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4本章字数:3143字

    我不相信我们爷三会葬身在阴间的尸狼之口,但又真的无计可施,万一胯下的黑虎倒下,潮水般的尸狼就会瞬间把我们三个撕成碎片!怎么办?怎么办?

    书上说,在阴间有难要召唤阴灵相助才是最好的办法,召唤阴灵,对,召唤阴灵!我脑中闪过这个念头后马上跟师傅和黄爷爷讲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召唤。

    黄爷爷此时已经完全绝望,有气无力地说:“试试吧!我念咒,你们俩跟我一起学,看咱们爷三谁能招来吧!”

    “黄爷爷,您快点行不?”我急的直想哭。

    黄爷爷强打精神念了起来,但声音很低,我俯下身听着,听一句就大声学一句,师傅似乎也心不在焉,跟着念错了一句咒语,可我已经没心思纠正他了!

    咒语刚念完,黑虎身子猛然前倾了一下,师傅身子一歪掉了下去,我本能地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

    “师傅,抓紧,抓住,黄爷爷,快,快拉!”

    黑虎的身子开始摇晃,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前方,传来尸狼哀鸣的声音,还有众多的狗叫声!

    随着声音,我看到从远处飞快地冲来一支队伍,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是狗!对,就是狗!狗叫声一时铺天盖地,压过了尸狼的怒吼和哀鸣声!

    有一只狗跑在最前面,异常勇猛,它第一个跑到了黑虎身下,一口咬住了头狼的脖子,头狼忙松了口不在咬住黑虎,转身和那条狗斗在了一起,我俯下身仔细看去,那条狗好眼熟啊,那是....是它?真的是它!我一时兴奋得差点从虎背上蹦下来。

    这时,黑虎浑身颤抖了一下,然后身子一歪向左边倒了下去!

    “跳!”黄爷爷扯住师傅的胳膊跳了下去,我忙撑起身从黑虎右侧跳了下来,然后迅速跑到了师傅身边。

    头狼搏斗间隙看到了我们这边的情况,引颈长啸了一声,于是众狼放弃和狗群的恶战,全部转身向我们三个扑了过来。

    两只尸狼一跃而起扑向了我和师傅,倒地的黑虎突然一声怒吼,抬起头撞飞了一只尸狼,又张嘴咬住了另外一只,接着,它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很闷的声响,头轰然倒地!

    狗群此时冲了过来,并迅速把我们三个围在了里边,包围圈越来越大,而狼群也在拼命地往里冲着。尸狼的体型比狗的庞大的多,一只狼冲过,就有几只狗应声倒下,但紧接着又会有狗义无反顾地扑向尸狼。

    头狼身边围着十几只狗,其中就包括第一只咬住头狼的狗,它此时已经伤痕累累,但它却依旧身先士卒地一次次扑向头狼拼命撕咬。

    狗和狼战斗得异常惨烈,死亡的狗或尸狼的尸体,会在极短的时间里逐渐化为泡沫瞬间无影无踪。被围在狗群中的我们三个被眼前的场景深深震撼着。

    头狼明显体力不支了,它不时转过头看一眼我们这边的情况,当看到狗群渐渐展开反攻时,它突然仰首嘶吼了一声,狼群像突然入定一般全部停下望着头狼,头狼再次吼叫了一声,于是狼群立即全部转身向西退去。

    狗群见尸狼们不再恋战,便也不再追赶和撕咬,纷纷驻足原地看着狼群退去。

    头狼最后一个离开了战场,当它走到我们面前时,转首盯着我看了几秒钟,我被它看的后背直冒凉气!头狼看过,突然怒吼了一声后,就一瘸一拐地追赶同伴去了。

    “小子,头狼刚才可是记住你了,以后千万小心!”黄爷爷不安地叮嘱我。

    这时,我们周围的狗群逐渐闪开了一条通道,一条狗从通道中间直直地走到了我们前面。

    “师傅,看,是黄毛!”我兴奋地跑了过去。

    那第一个冲到我们身边和头狼拼命的正是黄毛!

    黄毛也紧跑几步到了我面前,我蹲下身看着它,除了刚刚恶战留下的伤之外,黄毛竟然一点都没变!

    “黄毛,真的是你!”我伸手抱住了它。

    黄毛在我怀里哼哼着,头不停地往我身上蹭,

    “黄毛,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们!”我扶起黄毛的头,发现它满眼的泪。

    “它,就是我们超度过的救了晓昕的黄毛?”师傅走过来问。

    “是啊师傅,就是它,就是黄毛啊!”我哽咽着说道。

    “多亏了它还有这些冥卫犬,要不...它叫黄毛是吧!难得,它生前就有灵性,要不也不会做冥卫犬的头领。”黄爷爷又在摇头晃脑地评论着。

    我查看着黄毛的伤势,师傅说没事的,它们的伤很快就会自行恢复。

    师傅说完就往回走了几步,查看另外的三只黑虎,它们和我们骑坐的黑虎一样,都已经倒下了,身体被撕咬得惨不忍睹。师傅默默念了句什么,四只黑虎的身体便轻轻飘了起来,到了半空中后,突然瞬间化成了灰,那些飞灰旋转着消失在了无边的黑色天幕深处。

    黄毛突然转过身叫了一声,另外一条狗走了过来,低头从黄毛脖子里咬下了一件东西,并递到了黄毛嘴里。

    黄毛转首对着我扬起头,我看到它嘴里衔着一个很小巧的铃铛,是农村那种从小就给狗戴上的廉价小铃铛。

    我接过小铃铛,见黄毛泪流不止。

    “黄毛,你是想让我把铃铛交给晓昕吗?”

    黄毛点了点头,然后毅然转身,对着狗群叫了几声,狗群马上全部转身向树丛中跑去,黄毛跑到树丛边,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很凄婉地叫了一声后,就转身跑进了树丛里。

    “阿杰,我们该走了!”黄爷爷喊了我一声,我收回望向树丛的眼神,擦着泪,于黄爷爷和师傅重新上路了。

    我们三个人情绪都很低落,谁都不愿意说话,默默地跟着带路的两个女子前行着。

    两个带路的女子非人非鬼更非妖,从不说话,但听得懂人言。我在想,如果我们三个死了,她们俩会不会就在阴间的路上永远那样站着,等待主人的吩咐呢?

    我胡思乱想着不知走了多久,突然觉得一股很强的风猛地刮了起来。

    “阴间怎么也有风吗?”我疑惑地问师傅和黄爷爷,他们都没有回答我,我用手挡住眼睛上方往前看去,发现他们俩正一动不动地看着空中。我也抬头看去,那两个带路的女子,竟然被一股旋风吹倒了半空中,她们像极了两片凋零的落叶般,身不由己地瞬间被风吹进了黑色的天幕里。

    “黄爷爷,这风好奇怪!”我大声对黄爷爷说道,因为风声很大,“呜呜”地像很多人在哭。

    “快进树丛避避风吧,要不一会儿也会被刮飞的!”师傅贴近我的耳朵说。

    “师傅让进树丛,避避风再走!”我同样趴在黄爷爷耳边说。

    黄爷爷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风势,然后对我们俩挥了下手后,就顶着强劲的风往树丛里移动。我和师傅随着他也往树丛里艰难移动着步子。

    “趴在地上,快!爬着走!”黄爷爷喊了一声后自己首先趴了下来。

    我和师傅赶紧弓下身子准备趴下,但风势突然又大了许多,我们这时的姿势恰恰成了兜风的口袋一样,身体不由自主地一下被风吹出去很远,落地后又被风吹着翻滚了几次。我隐约听到黄爷爷喊了句什么,但风声太大,根本分辨不清他喊的是什么。

    “师傅,师傅,您在哪?”我眯缝着眼睛,趴在地上往周围寻找着师傅,什么也看不清!原来阴间起的风沙是黑色的,周围就像阳间没有月亮和星星的深夜,就算人和人面对面站着也无法看到。

    我一点点爬动着用手摸索着寻找师傅,我坚持着不停地找,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始终找不到师傅,也再没听到黄爷爷的声音,我实在累的爬不动了,就趴在地上歇一会,然后继续爬动着寻找。

    当我又一次累的趴在地上闭眼休息的时候,风竟然突然停了,快的让我诧异。

    我忙睁开眼,风真的已经停了,眼前也亮了很多。我咬着牙站起身,发现眼前的景物怎么这么陌生啊!

    眼前,是一座形状奇异的山,石头均是黑色的,山的形状真的有些不好形容,它和我们在阳间见的所有奇形怪状的山都不一样,简单描述,它远看就像一个无头的人半坐着!山上生长着一种很奇怪的植物,一人多高,粗细不一,没有枝和叶,有竹子般的环节,顶部生有一种果,或者说更像是此植物的头,小的如乒乓球,大的比篮球还要大上一圈。

    “黄爷爷,师傅,你们在哪啊!”我呼喊着。但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呢!

    我看了看山势,并不陡峭,于是就开始从山脚寻找容易上去的路径,找来找去,我发财竟有一条小道!看痕迹似乎经常在用,踩的很平整。

    我沿着小道开始往山上爬去,这山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爬,很快就到了山顶,到了山顶我举目往前看去,前面是一个山坳,隐约似乎还有房子,而且我竟然看到好像还有炊烟!不可能啊,这是阴间哪!会不会是师傅和黄爷爷?我心里一喜,觉得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俩,于是决定马上下到山坳里去。

    我扶着一棵植物想喘口气就开始下山,当我想收回手时,却怎么也拿不掉了,手像被沾上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