跑到若泽这里来,拉着他到屋顶上看星星,可惜后来若泽不在了,而之前她好不容易重回十八岁,但因为特训的事情,又没找着机会过来找若泽。现在继位大典已过,她算是终于觅到了个空隙。

    若泽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脱了外袍,折好,垫到她脑袋下,才说:“明明不过才几个月而已。你现在已经是皇帝了,学的礼仪呢?”

    “在你面前要什么礼仪。”芙蕾笑得开心。

    若泽低头看了芙蕾一眼,有些不解:“你,很开心?”以自己对芙蕾的了解,若泽觉得,芙蕾并不是会因为成为皇帝而开心的人。

    “是呀。”芙蕾的语调极为愉快,“你要不要猜猜看,为什么?”

    若泽果断拒绝了。

    “真冷淡啊,你就算哄哄我都不行吗。”芙蕾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还有,你早就知道双胞胎给我的弓有秘密了,对不对?你居然都不提醒我,害我差点都不敢说要进行考核。”

    “你早该发现的。不然,你真以为,你是天赋异禀?”

    若泽的语气仍是淡淡的,芙蕾对他这种语气最没办法,只好干笑两声,决定不再提起这个话题。她之前是真的以为自己在射箭上是天赋异禀,所以发现真相后才会那么生气。而且她能发现真相纯属机缘巧合,不过想来,就算她没发现真相,最后也会拼命赌一把,到时候考核是自然能过的,但是关于弓的秘密,她恐怕就永远不会去追究了。

    若泽任芙蕾胡思乱想了好一会,才又慢悠悠地开口:“不过,你在有件事上倒真是天赋异禀。”

    芙蕾双眼一亮。若泽可是难得夸人,能让他给出“天赋异禀”的评语,不管是说的哪个方面,都算是件罕事了。

    “在误打误撞上面,大概没有人能比得过你了。”

    什么叫误打误撞!芙蕾气鼓鼓地想,还不如直接说她只会走偏运。

    “不过也算是项难得的天赋了。第一次参加宴会就失态,结果有莉莉极为尊敬的白元帅帮你说话。目标感好,适合射箭,白家就正好有天工坊出品的弓,专门来弥补你身手太差的缺陷。本来应该是最难驯服的‘塔’,偏偏是自己得力侍女的父亲,还深爱他的女儿。”若泽一件件条理分明地数下来,听得芙蕾自己也觉得运气实在太好。

    “还有,今天祈神台上,那位冥灵祭司又问你什么了?他似乎对你的答案,很满意。”

    芙蕾不由对若泽的敏锐感到心惊。只是,一想到今天那位冥灵祭司的问话,芙蕾有股压抑不住的烦躁。

    “他说我也有双血瞳,是不是要走跟圣王云苍一样的路。”芙蕾干巴巴地说着,仰头看着漫天繁星,“我说,我不是圣王云苍,我是芙蕾?雅塔。”

    “血瞳”是流传在雅塔的传说,说是雅塔皇室中有红色双瞳的人,拥有复兴和毁灭雅塔的力量。雅塔的开国先皇就是红瞳,后来雅塔历史上最著名的皇帝圣王云苍,也是红瞳。他在位之时雅塔国力达到前所未有的强盛,可惜后来他决意征战千泠海,以举国之力,却在伊墨城干涉下功败垂成。之后他弃位远遁,建城若羌,几年后将若羌托付给好友,又再度失踪。史书上因为他抛弃皇位,所以只称“王”,却也是唯一的“圣王”。

    “他抛弃皇位之后,雅塔皇室就逐渐衰落,‘悬剑者之乱’之后更是一蹶不振。我才不要成为他那样的人。”芙蕾说着,有些忿然。也许她没有圣王云苍那样的能力,能带领雅塔走到巅峰,但她绝不会像云苍那样,不过一时兴起,就举兵千泠海,最后流血浮尸,惹来伊墨城干预,就索性抛弃皇位,让后继者去应对因战事而不满的国人,以及充满怨恨的千泠海水族。只是,芙蕾痛恨他的任意洒脱,但这痛恨之中,又何尝没有夹杂一丝欣羡呢。

    若泽听完,十分认真地开口:“芙蕾,你会成为比他好得多的皇帝。”

    芙蕾没有说话。也许若泽此言不过是安慰她,但至少在责任感上,她是会成为比云苍好得多的皇帝。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若泽想起了一件事情。

    “对了,白元帅给我安排好了职务,我明天就要去上任了。”

    “军队吗?”

    “芙蕾,我会成为你的剑,你的盾,所以,请不要担心。”

    “若泽。”

    “嗯?”

    “我很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