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喊山哨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43本章字数:3108字

    丝绸之路,这条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有名的通商之路,它穿戈壁、过沙漠、越高山,一路绵延,承载了渊源流长的华夏文明,留下了许许多多的传说和故事,也由此诞生了许多与神灵鬼怪相关的职业,沙漠里的沙绺子、戈壁滩上的滩把子等等。

    喊山哨子也是其中的一个,是专司镇守祁连山里那些邪异鬼怪之事的职业。

    我的家乡在丝绸之路的中段,背靠着祁连山,一个叫九家窑的镇子。世代靠着祁连山讨生活的九家窑人,经常会在进山的时候遇到很多邪异的事情。正因为如此,便诞生了喊山哨子这个职业。

    我家是喊山哨子的世家,我爷是,我父亲也是,传到我这一辈时,已经是第十五代了。

    喊山哨子一向是被人极其敬畏的。在那个年代,爷和父亲的威名在丝绸之路沿途的许多镇子上被广为传颂,提起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会竖着大拇指感叹一句:“这爷俩,了不起!”

    也许是因为职业的缘故,这么多年过来,我记不清有多少人向我打听过丝绸之路上发生的奇闻怪事,他们都想从我的嘴里确定一下,“那些事是不是真的”。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现在是科技文明的时代,无神论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可是我的职业良心却使我没有办法告诉他们:不要相信鬼神之说。因而末了,只能拿“有真也有假”这样没营养的话搪塞几句。

    世上有太多的事情不为人知,有太多的事情不被人信,但也有太多的事情必须有人去做。我知道我如今所做的事情,普通人听上去也许只是消遣,但对于我来说却是责任。因为我没有办法忘记父亲暴毙时的样子和他曾跟我说过的话。

    按理说,父亲作为喊山哨子的传人,本该是专门克制邪祟妖孽的,但是他最终却死在了邪祟的手里。

    这件事像个谜一样,让我疑惑了很久;也是这件事,直接导致了我后来继承父亲衣钵,立下了要扫清世间一切邪祟的志向。这么多年来,我虽然走的很累,但心里从来没有后悔过。

    父亲走的那天,他还担任了村里陈付父亲葬礼的丧仪,因为要跟父亲学习治丧的一些规矩,所以我一直跟父亲在一起。

    葬礼结束后,父亲被主家留下饮酒,他在九家窑人的心目中地位很高,无论到了谁家都自然是座上宾。加上那天他还是葬礼的丧仪,主家招待他喝酒也是极平常的事情,我平时对此也早已是习惯了,因此葬礼结束之后我便独自回家了。那个年代的农村没什么夜生活,加上我当天也是累了一天,所以早早地就睡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我睡的很不踏实。似乎是睡着了,又像是没睡着,就是在这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下,父亲来到了我的屋里。

    他进来以后,默不做声地坐在我床边上看着我。我以为他是喝醉了,让他早些睡去。父亲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是该睡了,就是想醒也醒不过来了。”

    我听着心里闷的慌,不懂父亲是什么意思,加上困意很浓,便随意嘟囔了一句,转过身去接着睡觉。父亲却又说话了。他说:“你生在喊山哨子家里,是你的命苦啊!我到今天算是熬出头来了,可是以后要熬的人就是你了。”

    他说:“世道要变了,你以后要面对的,比我和你爷要艰难的多,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啊。你太容易相信人了,以后凡事要多长些心眼,想的周全一些。”

    他还说:“别让你爷再出去拼了,好好在家里养老吧。别想着给我报仇什么的,你爷老了,他也干不动了。你跟着爷去把我捞出来葬了也就算了,其它的事情,等你长大以后再说吧。”

    我睡的迷迷糊糊,听的也是断断续续,也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离开我房间的。一直到我被一股冰凉的感觉激醒时才发现,我的被窝褥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都湿了。

    睡是睡不成了,我心里纳着闷,正准备换一床被褥时,屋子的门却开了,走进来一个人。我转过头一看,顿时就被吓的睡意全消了——进来的那个人是陈付的父亲,当天我参加的就是他的葬礼。

    陈付的父亲是在喂牛的时候,被自己家里受惊的老黄牛给踩死的。他走进我屋里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身上还沾着牛粪,到处都是牛蹄印子,右半边的脸血淋乎拉的。

    我心里吓的突突直跳,大着胆子问他:“陈爷,你咋来了?”

    陈付的父亲眼睛直勾勾地看了半天才说:“你爹让我给你带信来了,他让你和你爷到马营河里捞他去呀。”说完了也不待我搭话,转身就出了屋门。

    我听了以后心里一下子就急了。出生在喊山哨子家里,神神鬼鬼的事情,我从小就是耳濡目染的,见到死了的陈付父亲进来,我心里虽然害怕,但却明白这是“鬼托事”。

    许多人生前有许多未尽的事情,死了以后心里不甘,会想方设法把自己生前的愿望执念托付给活着的人,这就叫鬼托事,我见到听到的很多,所以他的话,我自然深信不疑。

    但是他给我托的不是他自己的事情,却是父亲的事情,加上之前父亲在我床边跟我说的那些话和我无缘无故湿透了的被褥,几件事联系在一起,我心里就怕的要命。

    见到陈付父亲走出了屋门,我急忙追了上去,又问:“陈爷您刚才说什么?我爹他怎么了?”

    陈付父亲一边木然地向前走着,一边跟我说:“你爹让你和你爷到马营河里捞他去呀,他被淹死了。”

    听了他的话,我的头皮顿时就跟炸开了一样。这话如果是一个活人来跟我说的,我可能不但不会相信,还会劈头盖脸地骂他。但这是一个死人来告诉我的,却不由得我不相信。

    人可以骗喊山哨子,但鬼不敢。

    我心里又惊又惧,一时有些慌神。稍稍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绪,这才想到赶紧去喊爷。

    我正准备去敲爷的房门时,爷却已经穿戴整齐出来了。我一见爷,眼泪就忍不住地流了下来,哽咽着对爷说:“爷,刚才陈付他爹跟我鬼托事了,说爹淹死在马营河里了。”

    爷的脸色特别阴沉,他抖了抖披在肩膀上的褂子,说:“我已经知道了,去找三根草绳来,咱们去马营河。”

    马营河其实不是条河,因为里面并不是经常有水,称它为峡谷也许更加贴切一些。

    只有每年立秋前的七天,马营河里才会淌水。但是在这七天里,九家窑每天都会死一个人,这个现象千百年来从来都没有变过。九家窑的人把这七天称为七魂出关,在大家的心目中,这七天里死的这七个人,都是给河神献了祭了,他们被河神收去当了仆役,所以河神就会保佑九家窑来年风调雨顺。

    父亲暴毙的那天正好是七魂出关的最后一天。但他本不应该死的,因为在他之前,那一年的七个人已经死够了,陈付的父亲是第七个,他死了以后,当年的七魂出关已经算是彻底结束了,千百年来的经验告诉人们,立秋之前九家窑是不可能死人了。

    可是父亲偏偏就成了第八个。

    当我和爷赶到马营河里,找到父亲尸体的时候,我的心里便升起了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

    父亲的尸身平躺在浅浅的一层淤泥里,嘴里鼻子里灌满了沙子,脸色青紫青紫的,眼晴瞪的很大,像是死前遇到了极为惊恐的事情一样。

    我见到父亲的尸身,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忍不住哭嚎了起来。

    父亲淹死在了一层刚刚没过脚面的淤泥里,那点儿淤泥就算小孩子摔在里面也不会要了命。尤其是,父亲死去不到五六个小时,但尸体却像是在水里泡了好多天一样,浑身已经浮肿,还散发着隐隐的尸臭。

    我哭的伤心,爷却没有掉一滴眼泪。他站在父亲的尸身边上,脸色黑沉地看着夜色里黑黢黢的马营河,双手使劲地攥着拳,攥的骨节咯蹦咯蹦直响;嘴唇不住地颤抖,牙关也紧紧地咬着,看上去像是恨极了什么人的样子。

    我哭嚎了很久,爷突然一把就把我拎了起来,黑沉着脸说:“黑娃子,莫哭了,咱们领你爹回家!”

    爷说完,拿过了我带来的三根草绳,把父亲的尸身绑在他的后背上,迈着蹒跚而又坚定的步伐,一步一步向着我家的方向走去。

    我跟在后面,眼泪怎么也收拾不住。那时我不知道父亲的暴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我从此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从小便没有母亲,是爷和父亲把我养大的,多少年以来,我早已习惯了父亲的保护,不管是遇到什么样的难事,一想到父亲,就觉得充满了力量,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一向强大的父亲会突然之间以这样的方式倒下。

    父亲暴毙了以后,九家窑的人没有一个人前来哭丧,是爷一路背着父亲的尸身,把他葬在了桃核泡子边上的。连父亲的棺材,都是爷命令祭河坡子上的鬼献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