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一生休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6:01本章字数:3305字

    一生休

    1、

    夜如何其?夜未央。

    尽管这“未央宫”意为“福寿无尽”,可是数年之后,赫连族依旧毫无悬念地踏平大周,并将未央宫焚为灰烬。

    即便是泼天的富贵,终究不过是霎时烟云。朝代更迭,从来都是腥风血雨。逼宫、屠城,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梦幻一般地不真实。

    赫连弘晖看着眼前的大周被自己夷为平地,原本稍感快意的心却再次紧缩了起来——

    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不知道。

    自大周建国以来,这数百年间,不知未央宫中究竟埋葬了多少倾世红颜。当赫连弘晖站在未央宫的废墟之上时,不知他是否还会想起,那个曾经容色倾城,颠倒众生的女子。

    或许,是不会忘记的。

    迎着风,鸳鸯绣帕微微抖动。后头的士兵低低询问,却被赫连弘晖遮掩带过。士兵们看着自己减毁了这大周数百年的基业,心中只有无限的畅快。而他们的王,却被一种巨大无比的空虚紧紧包围。

    尽管赫连弘晖知道,自明武皇帝薨逝之后,大周的气数已尽。尽管明武皇帝慕容景天的皇兄后来篡位,却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大周的腐朽,已经到了骨子里。

    至此以后,赫连族问鼎中原,逐渐成为天下霸主。但无人知晓,温和盛极一时的赫连大帝,会在自己即将薨逝的时候,要那鸳鸯绣帕陪葬。

    或许,没有人会知道为什么。

    多年以后,赫连弘晖病重垂危。朝臣纷纷下跪要求赫连弘晖指定新汗王人选,但赫连弘晖却只是笑而不语。

    最终,赫连弘晖瘫倒在床榻之上,但手上还死死地攥着那鸳鸯绣帕。

    2、

    城破之日,贤贵妃抚了抚手上的红玛瑙雕花连理镯——那是他赐给她的。

    贤贵妃不是不知道,那双连理镯中其实有能使人破孕的东西。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但是她爱他,所以尽管他不允许自己生下他的孩子,她也认了。

    这么多年的骄纵跋扈,贤贵妃便是认定了慕容景天会一生护着她——她明明知道,没有子嗣,便是自毁前程,可她还是这么做了。

    因为她爱他。

    因为爱他,所以贤贵妃无法容忍萧绾心硬生生的夺走自己的宠爱;因为爱他,她明明知道自己不过是慕容景天用以制衡陶氏外戚的一枚棋子,她也心甘情愿。因为,只要他对自己的爱有那么一点点的真实,那便已经足够了。

    可是,他究竟爱不爱自己,谁又知道?

    他已经走了。她知道,他的心,其实早已经不在了。贤贵妃看着手中的匕首,却不由得心生温暖——

    自己的心已经凉了,不知道能不能用血来暖?

    外头硝烟四起,吉祥惊恐无比地从外头跑了进来,却看见贤贵妃软绵绵地倒在了床榻之上——

    吉祥只觉得双腿一软,不由得跪了下去。

    她离开了,其实自打他走了之后,她便想要离开了。没有他的日子,即便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更何况,她是那么高傲的一个女子,如何能甘心沦为亡国之妃?

    一切都结束了。

    倘若有来世,她甘愿,不再遇见他。

    3、

    皇后随手打翻了那一碗药。

    一次偶然,让皇后知道了那药的关窍。

    原来他早就容不下自己了。那自己这么多年殚精竭虑,究竟是为了什么?到头来,自己百般算计,却算计不过自己的枕边人。

    她一直以为,仁孝皇后不过是他慕容景天手里的一颗棋子。可如今她自己才明白,自己也不过只是个卑微的傀儡罢了。

    当年,自己与嘉贵妃联手将仁孝皇后逼上绝路——那时的自己万万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自己的丈夫,早已经魂归天上;自己唯一的儿子,也已经被乱军杀死。即便是自己恨之入骨的敌人,也已经用一把匕首,将自己了结在了永和宫。

    自己的亲人,没了;自己的朋友,没了。即便是自己恨之入骨的敌人,都已经在这倾颓之中,化成了一缕清淡的烟云。

    当年的她,心高气傲,一心要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当年自己为了后位让仁孝皇后惨死,自己却想不到,自己竟也是这样的结局。

    到底是谁算计了谁呢?

    皇后微微仰首,竟不由得流出了眼泪——

    究竟是谁错了?曾活在这未央宫中的所有人,究竟是哪一个错了?

    是仁孝皇后?是她不应该独占圣宠,让当初自己的如花容颜在霎时之间凋零?

    是贤贵妃?自己明明已经想办法让贤贵妃知道了那镯子的关窍,可为何贤贵妃却装作浑然不知?

    是萧绾心?是她的那一张酷似仁孝皇后的脸,所以才得尽了皇上的宠爱?

    是自己的母家?为了家族的昌盛,便将自己送来了这见不得人的地方?

    她不知道。

    或许,错的是自己,自己不应该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

    当年的惊鸿一面,到头来便是一生的生死算计。

    如今的自己,不过是亡国之后。这样的一个没了家庭,也没了国家的女人,究竟要如何才能活着?

    皇后缓缓走向了院中的那一口井,旋即从袖中拿出了仁孝皇后的画像,低低道:

    “这一生,终究是我欠你的。”

    4、

    年少时的相遇,便是萧绾青一生的牵绊。萧绾青不会知道,自己倾心爱怜的男子当真会成为自己的夫君。

    只是,他从未爱过自己。

    她的倾城容颜,在他的眼眸中却只是视而不见;自己的百般委屈求欢,在他的眼中更是一文不值。

    凭什么她萧绾心就能得宠?明明是自己才最爱他啊?

    病危的萧绾青并不会知道,这“情”字,向来没有一个完美的解法。这世间多少痴情儿女,皆是躲不过这一个“情”字。

    此次天花来势汹汹,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而自己的亲妹妹,也挣扎在生死边缘。

    咽气之前,萧绾青终于能淡然一笑——

    这一生,自己对自己心爱的男子倾尽了一生,已没有遗憾。

    萧绾心,你的姐姐即便再如何狠辣,但终究是没有害过你。

    5、

    算起来,苏梦笙是未央宫中最可有可无的一个女人。

    初选秀时,若不是萧绾心相助,只怕她自己根本不会被皇上选中。入宫之后,若不是萧绾心殚精竭虑,只怕自己也难以在这血雨腥风中保得周全。

    可是,选秀之时的遥遥一见,苏梦笙便已经认定,这是自己要追随一生的男人。

    自己就像是一朵栀子花,颜色清淡,但香气浓郁。

    只是,自己这卑微的爱,他从来都不得而知——即便是自己唯一的得宠,也是萧绾心替自己筹谋的来的。

    可不可笑?

    她永远都是那么云淡风轻,像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影子。

    当年萧绾心被废入北苑之时,是苏梦笙与萧绾心同甘共苦;当年萧绾心被废去妃位逐出宫廷时,是自己在暗中周旋,保全萧家的颜面。

    一切,都是为了她那一份淡淡的恩情。

    她早该明白,恩宠不过是花开一瞬的绚烂美好,只有姐妹之情,才是这凄冷深宫中的温暖炉火。

    6、

    纯贵嫔是当真的仿若梨花,冰清玉洁。

    那一年,自己为了家族的繁盛,放弃了自己心爱的男子,转而入宫为妃。

    这么多年,自己故意服用避孕的药物,就是为了自己不怀上自己不爱男人的孩子。

    这样的决绝,又有谁能做到?

    自打她入宫的那一天她便知道,这恩宠,便是沸油一般不能触碰。帝王的宠爱,向来都是一把极为锋利的刀。他可以为你披荆斩棘,也能随时置你于死地。

    所以从那时起,她便只认得萧绾心。

    后来的天花之疫,来势汹汹。萧绾心一朝病逝,被追封为皇贵妃,从此离开的未央宫。

    从皇上的眼睛中,纯贵嫔看到了一丝希望。

    她宁可相信萧绾心依旧安稳的活着——只是,终于离开了未央宫。

    离开未央宫,这边是她一生的盼望。

    纯贵嫔隐隐听着外头的厮杀之声,不由得从袖中拿出了一枚金球。

    听说,吞金而死的女子,面容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永远都是那么爱美的一个女人,只不过,她的美丽,在未央宫中,匆匆凋谢了。

    7、

    慕容景天知道,他这一生,终究是辜负了太多女子。

    自己初继皇位之时,太皇太后辅政。那时候,为了遂了太皇太后的心愿,自己不得不迎娶了燕宸为妻。

    开始的自己,是那么厌恶燕宸。可是,慕容景天是之后才知道了,燕宸竟是那样遗世独立的一个女子。

    那一夜,慕容景天吻着燕宸的额头,柔声道:“别怕,朕会护着你一生一世的。”燕宸倒在他的怀中,幸福地哭泣着……

    那时候的慕容景天永远不会想到,竟有一天,是自己亲手将自己心爱的女子送上绝路。

    一切都没有转圜的余地。

    当年的巫蛊之案,自己明明知道漏洞百出,却依旧将她打入冷宫——因为,皇后之位已经不再适合她。而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平衡后宫势力,再给自己带来将领兵马的女子。

    身在帝王家,有多少的无可奈何。

    后来,慕容景天遇见了萧绾心。初见时的怦然心动,让慕容景天仿佛回到了当年——那时的自己,还不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帝王,而是一个动了真情的男子。

    只可惜,萧绾心是一朵遗世独立的桃花,她只能开在漫漫田野,而无法盛开在寂寂深宫。

    所以,当慕容景天真正爱上萧绾心的时候,他选择了让她离开。燕宸的悲剧,不能再一次出现在自己心爱的女子身上。

    若是一定要追问,他究竟爱的是哪一个,他只能说——

    燕宸是年少时自己毫无顾忌的倾心所爱,而萧绾心,则是自己看管了血雨腥风之后,真正懂得用释怀去爱的女人。

    既然爱着她,就请放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