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超品美男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34本章字数:1567字

    这座繁华的都市充斥着金钱、物欲、浮躁,也是朝气、蓬勃、现代的代名词。

    一墙之隔的历史博物馆内,梁语嫣穿过浮华,感受到的却是厚重、深沉,它的发展、成长是一部血泪史,没有讲解员,一幕幕生动的场景诉说着它包裹在繁华中的沧桑。

    这是一部用文字无法表达的沉重。

    十里洋场的奢华与普通民众的贫困劳苦,衙门里站着的洋人与跪着的大辫子国人……历史的巨浪滚滚扑来。

    梁语嫣心口有一团郁气,穿过小桥流水,眼前陡然一亮。

    前方板凳上一溜三座人形雕塑,两个衣衫陈旧的老人,与一个时髦的西装男士。

    远看,坐如钟,身姿挺拔,近看,这是怎么一张鬼斧神工的脸啊!

    雕塑师一定把毕生见过的最好看的五官安在了这座雕塑身上!剑眉斜飞英挺,纤长乌黑的睫毛似可数,一对深邃乌眸,高挺的鼻梁,略丰润却性感的嘴唇,细腻的肌肤不见一个毛孔。尽管是一尊雕塑,却让人从他身上感受到冷硬的气势,和翩翩的绅士风度。

    梁语嫣屏住呼吸,瞪大眼,与雕塑的一对黑眸大眼瞪小眼。

    这绝对是她见过的最极品的男人,超品大帅哥!

    她快感动哭了,设计师竟然想到给感性爱哭的女士在最后的参观中发福利!

    她伸出手,正欲捏一捏美男的脸,雕塑身上冷硬的气势仿佛突然变得凛然不可侵犯,不容人亵渎。

    梁语嫣做贼心虚,讪讪放下手,左右看看,赶忙离开。

    走出博物馆,将下阶梯时,她突然想起来,她忘了给美男雕塑拍照!

    梁语嫣割肉似的心痛,回头望一眼博物馆高高的招牌,心想,不知道现在回去拍照,检票员会不会再收她一张门票?

    视线下移。

    她惊悚后退一步,那尊雕塑……那尊雕塑……活了!

    强烈的失重感袭来,伴随一声石破天惊的惨叫。

    “啊——”

    ……

    “啊——”

    民国XX年,阮公馆。

    丫鬟小厮们对最近几天,每天早上阮大小姐的一惨叫,从惊悚到淡定,洒水的洒水,扫地的扫地,打情骂俏的打情骂俏。

    唯一担心的大概只有与梁语嫣同榻的阮母。

    “秋秋,又做噩梦了?告诉娘,说出来就不怕了啊。”阮母轻拍双眼呆滞的女儿,阮丛秋。

    没错,梁语嫣穿越了。

    被超品美男雕塑大变活人,给吓得一脚摔到了百年前的上海滩!

    阮丛秋就是梁语嫣,梁语嫣就是阮丛秋。

    梁语嫣装死,拒绝做阮丛秋,拒绝一朝回到解放前。

    “秋秋,秋秋,秋秋……”得不到女儿反应的阮母惊慌失措,按着老方法,不断喊着她的名字。

    俗称,叫魂。

    梁语嫣发呆,过了两分钟,她确定阮丛秋的魂儿喊不回来,只好对这个可怜的母亲说:“……娘,我没事,魂儿在呢。”

    她翻身爬起来,坐到象牙白的梳妆台前,从镜子里看一眼满是欧式贵族风情的华丽卧室,再对比一下脖子上青色的勒痕,蔫蔫地对跟在她身后,拿起象牙梳给她梳头的阮母说:“还是那个噩梦,我走到一丛人形石林里,石头人活了过来,攻击我,把我挤成肉饼了。”

    阮母打个哆嗦,丢下梳子,搂着她喊“我的儿,我苦命的儿啊”。

    梁语嫣暗暗无语。她已经说了七次同一个噩梦,阮母每次哭得一模一样的伤心欲绝,玻璃心,伤不起。

    她想捂住耳朵,还是没敢,只捂住脖子上的勒痕。

    窗帘拉开,明净的玻璃窗打开,阳光和小鸟的叽叽喳喳一起挤进阮母的啜泣中。

    迎着阳光,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梁语嫣双手环胸,笑看楼下精彩的一幕。

    叶晏双膝跪地,正对她的房间,阮海东挥着鞭子,一鞭子一鞭子抽在那个倔强的背上,大声的叱骂清晰传遍整个阮公馆。

    “我养你十八年,不是让你给我女儿受气的!小兔崽子,你爹要还活着,看不抽死你!你以为翅膀硬了,能飞了?你给老子说话,给秋秋请罪!……老子还没死呢,你就敢在外面玩女人,你想上天是不是?”

    梁语嫣掏掏耳朵,阮海东不愧与阮母是一对恩爱夫妻,两口俩跟演循环闹剧似的,阮母哭了七个早上,阮海东打骂叶晏七个早上。

    她每天早上醒来,如果不是看到脖子上勒痕渐渐变淡,她会以为自己掉进了一个“循环回到穿越第一天”的天坑中。

    叶晏直挺挺跪着,任由鞭子抽打,纹丝不动,他缓缓抬起头,视线与梁语嫣对上,犀利,冰冷,直穿人心。

    梁语嫣心中一寒,瞳孔微缩。

    他嘴角扬起一朵诡异的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