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5本章字数:2824字

    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我们除了观察周围居民外,几乎无事可做。

    中间也出去才买了一些必备的东西,全由邵楠列好清单,我和邵俊分几处购齐,邵楠专门交代不可以在一个地方一次性买齐,原因嘛不言而喻。

    邵楠很敬业,常常半夜三更还站在窗户前,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并且还凑时间趴在桌子上绘图,撕了画,画了再撕。我们几个也帮不上他什么忙,就为他专职服务,端茶倒水递烟,就连黄爷爷偶尔也会给邵楠偷偷泡上一杯茶。

    第四天,一大早邵楠就表现得很兴奋,他察看了汽车后备箱采买的工具,又仔细看了一遍图纸,然后在房间“郑重”宣布,晚上十二点半准时开始。

    等了三天,当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心里竟七上八下地打起了鼓,毕竟不是讲故事写小说,情节随意杜撰,生死全在笔端,这可是要亲身体验盗墓笔记了,性命攸关,不多想又怎么可能。

    邵楠看出了我们的内心,说害怕可以,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不过今晚不必过于担忧,我们今晚的工作只是探虚实,真有,就先把洞打好,没有,就赶紧闪人。

    邵俊一通激将法加稳心战术,大家的士气又给鼓了起来。

    “阿成,你留下,这是昼夜两用望远镜,你负责查看工厂周围的动静。还有这个,高精度防干扰对讲机,频段我都调好了,大家每人一部,我教大家怎么用。”

    几个人围住邵楠,看他演示用法。

    “黄爷爷,您带着黑灵在厂子周围转悠,如果有突发情况,你们负责干扰对方制造混乱,以便给我们逃走创造时间。”

    黄爷爷点了点头,黑灵“汪汪”地叫了两声,尾巴大幅度摆动着。

    “邵楠兄,您如果生在解放前,绝对是优秀的游击队员,佩服!”邵俊调侃着。

    “哈哈,老弟,地面上的活我全包了,不过真到了地下,如果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得你们出手,所以这次跟着你们干这活,我特别放心哪!行了,各回各屋吧,抓紧时间睡会。”

    于是各自整理好随身要带的东西并放进车里后,就都躺下了。

    我躺下后又起身到了房间外边,给师傅拨通了手机,问了问家里的情况,师傅说我堂妹阿丽把他和晓昕照顾的很好。我问了晓昕的情况,师傅叹了口气,说晓昕几乎吃不下什么东西,每天阿丽都喂她牛奶、豆浆,还一天两次给晓昕洗身子、涂药,所以让我放心。

    我告诉师傅,今晚就要正式开始开挖了,祈祷下边真的是一座古墓,祈祷里边能有尸兰花吧!

    师傅说无论结果怎样,让我必须平安的回去见他。我理解师傅话的含义,就让他放心,说自己一定平安回去。

    我躺下了,却根本无法入睡,脑子里乱的很,想想这想想那,等到邵楠十一点招呼大家起来时,我第一个爬了起来。

    “我们简单吃点东西,然后隔十几分钟出去一个或两个人,不要同时出去,如果碰到服务员,就说找娱乐夜场去玩呢,千万记住了!”邵楠仔细交代后,我们就开始简单地吃了点东西,然后我和邵俊首先走出了宾馆。

    我们来到了宾馆斜对面我们停车的地方,这里比较隐蔽些,紧靠着一个垃圾转运站,所以人流量相对很少。我们俩坐在车里等着。

    十几分钟后,黄爷爷、黑灵还有邵楠也来了。

    “一会儿跟着我,尽量走快一点!黄爷爷你带着黑灵先走。”邵楠说完拿起对讲机低声问阿成周围的情况,对讲机的音量贴近耳朵才能听到,所以我没听清阿成说的什么,邵楠则听清了,向我和邵俊挥了挥手,说了句:“带着工具,快,跟上我!”

    我扛着三把铁锹,是那种军用野战铁锹,铁锹把比较短。邵俊拿着编织袋、照明灯什么的一大包东西。我们俩跟着邵楠向工厂围墙一处破损处快速跑了过去。

    刚翻过围墙,邵楠示意我们蹲下,然后他观察了一会儿,看并没什么异常,就又带着我们俩往工厂西南角走去。

    夜空中没有月亮,但挂着几颗星星,所以模模糊糊能够分清夜色中物体的轮廓。毕竟已经观察了三天,所以也算是轻车熟路。

    夜色中的工厂并不像白天那么和善,深可藏人的乱草在夜风里摇摆不定,废旧厂房没有门窗的门洞和窗洞就像一只只空洞的眼睛,看着会让人浮想联翩。而且角落里还不时传来几声猫叫声,叫声如婴儿的啼哭,听起来让人脊背直窜凉气。

    “等等!”邵楠正走着突然停了下来,把我和邵俊吓了一跳。

    邵楠观察了一会儿面前的地势,又让邵俊拿出小型照明灯用手围拢住灯光,然后掏出他画的图纸看了看。

    “把灯灭了吧!跟我来!”他转身向右边走去,最后到了一架生锈的搅拌机旁边。

    邵楠和邵俊要过照明灯,然后快速地照了照地面,仅仅两秒,他就按灭了灯光。

    “给我把铁锹。”他向我伸手拿过一把铁锹,然后让邵俊拿出准备好的袋子并撑开,他开始挖了,挖出的土都倒进了袋子里。

    挖了一会儿后,我和他交换了一下。就这样,我们三个轮流着挖。

    “换一把铁锹,再加把劲,应该快到了!”邵楠小声说道。

    挖出的土已经装满了十几个袋子,洞口在邵楠的指挥下挖的是个圆形直径有一米左右,土质不算坚硬,所以并不难挖。

    “咦!”正挖着的邵俊突然小声惊呼了一下。

    “怎么了?”邵楠问。

    “像是挖到了石头或者砖之类的东西上了。”

    “你上来,让我下去看看!”

    邵楠打开照明灯在洞底查看了一番后爬了上来,然后说:“收工,邵俊你去把我的车开过来,车尾对着围墙豁口,咱们把这些袋子里的图搬车上去。”

    我和邵俊也不便多问,等邵俊停好邵楠那辆半截斗的汽车,我们三个便做起了苦力,毕竟我们都不是靠卖力气挣钱的主,所以等搬完这些袋子后,我们三个往地上一坐,连喘气的力气似乎都没了。

    “你们俩,开车远远地找块儿野地把土给倒了,然后回来去宾馆,我把洞口伪装一下,快,再累也得干,车停在这太扎眼,快起来,赶紧的!”

    我们俩在邵楠的催促下费力爬起来上了车,然后朝野外开去。

    等我们俩迈着沉重的双腿进了宾馆房间,邵楠竟已经在被窝里睡着了!

    我不放心黄爷爷,去隔壁看到黄爷爷和阿成也正准备睡。

    “阿杰,邵楠说明天继续,你快去睡会儿吧!天都快亮了!”

    “哦!”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衣服没脱就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睡到中午时分我才艰难地睁开了眼。

    我浑身的骨头似乎都在喊着“疼”。特别是两只胳膊,有点不听使唤的意思。

    “杰哥你醒了?感觉如何”邵俊斜躺在床上问我。

    “感觉?你呢?”

    “一个字-----爽!如果今晚再来这么一次,咱们非爽死不可!”

    这时邵楠从外边走了进来,说道:“如你所愿,今晚咱们继续!”

    “天哪!杰哥救命吧!”邵俊拖着长音吼叫着。

    我拿起枕头朝他扔了过去,开玩笑地说:“杰哥来也!”

    时间转眼间又到了晚上,邵楠让阿成到时就在洞外守着,黄爷爷这次跟着。

    “今晚能进去吗?”黄爷爷问邵楠。

    “应该可以,邵俊,你记得带着胶鞋,如果今晚打透了甬道顶,我们进去前要换上胶鞋。”

    十二点半,我们又按照昨晚的方式分批走出了宾馆。

    等到了挖好的盗洞那,邵楠认真观察了一下,觉得没什么异样后,就扒拉开了他盖在洞口上的垃圾野草什么的,露出了洞口。

    “用绳子拴住我的腰部,我下去后你们拽着点。”邵楠让我们用绳子一端拴在他的腰上,然后跳进了洞里。

    “把锤子和大锥给我,我开始后邵俊你把包里的小棉被拿出来盖在洞口,千万别盖严了。”

    邵楠说完接过工具后就蹲下身子开始干活了,于是洞里传出了“叮叮当当”的声响,声音在安静的午夜特别刺耳,邵俊赶忙用小棉被盖在了洞口上。

    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我感觉脚下踩着的绳子猛然一紧,接着就听到邵楠说:“把我拉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