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1 凭什么要她忍让?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2本章字数:1103字

    第二天,苏洛被窗口照射进来的阳光晃醒,一边伸出一只手遮挡着阳光,一边心里思索着,昨夜分明是拉了窗帘睡觉的,想来,是顾云卿进来过了。

    一想到顾云卿,苏洛的心里便有些火烧一样的难受,似乎有一只大手死死地攥住了她的心脏,压抑的她有些喘不过气。

    苏洛决定不再去想这件事,直到顾云卿与自己摊牌之前,自己都不再去理会。

    至少,现在的云卿还是她的,顾家少奶奶的名号也在。

    不,她要的不是什么名号,她只要云卿,就算云卿只是一介普通人,她要爱,自然也会去爱。

    而且,她不甘心……

    怎么能甘心呢?

    她曾以为自己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然而这一切都仅仅只是一个假象罢了!

    可她才是顾云卿的妻,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至少把她八抬大轿娶回来了,凭什么要她退出,忍让?

    苏洛正胡思乱想着,王妈却过来敲门了:“夫人,起了吗?早饭做好了。”

    苏洛赶紧回过神,急忙去把门打开:“起了起了,王妈你的伤怎么样了?”

    二人一问一答地走下楼去,苏洛这才发现,顾云卿和顾优都已经出门了。

    于是苏洛好奇的问道:“王妈,堂小姐每天都在做什么?为什么早出晚归的?”

    王妈本分又害怕的低了低头:“夫人,这主人家的事,怎么轮到我来管,堂小姐的事情,我就更不知道了……”

    苏洛不忍心看到王妈为难,也就没再说什么,只是看着这一桌终于不再是补血功效的早饭,苏洛终于来了精神,敞开肚皮吃了起来。

    饭后,苏洛拿出手机查看课表,发现今天上午没有课,正好昨天晚上的酒气还没有完全消掉,便决定不再出门,在家帮着王妈做些家务。

    回到房间,苏洛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条裙子,她又拿在身上,对着镜子比划了比划,微微皱了下眉头,这裙子还看是好看,不过作为学生,以后还是少穿为好。

    随即,苏洛便闻到了裙子上传来的浓重的酒气。

    怪不得昨天晚上云卿那么生气呢,苏洛暗暗想着,自己嫁过来这么久,连云卿这种每天忙于事业的大总裁都没有一身酒气的回家过,她倒是开了先例。

    想到这里,便决定现将裙子洗干净再说。

    谁知不经意间拿着裙子一抖,一块米白色的手帕掉在了地上。

    苏洛有些迷茫,捡起地上的手帕,发现上面沾满了眼泪干涸留下的印记。

    苏洛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可是跟厉大总裁一起喝的酒呢。

    也没有多想,苏洛带着裙子和手帕来到洗手间,将它们洗好后整整齐齐的晾在了阳台。

    这时,苏洛才发现,那方手帕上竟然绣了一个小小的标志,别看这标志不大,但造型精巧,绣功更是巧妙。

    一朵造型奇特的云朵,上面还修了一个小小的花体L,一向不认识名牌的苏洛端详了一阵之后,实在没有想到熟悉的品牌,只是依稀觉得,厉景的东西一定不便宜,不要弄坏了才好。

    一想到今天上午可以无所事事,苏洛就惬意的不行。

    你看,只要不去想顾云卿,世界还是那么美妙。

    只是,如果这些事情只要不去想就不存在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