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4本章字数:2644字

    “杰哥,这有个山洞、咱们快进去躲躲!”大宽说完一把拉住我就进了山洞。

    “大宽,不行,快出去,尸狼万一封住洞口,咱们就麻烦了!”我往后坠着身子说。

    “对呀!看我这脑子!”大宽停下拍了拍脑门,然后又拉住我往洞口跑。

    刚到洞口,黑压压的狼群就上来了,虽然洞内光线暗,但起码没有白雾,所以当洞口哪些狼脑袋显露出来时,我心里暗叫一声坏了!狼群进来了!

    “杰哥,快,咱往里跑,说不定有出路呢!”大宽一把拎起我就往里面跑去。

    洞似乎很深,跑了没几步,发现主洞分成了四个。

    “这...杰哥快说走哪一个?”大宽着急地问。

    “哦...随便吧...左边第二个!”我胡乱选了一个,刚到小洞口那,两只尸狼瞪着红色的眼睛竟从里边走来出来。

    “快跑,往最左边的那个洞跑!”

    大宽跟着我跑进了最左边的洞里,跑几步后我回头看了看,它们竟然没有追!

    “大宽,先别跑,不对劲,今天这些尸狼怎么这么反常啊!”我越想越觉得奇怪,就喊大宽停下。

    “咋了杰哥?”大宽停下来走到我面前问。

    “我跟这些尸狼打过交道,它们凶残至极,按说,今天咱们俩其实早该挂了,可是,它们似乎并不急于吃掉咱们,好像,好像是故意把咱们俩赶到这里来的...”

    正说着,洞内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狼嚎声,震得洞壁的土直落。我和大宽忙抬起头往洞里看去,发现两束如灯笼般的红光渐渐靠近了我们俩,我定睛一看,顿时明白了八九,但同时也彻底绝望了。

    从洞里走出来的,是尸狼的头领!

    我已经清楚今天尸狼们怪异举动的目的了,它们就是为了把我赶到尸狼头领这里。

    狼是十分记仇的动物,上次正是我招来了冥卫犬,才使尸狼功亏一篑,所以那次临走时头狼曾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记下了仇,看来,今天它们这么费劲,就是为了圆头狼的梦---报仇雪恨!只是我不清楚,头狼究竟打算如何处置我。

    我正在胡思乱想,大宽突然抽出长鞭挥了过去,鞭也甩到了,却一点声响都没有,我看了过去,发现头狼竟一口咬住了鞭梢!

    大宽也吃了一惊、骂道:“奶奶的,你还会武功咋滴?给我送口,把鞭还给俺让俺抽死你!”他用力往这边扯着。

    “大宽,快松手!”洞内突然传出说话声,而且,是古云的声音!紧接着,古云真的走了出来,他站在尸狼头领身边,指着大宽说:“傻小子,松手,狼头领不会伤害你的。”

    “古叔叔?你,你刚才跑哪去了?你咋站在它那?”大宽吧嗒吧嗒那对暴眼珠子,一脸诧异地问。

    “傻小子,今天的事与你无关,你赶紧回去,要不别怪古叔叔不客气。”古云亮了亮手里的斩灵剑说道。

    “原来你是叛徒啊!你咋和尸狼尿到一个壶里去了!没俺的事?有谁的事呀?”大宽问道。

    古云没理大宽,转首对着我说道:“你师傅可曾对你提起过刘俊明这个名字?”

    怎么又是刘俊明?我心里直纳闷。

    “我听过这个名字,但师傅没有说究竟和刘俊明有什么瓜葛。前不久我见过一个阴魂,自称叫刘俊明...”

    “你见过我哥?可是在自在沟?”古云很惊讶地问。

    “不错是自在沟,那个是你哥?你...”

    “我当然是他的弟弟。”

    “可你姓古,他姓刘啊!”

    “古云这个名字是秦王赐的,我原名叫刘博明,你师傅叫刘益明,我哥叫刘俊明,你难道从名字就没悟出点什么吗?”

    经他提醒,我突然醒悟了,都是刘姓,而且后字均为明,难道,他们有亲缘关系?

    “小子,我来告诉你吧!我和你师傅是表兄弟,我爹排行老大,你师傅的爹排行老二。当初,你师傅为了独吞我们刘氏祖传的一本《易阴易阳术》,就用茅山术害我们兄弟俩,使我哥死后无法入轮回,只能做孤魂野鬼,你说这样的仇我该不该报?”

    “你和杰哥师傅有仇找他报去,关杰哥屁事啊!”大宽搭言道。

    “哈哈哈哈,杀了他徒弟,没办法救他,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俺咋没发现你这么心狠手辣呢!今天有俺在,看你敢!”大宽脖子耿耿着,瞪着古云。

    “就你?哈哈哈哈,不是看在你爹的面子,早收拾你小子了!你最好闪到一边去,要不连你一块儿宰!”

    “来吧!大宽爷爷我从小就没怕过谁哩,俺爹俺娘除外哈!”他说着就要往古云身边凑合,就在这时,尸狼头领一跃而起,一下把大宽压在了地上,两只前爪按着他,张开大嘴就要咬。

    “慢着!古云,你放了大宽,至于我,随你的便,不过大宽完全无辜,求你放他一马。”

    “是他自找没趣!好吧,狼头领,把他扔到洞外去,但别让你的属下伤害他。”

    头狼叫了一声,一只尸狼进了洞,头狼又低低地叫唤了几声,那只尸狼便用嘴衔住大宽走了出去。

    “开始吧!”我看着古云说。

    古云冷冷地笑了笑,然后对头狼说:“狼头领,他也是你的仇人,怎么办随你。”说完就往后退了几步。

    头狼转过身,两只红红的大眼盯视着我,一步步向我走了过来。

    我要说不害怕,那纯粹是瞎话,换谁估计都不会坦然处之。但我还算清醒,于是就想拖延时间,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呢!师傅说过我每到危难时就会有人相助,不过人是不可能了,会不会有魂魄在关键时刻相助呢?

    想到这,我忙喊了句慢着!

    “你又有啥事?”古云走近些问。

    “你说我师傅霸占了你们祖传的书,有何凭证?我不相信师傅会做出这种事。”

    “书本来就是我家的,要什么凭证?你师傅要不是偷学了我家的秘籍,怎么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等等,我听你的意思,你并没见到那书一定就是我师傅拿的?”

    “是没亲眼见过,可你师傅用的风水和茅山术里的一些方法只有我家的秘籍里才有。”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难道你家书里写的别人都不许会啊?”

    古云冷笑了几声后说:“你小子少跟我转花花肠子,你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也是白费。”

    “我怎么样无所谓,但真正可悲的不是我,是你!”我脑子里急速转动着。

    “我可悲?”古云不解地问。

    “你知道在自在沟里时刘俊明怎么说你吗?”我随口瞎掰着。

    “我哥?说我什么?”古云皱起眉头问。

    “他说你仗着有把斩灵剑自以为有多了不起,其实和他相比你狗屁不是,还说如果不是你会拍马屁,说不定现在做斩灵使的就会是他了!”我对自己杜撰的故事相当满意,也看出古云脸上渐渐升起一股怒气。

    “你给我住口!小子,你少在这胡说八道,我哥绝对不会这样说的。”

    “我敢当面和他对证,他还说,父母从小就宠着你,他打小就恨不得杀了你!因为你让他从小就不得不忍气吞声,受尽了窝囊气!”我说的如鱼得水,越编越像那么回事,连我自己都快相信这个故事了。

    古云沉默了,他仰首长叹了一声,说道:“我哥他说得对,他的确受了很多委屈。”

    “啊?”我很意外地喊出了声,怕他怀疑,就赶忙又说:“没想到,你的良心总算没全部泯灭,还知道你哥他受的苦!”

    “我对不起我哥,真的对不起我哥!”他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尸狼头领似乎等的不耐烦了,摇着头长长地怒吼了一声,然后双眼瞪着古云。

    古云听到头狼的吼声后止住了哭声,他擦了擦泪水,然后抬起头问我:“你还有什么说的没?”

    我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