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章:送进监狱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5:43本章字数:4200字

    楔子:撩人的低吟声夹杂着男人性感的粗喘声在卧室响起,季向阳手紧紧的圈住女人的腰。

    “怎么还是那么倔”他的语气中带着无奈,可是不难听出男人低沉的声音中带着铁汉柔情。

    他深邃的眼眸紧紧的看着怀中的她。

    抵不过他一贯强势的进入,她张口迷失在了这次云雨中,女人樱桃般的双唇呈现出玫瑰般的润泽,眼神迷离,任由他摆布,那股美而不艳,娇而不媚的纯美让季向阳多次为她失控。

    对夏晴而言这样的夜漫长而又痛苦,每一晚都如同魔魅的梦紧缠着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喘息。

    初晨的阳光从窗外透了进来,耀眼的晨曦光芒一束束安静的在意大利木质地板上等待着。

    食髓知味的男人终于从她身上离开,当一切都停止后夏晴呆愣的看着天花板,眩晕的感觉排山倒海的向她袭来,额头上薄汗沁透了她的秀发。

    汗水和泪花迷蒙了她的视线,回忆如漩涡般排山倒海的向她袭来。

    三个月前……

    外面的暴风雨下了一夜,一辆黑色的豪车穿过朦胧的霓虹灯光开进了南都最大的娱乐场所‘富贵皇城’。

    淅淅沥沥的雨滴敲打在车窗上,雨水汇聚成一团停留在坑坑洼洼的沥青路边,半空中溅起的水珠折射出这座南都城市的灯红酒绿。

    淫靡的酒吧中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出落绝尘的少女与这里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狠狠的推了下少女,少女一个趔趄便撞到了墙上。

    “你他妈现在跟我装什么装,你妈就是个妓,你也是”不堪入耳的话不合时宜的响起。

    对于男人的辱骂,夏晴紧呡着唇不啃声,她知道只要自己顶撞一句,吃亏的准是自己。

    她不说话,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带着愤怒看着夏成刚。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打死你”男人凶神恶煞的扬起拳头,夏晴步步后退,趁男人不注意捡起地上的包包不顾一切的要向外冲去。

    见她要跑,夏成刚狠狠的推了下女人的肩膀,女人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你他妈的不想救你那躺在医院的老娘了!你要是不听话,老子现在就去断了她的活路”

    夏晴眼中充泪,猩红的眸子狠狠的看着眼前身材粗狂面目狰狞的男人“夏成刚,你放开我!不然我去警察局告你”

    少女推打着眼前的男人,可夏成刚不松手反而拉扯住夏晴的头发就往墙上撞去“放开你,放开你干什么?我现在就指望着你活命,我怎么能放开你?”

    他把她当什么了?他把她当成了一个赚钱的工具,夏晴不顾一切的挣扎,男人一巴掌就甩到了夏晴的脸上,赫然间脸颊就出现了5个手掌印。

    夏成刚给妈妈桑使了个眼神,妈妈桑便意会的点了点头,从袋子里取出了青趣内衣和黑色的蕾丝带“把眼睛蒙山,记住了不要把丝带扯下来,待会见了客人不要说话”

    夏晴嘴角带血,她倔强的站着不动。

    “你不去也得去,你没有选择”夏成刚将烟头丢在地上狠狠的撵了撵,随后拉扯着夏晴推到了床上“你别跟老子说你要把初夜留给霍霆那乌龟王八蛋”

    眼睛充盈的泪花和嘴角渗出的血让夏晴显得狼狈,可精致白皙的五官即使狼狈不堪也遮挡不住脱俗之美。

    见夏晴不肯配合,夏成刚便恶狠狠的拉扯着夏晴的头发又往墙上撞去“快点,要是你敢跑我非打断你的腿,反正你早晚都是我的,我只是把你的第一次送给了别人,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夏成刚提起夏晴的头发不松手,夏晴的眼中盛满了泪珠带着仇恨,从小到大他也没少欺负她,打她骂她成了家常便饭,让她替自己顶罪更是理所当然。

    夏成刚扯住夏晴的头发就往妈妈桑身边甩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都得去那间卧室待一晚,明天早上才能出来”随后夏成刚给妈妈桑使了个眼神“记得把那包药给她”

    对方点了点头。

    夏晴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背后牵扯着怎样的利益关系,她只有20岁,命却被人掐的死死的。

    她被强制性的带到了一件隐秘的套房里,妈妈桑在前面引领着她。

    “先脱鞋子”

    脚心的触感软绵绵的,如同踏在柔软的丝绒上,夏晴摸索着将鞋子脱掉一双纤纤玉足踏在厚重的羊毛毯,更显她双脚的精致和秀气。

    “刚刚怎么教你的,你就怎么做!记住了这可是个稀罕贵客,可不能出了什么幺蛾子,不然这辈子有你好受的!这些人可是你惹不起的”

    门‘嘎吱’一声响起,紧接着是一阵铿锵有力的皮鞋声,稳重有力的脚步声,一声声敲打在夏晴的心尖上,舒暖放在膝盖上的手精致的蜷缩着薄薄的衣料。

    她身上这套衣服穿了也当没穿,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更能激起男人的本能。

    当季向阳进去时目光就紧锁上了座在床铺边的女人。

    火辣的三点式透视装,性感的大红色蕾丝透青趣内衣,妩媚妖娆,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勾人沉沦的魔力。

    “谁?”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又饱满的声音。

    听到这冷冽的声音夏晴的身体瑟缩了下,膝盖处可怜的衣料被揉搓成了一团。

    黑色的蕾丝带遮住了夏晴的眼,黑暗遮掩了她双眸充泪的眼。

    顺着那股女人香气,季向阳拉扯住她的手腕往前一带两具火热的身躯就交织在了一起,她摸到了他滚烫炽热的胸膛

    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和怀中柔软的娇躯让男人引以为傲的支持力险些被摧毁。

    “shit”季向阳咒骂了一声,随后狠狠的将眼前的女人推离了自己,在推离之际男人突然粗暴的的将夏晴脸上的黑色蕾丝一扯,突来的光亮让夏晴本能的伸手去遮挡住自己的脸。

    当扯开女人脸上的黑色丝绸时,季向阳才看清女人的样貌,即使是窗外透露进来的光影也遮挡不住女人惊艳的容貌,可是即使再楚楚可怜也激不起男人一点同情。

    “谁让你进来的”季向阳阴炙的眼神带着狠绝,男人冷冽的作风让夏晴心生胆怯。

    被推倒在床上的夏晴胆怯的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修长笔直的双腿,身材伟岸,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王者的势气。

    季向阳!一直是所有人眼中的完美人物,庞大的季氏家族未来的一把手,汉城名媛淑女的眼中睿智魅力的五星级商客。

    他走过去扯住她的头发,动作粗鲁却不失优雅。

    “唔”夏晴的头被迫扬起来,滚烫晶莹的泪珠因为男人这突来的动作滑落下来,一张白净的小脸在影影绰绰的光影中梨花带泪。

    她以为他会打他,夏晴没敢看他,女人急忙侧过脸去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预期中的那一巴掌。

    可是足足过了3秒依旧不见他的动作,对于女人这个动作季向阳在心里嗤之以鼻,都抛开贞洁丢下尊严出来卖了还谈什么尊严。

    泪水模糊了夏晴的视线,男人冰冷的话在耳边响起,此时的她如过街老鼠一样胆战心惊。

    男人身上特有的麝香气息将夏晴包围住,低沉的声音压抑着怒火“趁我没有后悔之前赶紧滚”季向阳一把拉扯住夏晴的肩膀将女人推离了自己。

    “先生,求求你了”夏晴的声音带着哭泣,她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着看着他“先生,求求你了,让我在这待一晚”

    听到女人的话,季向阳站在原地,伟岸高大的身影纹丝不动的矗立着,此时的夏晴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他就是汉城叱诧风云的季向阳,不然给她十个胆,她也不敢出现在这里。

    季向阳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碰触到他那刻在不停的颤抖,可她却还要强装着镇定来奉承自己,有那么一瞬她的样子让他有些好奇,但更让他好奇的是,她不是在怕他,而是在求他,和他做交易,他这辈子还没做过亏本的生意。

    看着怀中莫名其妙的多出来的女人,季向阳的嘴角划过一丝若有似无的浅笑,他从不碰来路不明的女人,因为他的身份不允许他放纵自己。

    夏晴以为他同意了,所以才稍稍松懈了一口气,她退到一边找了一套衣服套上,在这个过程中她偷偷看了一眼男人,他在喝酒,他应该是默许她了吧。

    她收回了目光,他不碰自己,他是个好人,正人君子,她应该感到庆幸。

    暖色的灯光打落在了男人刚毅的脸上,男人深邃的面部轮廓在暖色的光亮下显得微微有些柔和,他绕到了吧台边,房间很大夏晴便找了个安静偏墙的角落座了下来。

    夏晴偷偷打量着远处男人的一举一动,就感觉像他这样的人是她这一辈子也遥不可及的。

    男修长的手指绕到了吧台处酒杯的支架上,取下高脚杯后倒了一杯红酒,端起酒杯优雅的晃了晃,鲜血一样鲜红的酒沿着杯壁浮动着,他一手接着电话,不知道在说什么!

    因为距离太远,夏晴也不知道他在和谁讲话,只是男人的目光偶尔的落到了夏晴身上,两人的目光交织在半空中,蹲座着墙角处的夏晴急忙垂下了头,他的目光让她胆战。

    挂断电话后季向阳的目光便停留在了夏晴身上,他开口问道“你今年多大?”

    “嗯!”夏晴疑惑的抬起头,秋水的翦眸中涌上了一股无助“刚满20岁”她的声音细小入蚊,听到这个数字后季向阳轻蔑的笑了笑,他足足比她大了一轮。

    “你父母知道你干这行吗?”夏晴不敢太过直视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当他问出这个话的时候夏晴彻底错愕了,他把她当成了以卖肉体为生的女人。

    “不知道”她紧紧的拽着手里的情趣内衣,委屈的泪水在眼眶处打转。

    季向阳向夏晴的方向走去“我给你一次机会,实话告诉我,是谁让你来的?”他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在他身上显露无疑。

    她埋着头不说话,眼泪却滚落在了地板上。

    在汉城想要攀上他的女人如过江之鲫,“机会我给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季向阳看着她摇了摇头,多大的人就这般攻于心计,以后还得了?季向阳摇了摇头。

    而夏晴并不知道他心里所想,没过一会,外面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在清查什么?暖和的灯光从外面的走廊上透了进来。

    夏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茫然不知所措,而那个靠在吧台前的男人却镇定自若,悠闲自在的喝着酒杯里的酒。

    “我们是警察,有人举报这里在进行非法盈利活动”负责富贵皇城该层楼的妈妈桑郭姐也被带到了过来。

    “没有,没有,这只是个误会”郭姐拉扯过夏晴,见夏晴的衣服已经换了过来便松了口气道“这只是我们这里的服务员,送酒水和晚餐的”

    夏晴已经彻底呆愣了,整个人傻楞的站在郭姐妈妈桑旁边,还未从这件事中回过神,当看到对方拿出警察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

    这个男人,他报警了,就在刚刚她以为他会放过她的时候。

    夏晴紧紧的拽着手里的情趣衣服,这就是卖淫的证据,宛如烫手的山芋一样,夏晴的手竟在颤抖,握住它不知该往哪里放,她才多大,少不更事的年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王浩宇看了眼妈妈桑身边的夏晴,细细的打量着她,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一头柔顺秀发自然的垂落在背上,五官很精致,脸上化的是轻微的淡妆,娇柔的面容在这灯红酒绿的酒店里显得格格不入,粉嫩的红唇紧紧抿着,目光低垂着也不敢看他。

    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一股惋惜。

    “季少,你说的是她?”王浩宇犀利墨黑的眸子扫过吧台处高大的季向阳。

    季向阳摇了摇杯中的红酒,随后目光盯向了夏晴,不用他开口王浩宇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夏晴不停的咬着唇,白皙的颈子泄露了她的紧张不停的吞咽着。

    “你被拘捕了,跟我去一趟警察局,对卖淫嫖娼者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让你家人来认领”王浩宇公事公办的看着夏晴说道。

    听到男人这样说,夏晴恍如雷击,当王浩宇身后的一名女警将手铐烤到了夏晴手腕上时,她才清醒了过来。

    夏晴的双手都在颤抖,整个人啰嗦着像是筛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