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这是谁的脸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2:20本章字数:1208字

    每次站在镜子前,看着这张脸,马可心都会有一种梦幻的感觉,她常常怀疑镜中的这个人不是自己。

    镜中的这张脸真的很美,很美——

    白皙光洁的皮肤,小巧玲珑的下巴,大而长的眼睛上盖着两排长长如栅栏般的黑睫毛,显得十分的美丽而慵懒;

    高挺而秀气的鼻梁,略带点粉红的唇瓣,就像两片盛开的桃花瓣;

    黑黑的长发中分,顺着两边的脸颊自由散漫地垂落下来,发梢还非常自然地微微翻卷。

    这是我啊?真是我吗?这是我的脸吗?

    满眼的疑惑令她常常感觉这张脸很陌生。

    怎么这样美?我有这么美吗?真是美得令她有些恍惚,令她陡生“这是谁的脸”的疑惑。

    努力地想啊想,脑袋里就像被人抽空了似的,一片茫茫……

    对了,她的记忆……她对自己这张脸的记忆只来源于一个月前,她的丈夫华大业从医院里直接将她送进这座阔大而孤独的古堡里开始。

    虽然古堡里所有的人都说她叫“马可心”,可她仍然迷糊地不知道自己是谁。

    她只能在脑海中重重地记下了自己的名字——马可心,马可心,我叫马可心!

    当面对“丈夫”和“父母”时,她却连半点熟悉感都没有,甚至感觉十分陌生。

    她常怀疑自己得的是失忆症而不是什么植肢后的药物反应症。

    可是,所有的人却都一口咬定地说她这是“药物反应症”!

    “我以前受过什么伤?”每每当她问到这个问题时,大家又都一致保持缄默,谁也不轻易回答她。

    “宝贝,只是一场意外,一场意外的车祸……”丈夫华大业总是这样轻描淡写地对她解释说。

    而古堡里所有的人便都不再解释,而是有意无意地将眼光瞄向华大业,瞅着他的眼神点头。

    可是为什么她不知道自己遭遇过车祸呢?

    而且她的腿还截过肢?并且在这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戴着假肢?

    最匪夷所思的是,现在她又被M国最好的植肢专家给重新植上了新肢,且与原来的那条腿一模一样,还不留一丝一毫的痕迹!

    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

    够神奇的吧?够诡异的啊!

    这些都是她的丈夫华大业告诉她的。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呢?为什么我就没有一点记忆呢?”她反复地问。

    “别问了,可心,你应该高兴才是!你记不起过去也是好事啊……这些都是药物反应……”看起来非常陌生的爸爸妈妈亲热地唤着她“可心”。

    “可心”这名字虽然很温暖,可是对她来说一样感到陌生。

    还有,这里的房屋全都是那样的老旧,老旧中透着神秘和尊严,非常的具有沧桑感。这常常让她产生出一种幻觉——

    难道我是来自欧洲中世纪的人?穿越过来的么?

    为什么我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识呢?那两个被称呼为“爸爸”、“妈妈”的人,怎么显得那么俗气?与这高雅神秘的欧洲古堡一点都不搭界啊。

    男的一副小市民的市侩精明样子,女的个子不高,胖得像水桶,浑身上下一样圆滚滚的。

    这真是我的爸爸妈妈啊?

    可是她又实实在在被告之是他们的女儿啊!

    ……

    就是这样的陌生父母,也仅仅只是陪了了她为数不多的十来天罢了,各种的不适应和她这个女儿对他们的陌生和生疏,迫使他们拎着行李回国去了。

    还有更令她想不通的——

    如果不是那些婚纱照和结婚证做证明,她打死也不会相信自己嫁了个年届五十的富商、考古爱好者华大业做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