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那些年我们一起拜过的菩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35:35本章字数:3491字

    丙辰年甲午月丁酉日午时,我出生在湖北的一个小城镇里。换算成公元历法的话,那就是1976年6月14日,农历5月17的中午12点。

    那时节,国家刚刚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只不过开头那几年还是以劝导为主,并不曾强制什么。“优先入托,优先入学,优先参加工作!”这三条算是给予最初响应这个政策的人群的一种鼓励,或者说是奖励吧。托爹妈的福,我有幸加入到了这一行列里。那时候,大家还不习惯说“独生子女”这个词。更多的时候,隔壁左右都习惯称呼我为“特保儿”!

    重男轻女这种思想,一直到现如今都还是存在的,更不说在那个年月了。照理说,生了个儿子家里是应该挺高兴的。说起来,爹妈也着实是高兴得不轻。以至于,将家里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粮票,尽数都拿去换了米面,糖果,鸡蛋这些在当时算得上是紧俏的物资。准备在我满月的那天,大宴宾客!

    满月酒自然是很热闹的,家里那时候住的还是平房。一个大通间,中间用布帘子格挡一下,布帘子以里的,是卧室!布帘子以外靠近门口的那一小块地方,就是客厅!左邻右舍,亲戚六转的到了日子都来了。家里情况好一些的,随个5毛的份子。家里情况着实是不怎么样的,咬咬牙也会随个一毛两毛的。依稀记得,当时我的二叔,为了祝贺我这个老楼家的长子长孙出世,上山挖了一个大树墩子,拿镇上卖了10块钱。然后,毫不吝啬的将这10块钱,塞进他哥哥,也就是我爸爸的衣兜里!

    10块钱,在那时候无异于一笔巨款了。大家吃过粉蒸肉吧?那个时候,满满的一海碗,只需要2毛钱。2毛钱的粉蒸肉,足够一个三口之家大快朵颐了。

    气氛是欢乐的,老妈收份子钱也是眉开眼笑的,屋子门口临街的地方摆着几桌酒席,贺客们吃得满嘴流油,大抵上心情应该也是愉悦的吧?而我,曲着双腿露出男孩的标志,也正在快乐的朝抱着我的小姑身上撒着尿!当然,这些都是后来听我家老爹说的。当时具体是怎么个情况,至今我是一无所知。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正在大家打着饱嗝,还依然坚持向桌面上的大鱼大肉伸着筷子的时候。一个道长眼冒绿光,看着我们家的酒席在那里稽首着。当然,道长这个称呼,也是多年以后我爹改口的。因为那个时候,这个道长已经成为了我的师傅,并且仙游多年了。据老爹说,当时看着这个破衣烂衫,双眼死盯着酒席,喉结上下蠕动不已。却偏偏还要做出一副道貌岸然,道骨仙风姿态的道士,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两个字“神棍!”

    神棍这种职业是干嘛的,大家应该都知道。现如今运气好的话,在街边上或许还能看见那么一两个,扯着大姑娘小媳妇的手,在那里指点人生的人!至不济,大姑娘小媳妇没扯着,也总能扯住那么一两个大妈大婶什么的。说者唾沫横飞,听者唯唯诺诺。

    扯上半小时模棱两可的淡之后,这一两日的开销就有着落了。运气再好一些,祖坟上冒点轻烟的话,或许这个月的开销,人家也就给你包圆儿了。当然,前提是你得把人家说高兴了。要是尽赶着那些不吉利的话儿说,钱是没有的,唾沫和两鞋板倒是很有可能!

    出于抱着来者是客的这种思想,虽然老爹心中对这个道士,也就是我的师傅确实不喜,可也还是耐着性子满脸假笑的邀请他入了席。

    “道长,今日犬子满月,道长帮忙相看相看?”待到老道酒过三巡之后,老爹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一种心态,将我抱到了老道的跟前,要求人家帮我面面相。后来据我估计,或许是老爹实在不想让这老道白吃白喝,寻思着想讨两句吉祥话儿高兴高兴吧。

    “嗝~且让贫道看来!”抬起他那双沾满了眼屎的眼睛冲我瞅了瞅,老道打着酒嗝站起身来道。

    “丙辰年甲午月丁酉日,午时!照道理说,丙辰年甲午月丁酉日,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八字。虽然一身不易大富大贵,可也终究能得个温饱平安!可是......”老爹一心想讨要几句吉祥话的算盘,随着老道的这张嘴一开,终究是破灭了。

    “可是什么?道长不妨直说。”老爹颤着声儿追问下去,同时心里暗自懊恼不已。“早知这道士不识好歹,连句吉祥话儿都不会说,说什么自己也不该去犯这个贱让他相看了!”这是老爹他当时最真实的内心活动。

    “可是坏就坏在贵公子出生在午时。丙辰年,属龙,龙主水!午时生人,烈焰当空,无异于龙游浅滩。贵公子这一生,恐怕是不甚顺利。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若是顺,则勉强混个温饱。若是不顺,恐怕将来妻离子散,潦倒一生!”老道似乎没有看见老爹眼中的怒火和宾客们同仇敌忾的表情,依旧在那里“实话实说”着!而我,据老爹说当时也是很不客气的曲起双腿,露出细小如蝉蛹般的利器,冲着老道的老脸就撒了一泡童子尿!

    “可有解?”老爹问这话时,已经将我递到了小姑的手上。紧握着拳头,面红耳赤的瞪着老道。大有你这牛鼻子倘若再有半句不逊,老子必将你揍于拳下之势!既然心里起了揍人的念头,所以老爹言辞里,也就自动将那句道长的尊称给抹去了。

    “嗯哼!有!”老道也似乎觉察到了老爹的杀气,抬手抹去了脸上残余的尿水,一整破烂不堪的道袍很爽快的点头道!

    “怎么解?”老爹似乎并不想轻易放过老道,逼上前去追问道。

    “照理说,人的命,天注定。命里该有的劫数,你躲得了一时,你躲不了一世。”老道拈了拈下巴上那油腻腻的胡子,在那里说道。说了一半,觉得老爹的杀气更甚了一些,连忙住口不言!

    “那个,今日天命所归,要贫道和此子相遇。想必也是上天生了怜悯之心,要借贫道之手,化去令郎身上的厄运。如此,索性贫道就顺从天命,收令郎为徒。待令郎10岁之后,贫道带他云游天下广结善缘,日夜于三茅真君座前诵经修道,或许能够修改命格也不一定!”老道顿了顿,接着在那里说道。只是说到三茅真君之时,脸上不由得正色了许多。不过老爹当时不知道,三茅真君乃是茅山派的祖师,而错以为是三毛真君而已。三清老爹知道,可是说起三茅他就不甚了了了。更何况,他还把三茅误以为是三毛了。

    “你这臭道士,老子好心留你吃酒,末了被你这乌鸦嘴说得不痛快便罢,现在居然还把主意打到我儿子头上来了?想拐带我儿子去做道士,倒是先问问老子的拳头答应不答应。”

    老爹在钢铁厂做了半辈子的工人,手里端的是有一把子力气的。忿忿然说完之后,不待老道分说,抓住他道袍的前襟,斗大的拳头就招呼了过去。

    “施主还请住手!”老道脸上挨了一拳,有些惊恐的看着老爹大叫着施主住手。

    “施主莫要再打了,哎哟,劫数啊劫数!”老道挨了几拳之后,眼看老爹还没有罢手之意。索性也就放弃了挣扎,只是用手护住面门,任由老爹他老人家施为了。只是这嘴里却依然不得消停,呼痛的同时,还在那里连声叫着劫数不已。

    老道挨了老爹几拳之后,这才被前来的吃酒的那些个宾客们救了下来。倒也不是这些人有心和老爹过不去,着实是他们怕老爹将这个不知道从来哪里来,又准备到哪里去的道士给打死了。那年月,杀人要偿命,欠债可也是要还钱的。

    最终还是老妈心善,眼瞅着那道士靠在我们家外墙上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老爹,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着实被揍出了一些颜色。老妈于心不忍,让家里的几个叔叔将这老道,也就是我未来的师傅请进了家门。并且拿出了家中常备的红汞蓝汞来替他上了药。只是老道那脸上被这红的蓝的一抹,愈发的是见不得人了。

    “道长休要于我家相公一般见识,小妇人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只不过我儿乃楼家如今唯一的血脉,又是长子长孙。道长今日这般说法,我家相公闻言恼怒,也是情有可原的。”老妈等道士平静了一些,这才与他讲起了道理。当然,这番话是我后来润色过的。那年月的家庭妇女,有几个能说出如此文绉绉的话来?

    其实,据老爹回忆,当时老妈的原话是这样的!:“你这道士,今天我们家有喜事,我老公见你可怜好心留你吃饭喝酒。你倒好,还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来让人不舒服。我老公没把你打死,就算你运气了。你要是准备报公安的话,那就将刚才吃下去的酒肉折成粮票还给我。要是你不报公安,晚上我还请你一顿,这事就这么算了怎么样?”

    “嗯哼!今日挨你一顿揍,吃你一顿酒,都是命数。报官,贫道是决计不会去做的。”老道伸手轻抚了一下伤处,抽搐着脸皮对站在一旁的老爹老妈,二叔,三叔,四叔,五叔。还有大姑小姑说道。

    “哼~算你这道士识相。我也不白揍你,晚上还留下吃酒吧!”老爹见老道准备息事宁人了,这才满意的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道。

    “只不过,我看令郎身体似乎有些羸弱。要想让他茁壮成长,成为建设四个现代化有用的人才,贫道还是建议你们多烧烧香才是。当然,这些个东西你信则有不信则无。烧不烧香,拜不拜佛,烧什么香,拜什么菩萨,都在你们一念之间。”老道看着尚在襁褓里的我,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冒着再次挨打的风险,把这番话说了出来。

    老妈信不信诸天神佛和菩萨我不知道,只是知道从那时起,老妈带着我拜遍了家乡所有的寺庙道馆庵堂。老妈是个传统的,善良的女性。老道的那一句信则有,不信则无。让她磨穿了不知道多少双鞋底。而我,也被她抱在怀里不知道拜了多少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