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4本章字数:2596字

    “蒋师傅,我们同路吗?”黄爷爷不理师傅,转脸问蒋师傅。

    “我们走西城门,你们呢?”蒋师傅问。

    “那不同路,我们走南门,后会有期,你们先走一步吧!”黄爷爷拱手告别,蒋师傅拱手让了一圈后,带着那个女子走了。

    “益明,臭小子,走吧,这次不装了吧?!”黄爷爷挖苦师傅道。

    师傅苦笑着,向带路的两个女子示意,她们马上转身疾速上了街道。

    “黄师傅,您请!”师傅礼让着。黄爷爷哼了一声,转身也随着两位女子的方向走了下去。

    到了断城南门,正赶上一列队伍被鬼差押解进城,我们赶紧站在一边让开了道路。

    “如果这世道,怎么都喜欢轻生了!”黄爷爷感叹道。

    “黄爷爷,您是说,这些都是轻生人的魂魄?”我问。

    “是啊!最前面那个鬼差我见过几次了,他是专门押解各地轻生者魂魄的差吏。”黄爷爷指了指队伍前面一个红头发的鬼差说。

    “轻生者的魂魄是不是真的一定要入地狱经受各种酷刑啊?”我好奇地问。

    “当然...”师傅刚说了两个字,黄爷爷就抢着说:“当然当然,投胎做人要靠很大的修行才换来的,况且父母生育养育自己又是不易,所以自行了断生命,第一,蔑视父母的生养之恩,第二,无视六道轮回的严肃性,第三,给其他阳世人带来苦难。所以,要被带入地狱经受无数的刑罚折磨。”黄爷爷摇头晃脑地解释了一番。

    “那什么时候可以脱离地狱呢,师傅?”我为了给师傅找回面子,就专门问师傅。

    黄爷爷气的小胡子撅撅着,扭过身装作听不见。

    “阿杰,我记得以前师傅就给你说过吧!自杀的魂魄先被带入阴间第一站,也就是断城,一般70天要被带到曾经自杀的地方再自杀一次,经受良心的折磨。等到亲人因为自己自杀所造成的伤痛和阴影完全消除后,再被带入下一站,依据生前的善恶,看进入何处,自杀者的恶业是要加倍惩罚的,所以除非生前总是行善,否则大多数几乎都会进入地狱。”师傅解说的很详细,惹得黄爷爷不住地咳嗽。

    队伍终于全部过去了,我们出了城,黄爷爷在城门前和先前打招呼的那个老鬼差告别,我和师傅也和他拱手别过。

    过了桥,两位带路女子在前,黄爷爷紧随其后,接着是师傅,我依旧在队尾,我们加快了赶路,恨不能一下就返回阳间。

    正走时,空中似乎传来了呼唤的声音。

    “师傅,您听!”我提醒师傅。

    这时声音再次响起,这下我听清了,是晓欣的声音!她喊道:“师傅,师傅,您能听到吗?您写的纸条要的那几样东西我现在就要烧了,您能收到吗?师傅!师傅!”

    黄爷爷也听到了,他回转身走到师傅身边问:“益明,你小子又搞的啥名堂?”

    师傅赶忙陪笑,说道:“老人家,您还是生我的气呢!也怪我,我自己的能力,没办法带阿杰到阴间,刚好阿杰找来你要给我转寿,我就想用这个机会让您带阿杰到阴间走一趟,增加他的见识和术功,来之前,我晚上趁晓欣睡着时写了张纸条,放在枕头下边了,因为知道路上尸狼不好对付,就让她扎几只黑虎,然后还写了施法的咒语,这样就能烧给我们用,看来纸条她发现的晚了点,要不,来时也不用您老那么费劲了!”师傅的解释似乎勉强让黄爷爷满意了,他捋着小胡子,点了点头说:“看来真是后浪推前浪,益明你小子竟然会黑虎开路的法术,老人家我这次是真正认识你了,行,底货还真就不少!不过益明,这招是不是偷学人家北茅派的?”黄爷爷又恢复了老小孩的脾气,歪着头挤眉弄眼地要师傅老实交代究竟是不是偷学的。

    这时,空中突然传来几声虎啸,声音震耳欲聋,嗡嗡作响!

    “来了!来了!”师傅赶紧右手拇指压住中指置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诵着某个咒语。

    接连又响起几声虎啸之声后,眼前突然黑影一闪,面前就突然现出四只大的出奇的黑色老虎。

    “益明,这,也太夸张了点吧!整这么大,你还不如直接弄几头大象过来呢!”

    师傅没说话,继续念咒,四只黑虎摇头摆尾神气十足,但眼睛似乎一直闭着。

    “益明,老虎的眼睛你没给念开眼咒?”黄爷爷问道。

    师傅停下念咒说:“老人家,我念了,可,其中有一句记不太清,这不刚试了几次都不行!”

    “哈哈哈哈,你小子,算了,我来吧,给我说说你用的哪一派的唤魂术,我好选咒。”

    师傅报了个派别,黄爷爷一愣,说这派的东西你怎么也会?师傅说纯属偶然,以后再细说。

    黄爷爷不再追问,略一思索,就开始大声诵读咒语。他的咒语刚一念完,四只黑虎一起嘶吼,同时眼睛猛然睁开,我们眼前顿时红彤彤的,虎眼竟然赤红颜色,眼光所到之处如探照灯般投去直直的一条红色光柱。

    “行了,老爷子,还是您行,给黑虎开了魔天眼,这下更不怕那群尸狼了!”师傅由衷赞叹道!

    “别拍马屁了小子,赶紧上路,两只虎在前,两只在后,走!”

    两个带路女子听到指示后继续疾速往前赶路,两只黑虎紧随着她们俩,而我的后边,两只硕大的黑虎高昂着头,不紧不慢地贴着我前行。

    “低头,抓好!冲,赶紧冲过去!”师傅声音颤抖着吼道。

    黄爷爷左手抓着黑虎的毛皮,右手抖开了那条长鞭,说时迟那时快,头狼眼看我们到了面前,就和最前面的几只尸狼同时一跃而起,黄爷爷的长鞭也准时甩了出去!头狼被一鞭击中,身子重重地摔在了路边,黑虎很迅速地躲避着迎头扑来的尸狼,在夹缝里拼命地往前奔跑。身后,传来另外三只黑虎的咆哮声和狼群的吼叫声,同时还有尸狼的哀鸣声。

    黄爷爷的长鞭不停地在挥舞着,他尽力为黑虎打开道路,但尸狼太多了,黑虎的腿部不知被尸狼咬了多少口,每咬一次,黑虎的身子就会颤抖一下,但它奔跑的速度却一点都未受到影响,由于奔跑的速度过快,那些跃起来的的尸狼有些被它撞飞,有的被它一口咬住瞬间四分五裂,有的被黄爷爷的长鞭抽中摔向一边...

    突然,黑虎惨叫了一声,同时身子侧歪了一下,我回头看去,头狼,它竟然追了上来,而且一口咬住黑虎的左后腿不松口。

    “黄爷爷,后边,快!”我大喊。

    黄爷爷发现了情况,甩手一鞭,但鞭竟然被一只挑起的尸狼给咬住了,黄爷爷险些被拖下虎背,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黄爷爷的胳膊。那条尸狼咬着鞭子不松口并且拼命往后拽。

    “老爷子松手吧,要不会把你拽下去的!”师傅喊着让黄爷爷松手。

    “不行,没了鞭子我们就彻底没招了!”黄爷爷死死拽住长鞭不撒手。

    胯下的黑虎似乎体力不支了,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师傅,师傅,黑虎它要不行了!”我一边抓着黄爷爷,一边喊着师傅。

    “难道真要在阴间把命送了?”师傅看起来已经无计可施了,绝望地看着继续增加着的狼群。

    后边的三只黑虎似乎已经倒下了一只,另外两只听到了我们胯下黑虎的哀鸣声,努力想靠过来救援,但狡猾的尸狼如浪潮一般扑上去,就是不让它们俩个靠近我们。

    黄爷爷的手被长鞭勒出了血,终于体力不支,撒手扔了长鞭!同时他仰天长叹了一声,绝望之情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