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浴火重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1:14本章字数:1718字

    当妹妹芊语纤瘦的身体倒在血泊中时,若瑶不敢再相信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男子就是她们的生父凌昀。

    “小孽种已经死了,你想怎么了结?”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称呼她们。

    孽种?

    若瑶手掌的温热逐渐被芊语尸首的寒凉所取代,她怔怔的问他:“你是我们的爹,为何一定要对我们赶尽杀绝?除去尊位,另娶新欢我们都可以忍受……可是你呢?我与芊语刚从寒室解脱,你便急着来要我二人性命!这到底是为什么?!”

    凌昀的脸在火光的照耀下,略显狰狞可怖:“原来就不属于你们的地方……本相看在往日情分,当然要亲自送你们离去!”

    有黏稠的液体流向她的掌心,没有血液该有的温度,只有蚀骨的凉意。躺在那儿的芊语无形中告诉她,以后再也没有一个人会甜甜的叫她一声“姐姐”了,从此再也没有相依为伴的人了。

    积聚在心中的怒火一触即发,若瑶猛的站起身,喊的声嘶力竭:“你说谎!那对贱人母女,才是你要杀死我们的理由!手刃亲生女儿……也只有你可以做的出来!我不要死!我要活下去,为娘和妹妹报仇!我要活下去……”

    若瑶不顾一切的想推开围的严实的侍卫,无奈力气太小,只能无力的挣扎。

    凌昀沉声道:“让开。”

    侍卫依言让出一条路,若瑶虽不明白为何意,但是看到有逃跑的机会便竭尽全力向没有人守着的后山奔去。

    她奋力的爬上陡坡,紧抠住石壁的双手已经被磨破,渗出了鲜血。但是她不能懈怠,必须逃到丛林深处才有喘息的机会。她求生的欲望那么强烈,丝毫没有意识到身后人嘴角的冷笑。

    凌昀长袖一挥,四个侍卫手中的火把齐齐断裂,火种均飞向前方,集中投射到若瑶的身上!

    “……啊!”四肢突如其来的灼烧让若瑶双手一松,顺着那条陡坡滚落,一直撞到一棵树干才停下来。

    凌昀看到这一幕,微微摇头:“真是愚不可及!不过这草木倒是可以催生火势,给你一个葬身之地了。”

    正如他所说,若瑶滚落时身上沾到的落叶加快了火势的蔓延,很快她就成了一个火人,倍受烈火炙烤。

    有浓烟窜入她的口鼻,她咳嗽着腾出一只手想要驱散它,却给面部带来了火苗,整张脸也深陷滔天烈焰。

    热与疼轮番折磨她,直到再也没力气挣扎,直到再也无法呼吸……

    凌昀眼见她不再动弹,将袖中一物收了收,蹙眉吩咐:“在这看住后山,控制住火势。”

    随后,便转身离开。谁也没有发现,他此刻已经面如白纸,痛苦的捂住了胸口。

    同样没有人看到,若瑶在这段煎熬时光的末尾,流下了泪水却没有浇熄烈火。

    就这样离开人世了么?

    若瑶紧闭双目,回忆曾经的一幕幕——

    凌昀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深得皇帝倚重,而她曾是他最为宠爱的嫡女。

    她感受的到凌昀对娘亲的爱,享受一家相依相守的幸福,没想到妹妹芊语的出生却是人生的转折点。

    那一夜娘亲难产,身体遭受重创。不消几日,她被强行带离娘亲身边,妹妹也被带走交给奶娘抚养。

    她六岁那年,府中传言娘亲病殁。四岁的妹妹送来屋中,与她一起生活。没有见到娘亲最后一面,没有等到凌昀的解释,等来的居然是他另娶新人的消息。

    他将她和芊语赶到了寒室,无异于置她们于死地。她委曲求全,哭喊着向相府新夫人讨饶,才被放出,与妹妹捡回性命。

    软禁在后山小屋,时隔两年,他最后还是决定杀了她们。没有任何理由的,手刃芊语后将其丢在地上,就像丢弃一件无关紧要的物件。把她逼上后山,用火活生生把她烧死……

    这还是当初厚待娘亲,会对她宠溺笑语的爹吗?

    娘突然暴毙,是否也和他有关?

    那个所谓的相府新夫人,会不会也参与其中?

    很多的谜团想要解开,可惜没有机会了。

    若瑶浑身融于这火中,落下最后一滴泪水:娘,芊语,我对不起你们,无法为你们报仇了!我这就来向你们赔罪!

    ……

    周身的炙热逐渐化为冰凉一片,有幼女啼哭的声音唤回了若瑶的意识:“姐姐……我饿……”

    她强撑着睁开双眼,只见芊语紧攥着她的袖摆已是哭的满脸泪痕——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已经被烧死了吗?还有芊语明明也惨遭不测,为什么会这样?!

    若瑶惊讶的撑住地艰难起身:“嘶……好冷!”

    她顺着冰面看向四周,这里居然是寒室!复又看了看自己和芊语身上的衣物,愣了半晌突然看着芊语笑了起来——苍天有眼!老天爷不忍让我惨死于凌昀之手,居然给予我这重生复仇的机会!

    这转瞬间,她就回到了两年前。

    若瑶将芊语搂在怀里,像当初一样用自己的身体渡给她丝丝暖意。

    只是这一次,她不再惊慌绝望,与其稚嫩面孔不相称的是,她嘴角那抹决绝狠戾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