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4本章字数:3282字

    刘强走到我身边,说这个病人他知道,因为她住院的第十天左右吧,人竟然消失了。家属找医院要人,闹的不可开交。

    我翻出病历,见首页上记载着:吕莉红,汉族,28岁,是本地人。时间显示

    刘副队长找刘强问询更详细的情况,我则坐在一边思考着下一步要做的工作。

    刘强和刘队长谈完后,我就把他喊出了病案室。

    “走吧,我们再呆在这没什么意义,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去查吧!”

    “杰哥,有个事...”

    “啥事说,别吞吞吐吐的。”

    “就是田书记...她给我又打电话又发信息...你看...”刘强表情尴尬地看着我。

    “以后别再碰这事了记住没?否则迟早惹祸上身。把你手机给我。”

    我拿过刘强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息,内容是:半夜十一点在屋里点三根香,烧88只银纸元宝,再在屋里四个角落撒小米一把,然后对着四个角落拜三拜,念“生人勿怪,诸鬼莫欺,叩拜回转,从此归去,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然后我把手机还给刘强,让他把短信发给田书记,让她今晚照做就是了。

    刘强忙把短信转发了过去,然后装起手机问:“杰哥,咱俩下一步干吗?”

    我看看时间尚早,就让刘强带我去大坯山上玩一天,晚上继续查。

    “晚上查?晚上查什么啊?”刘强不理解地问。

    “晚上的事晚上再说,不过你提前跟弟妹请好假,要不又该怀疑你....”我没说下去,望着刘强笑了笑。

    “杰哥看你说的,俺现在跟着你学好了,是大大的良民,嘿嘿!”

    我们一直玩到了晚上七点多才开车往回返。

    不管接下来事情发展如何,大坯山我总算已经看过了,了了心愿,剩下的就是认真做事了。

    “杰哥,去吃点东西吧!吃过饭后我们再去那?”

    “去你们医院!”

    “这么晚再去医院?还查什么?”

    “不查什么,去医院睡觉。”

    “什么?”刘强看了看副驾驶位置上的我。

    “好好开车,吃饭时再跟你说。”

    吃饭时,我跟刘强说了自己的打算,晚上就睡在他们医院外科4号病床的病房里。还告诉他,如果他害怕,可以不去。

    “杰哥,你非得睡那干嘛呀?外科那个病房一直都没用过。”

    “没用过?为啥?”我问。

    “也是怪事,从上个月开始吧,只要是住这个病房的病人,都说房间有鬼,后来病房就不再用了。”

    “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医院院委会当时开会说过要严守这个秘密,所以我就没说,也是觉得如今医院闹鬼闹的这么凶,这件事也属于其中之一,不算很重要的线索。”

    我没表示什么,而是催他赶紧吃,吃完马上就去医院。

    晚上八点半,我和刘强到了外科病房。刘强让护士打开了2号病室的门,2号病室一共三张床位---4床、5床、6床。4号床位紧靠最里边。屋里长时间关闭着,有股刺鼻的味道,而且给人感觉很阴冷。

    “让护士铺两套被褥,我睡4床,你就睡5床怎么样?”我问刘强。

    “我,我还是睡6床吧!杰哥,你真不怕啊?”

    “怕了咋调查啊?我今晚想用这种方式试试能不能和她沟通。

    “她?鬼吗?”刘强说出此话后忙捂住嘴,往屋周围看了看。

    “杰哥,老人说闹鬼的地方忌讳说鬼这个字,不然会被鬼上身的。”他停了一会儿后压低声音说。

    “你已经又说了三个鬼字了,今晚小心她爬上你的床!哈哈!”

    “杰哥你可不许吓唬人哈,再吓唬我,我今晚就不陪你了。”

    “人正鬼也惧,再说我们又不是病人,阳气十足,怕她什么?”我在护士新铺的4号床上躺下来伸了个懒腰。

    “对了,咱们路上买的东西你拿上来没?”我突然想起了路上买的一面镜子。

    “看我这脑子,在车后备箱呢,我拿去!”刘强急忙跑出了病房。

    几分钟后,刘强上来了,把镜子在他床边放好后,他拿出一瓶酒,然后拧开对着瓶口猛灌进去半瓶。

    “你犯酒瘾了?”我问。

    “不是,喝多了一睡着不啥都不怕了嘛!”他放下酒瓶,边擦嘴边说。

    “你喝晕了真有事了还咋帮我?忘了吃饭时我跟你说的了?”

    “没事杰哥,我这酒量,再喝半斤也是随叫随醒。”

    我直摇头,叮嘱他赶紧睡,要不到时万一真叫不醒就麻烦了。

    他关了门和病房里的灯,然后就躺了下来,没过多久,他的呼噜声就此起彼伏地回荡开了。

    我闭上眼想着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如何应付。

    不知不觉中,我似乎也睡着了,但依旧能感觉到周围的动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朦朦胧胧地觉得自己飘浮了起来,耳边同时响起了“嘎吱嘎吱”的响声,我想睁眼可是怎么努力都睁不开,四肢也一样,怎么都动不了。我心想坏了,是“鬼压床”了,于是舌尖顶住上颚,同时默念:“唵,嘛呢叭咪吽!”我的眼睛可以睁开了,我转头一看,惊的瞬间一身冷汗,我忙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了窗户框!

    原来,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我的身体半浮着,下身已经在窗户外边了!

    “刘强!刘强!”我大声呼喊着,可他的呼噜声丝毫没停的意思。

    不能靠他了,我双手死死抓住窗框,开始尽量大声地诵读着:“泰山大神携令到,一令木雷到,二令火雷行,三令金光雷炸响,四令冰雹造你身,五令地火斩你脚,雷火地火圈你身,泰山压身无翻起,吾奉神兵火急如律令。”

    咒语念完,我的身子猛然下坠,我忙尽量后仰,同时双手垫在脑后,只听“咚”的一声闷响,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一下可真够狠的,差点把我摔的背过气去。

    过了一会儿,我缓过了劲,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心里想着这个女鬼来者不善哪!而且怨气很重,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我真是低估她了。

    我想走过去叫醒刘强,走到5号床尾时,双脚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由于惯性,我一下扑倒在地。

    我倒地后急忙翻过身回头去看,但光线太暗根本看不清楚,感觉像是两只手!我迅速掏出手机打算打开电筒,就在这时,抓着我的那两只手开始用力,一点点地把我往4号床下拉。

    “刘强!刘强!刘强!”我边喊边打开了手机电筒!灯光瞬间照亮了我脚边的东西,一个女人!长发盖着整个脸,正趴在地上双手抓着我的脚往床下拉!我本能地想用脚把她踢开,可两只脚却怎么都动不了。情急之下一切咒语都记不起来了,那一瞬间我想着自己这次肯定难逃一死了,可我死了刘强呢?他能幸免吗?突然,我脑子里闪过刘强的话:“闹鬼的地方不让说鬼字!”如果我喊这个女鬼的名字呢?可她是不是就是那个失踪的吕莉红呢?管不了那么多了,试一下也赌一把。

    “吕莉红!”我大喊了一声。

    女鬼马上停了下来不再拉我,但突然间,她一下冲到了我身上,头发完全把我的头给罩了起来,而她的脸,和我的脸之间最多只有两厘米的距离。

    那是我至今见过的鬼脸之中最为清晰的一张,皮肤苍白中透着暗绿,眼睛是两个空洞又深邃无底的黑洞,鼻子则完全没有,只是一个朦朦胧胧的黑色阴影。我感觉到她的阴气正一点点地侵入我的皮肤里,我的身体像掉进冰窖一般瑟瑟发抖。

    我觉得自己这一招应该起了作用,就鼓足勇气,又轻声喊了一声:“吕莉红!”

    我刚喊出口,她就猛然长大了嘴巴,发出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刺耳尖叫,同时眼睛里流出一种分不清颜色的液体,把液体似乎就要滴落在我的脸上了,我索性闭上了眼睛,想着到了这一步就随便吧!我隐隐感到自己脸上凉了那么一下,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正站在外科病房的过道里,过道里偶尔有个护士走过,她竟然从我的身体穿越过了过去!我惊恐地再次跑到她前面,她无视地又一次从我身体间穿过!天哪,难道,我已经死了?

    “4床的吕莉红,你怎么还不关灯睡觉?”一个护士走到我前面,对我右边的一间病房里说。

    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难道是梦?我试着咬了咬舌头,不疼,但几秒钟后疼痛的感觉又突然袭来。延迟疼痛!明白了,我心里豁然开朗,我的魂魄一定是进入到了一段过去的空间里,也就是魂魄穿越了时空到了过去,是吕莉红的吗?

    这时,吕莉红走出了病房,就是她!吕莉红!

    “护士,我出去到医院门口的24小时便利店买点吃的去。”她走到护士站对一名护士说。

    “这么晚了又饿了?快去快回哈!”

    吕莉红哼着歌走向了电梯间,我跟了上去。

    她进了电梯后按了一楼,电梯开始下降,到了六楼,电梯停住了,门打开后,一个人走了进来,竟是保卫科的赵科长。他看样子是巡逻呢,手里拿着巡逻登记本。

    他进了电梯后站在最里面,刚开始他翻看着巡逻登记本,等他合上登记本后,我发财他的眼神一直在前面站着的吕莉红身上转悠,接着,他竟然偷偷伸出手在吕莉红屁股上摸了一把。吕莉红被吓坏了,转身就给了赵科长一耳光,大骂他是流氓,并嚷嚷着要报警让他蹲监狱。

    赵科长突然拿出一样东西顶在了吕莉红身上,只听她“啊”了一声后就晕了过去,赵科长马上架住了她,并伸手按了一下楼层按键,他按的是-1楼,也就是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