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5本章字数:2728字

    黄爷爷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然后就让我们用工具撬石门。

    门在我们的撬动下很轻易的就打开了。

    “把顶门石搬下来,卡在石门中间,看它还怎么关上!”黄爷爷一句话点醒了大家,邵俊说老爷子您早该想到了呀,让大家差点没命。

    顶门石放好后,邵楠让大家的照明灯都关了,只留他一个开着,说充的电估计很快就会用完,要节省着用了!

    “来吧,继续干活!”邵楠招呼几个人又开始撬棺材。

    干活的空隙,我眼睛的余光发现我们几个人的影子在墓壁的墙上晃动着,而且影子显得很大,看着让人心里慌慌的。

    天板已经松动了,我使劲撬动着,突然我的手滑了一下,感觉可能有一粒木屑之类的猛然崩进了左眼,我忙直起身用手揉着。

    “咋了杰哥?有事没?”邵俊问我。

    “没事没事,小木屑崩眼里了,你们继续!”我边说边揉着眼睛,很快,感觉东西可能被揉出来了吧,眼不刺痒了。当我睁开眼转动眼珠试试眼里的木屑是否出来时,却突然愣住了,墓壁上我们几个的影子,竟多了一个!我仔细再看,的确多了一个,那个人影就夹杂在邵俊和我中间,一动不动!

    可我和邵俊中间却又并没有人!

    “黄爷爷,您快看墓壁上!”我转首就喊黄爷爷。

    黄爷爷抬起头,刹那间他惊得长大了嘴巴。

    “黄爷爷,您看...”我转身用手指向墓壁,等我看着墓壁时,我一时吓得说不出话了!

    那个影子没了,更恐怖的,就连我们几个的影子也没了!

    “怎么了?”邵楠疑惑地看了看我和黄爷爷,也抬起头往墓壁望去。

    我们三个都愣在了那里!

    “黄爷爷,我们,我们怎么没有影子了?”邵楠用颤抖的声音问。

    “难道...是我估计错了...”黄爷爷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着。

    “黄爷爷,您说什么错了?”我急忙问。

    “还有一种符咒,和震子母邪灵的符咒很相似,也就是起笔的时候不同,一个从左运笔,一个从右运笔,但用途却差别很大。”

    “啊?那,那你快看看您的手机,您不是拍下来了吗?”邵楠着急万分,催他快看手机。

    黄爷爷赶紧掏出手机查看起来,突然,他愣住了,拿手机的手有些抖。

    “怎么样?究竟是不是?”我问。

    “我弄错了,这符是从右开始起笔的,这,这符,这符叫招魔符,如果用在墓室,再施以咒语,这人死后会化成魔,可以附到人身上,吸收日月精华,修炼几千年,就可升入天界。但它必须摄取人的魂魄方能保持自身能量,人的魂魄被它吸取前,影子会自行消失,所以此魔又被称作无影魔。”

    “如果不是邪灵而是魔,那震灵兽又怎么解释啊?”我问道。

    “魔,历来就爱养灵兽,震灵兽所摄取的邪灵能量可以让此魔的道行成倍地增长。”

    “您是说,震灵兽是它的养的?”

    “杰哥,先别说这些了。黄爷爷,这个什么魔,您能对付吗?”邵楠问。

    “魔最会迷惑人的心智被其利用,所以对付它只能靠定力还有修为,佛家心法是它的克星,道家嘛,克制它的方法也有,就是,就是逊色很多。”

    我们都听明白了黄爷爷的意思,邵楠看了看我,我看了看墓壁,又看了看邵楠,最后我说自己可以试试。他们都知道我习佛法,黄爷爷又那样说,我也只能试试了。

    “咦,邵俊呢?”邵楠突然问。

    他这一提醒,我也猛地发觉好一会儿都没看见他了。

    “邵俊!邵俊!”我和黄爷爷同时打开灯往四周照着,可墓室里竟然不见了邵俊!

    “这...你们看!”邵楠的灯光猛然停在了一处,是铜环旁的石门,此时它完全打开着,黑乎乎的门洞像一张怪兽的嘴,让人不寒而栗。

    “黑灵?我的黑灵也不见了!”黄爷爷惊慌地喊了起来。

    “黄爷爷,您静一下,别说话!”我手势示意了他一下,因为我然后也静下来侧耳细听一种几乎很难捕捉到的声音。

    墓室里静极了,我几乎能够听到离我最近的邵楠的心跳声。

    我所说的那种似远还近,若即若离的声音,像是一个女子在缓缓吟唱,如泣如诉,百转千绕,又挥之不去。

    我逐渐被这种歌声所吸引,眼前开始出现了一个诺大的厅堂,堂周宾朋满座,中间几个美丽的女子身着华装在妖娆地舞动着,其中一名绝美的女子,服饰火红,颜色迥异于其她舞女,她且唱且舞,舞姿美轮美奂。她的眉梢带着一份淡淡的愁意,歌声虽如山泉流水般清脆悦耳,却难以掩饰一股浓浓的凄凉。

    突然,一个黑衣人疾步跑进大堂,在居中而坐者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什么,剧中而坐着听完后摆了摆手,黑衣人退在了一边。这人从座位上缓缓站起,走到了身着红妆女子的身前,突然从身上拽出一把匕首,狠狠地插进了女子的心口上!

    女子惊讶地大张着嘴巴,

    我看到她倒地的那一刻嘴角露出了一抹浅笑,似对生命的释怀,又似对自己的嘲笑。

    大堂里瞬间乱作一团,周围的宾朋很多站了起来往倒地的舞女涌来,其她舞女则惊叫着逃出了大堂,突然,我竟然看到了邵俊和黑灵,他们竟站在大堂的一个角落里,呆呆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邵俊!黑灵!”我伸出手大声呼喊着。

    眼前的场景却突然变了,又是一个黑衣人,在一个道观里,我看到他把桌子上一堆银子推过去说道:“我家主人不希望她投胎转世,劳烦您在超度道场做点手脚,如还需要其它的,您务必直言相告,我家主人一定全力配合。”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道人收了银子,送走黑衣人后,他念了句无量天尊!接着轻轻叹息着摇了摇头。

    我又看到了邵俊和黑灵,他们站在道观的正厅房檐下,一脸的迷茫。

    “邵俊!邵俊!”我几乎是拼出全力在喊了。

    “阿杰!阿杰!你怎么了?”黄爷爷摇动着我的胳膊急急地问。

    “杰哥,你看到邵俊了?”邵楠走过来问道。

    “你们,你们没看到吗?”

    “看到啥?你说让我们静一静,我们听了半天,可啥动静都没有啊!”黄爷爷诧异地望着我说。

    我刚要说出自己看到的异象,铜环边的石门里却又传出了响动。我们三个立即躲在了棺椁后边,蹲下身惊恐地往石门方向望着。

    “把你们俩的灯都按灭!”邵楠压低声说道。

    于是又只留下邵楠手里的一盏灯亮着,他不敢把灯光直接照在石门上,而是斜斜地照在了一边。

    石门里的响动越来越大,似乎已经到了门边,邵楠吓得闭上了眼睛,同时低声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我紧盯着石门,隐隐地,我觉得这次门里传出的声音和上次震灵兽出来时的声音有些不一样,似乎有些杂乱无章。

    邵楠哆哆嗦嗦地再次拿出了那把手枪,被黄爷爷给发现了,就以很低的声音说:“这玩意屁用没有,会把咱们都给害死的,给我快收起来。”

    邵楠无奈地收起手枪,然后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并念叨着:“天主保佑天主保佑!”

    我差点被他气乐了,就低声安慰他别怕,要沉住气。

    石门里,慢慢闪出了一个人影!我认真看了看,然后便豁然站起身冲了过去!因为慢慢走出来的,竟是邵俊!

    “邵俊,邵俊!”我惊喜地呼喊着跑了过去,邵楠和黄爷爷也随即跑了过来。

    “真是邵俊呀,你怎么...啊!黑灵,是你吗黑灵!”黄爷爷突然蹲下身带着哭腔呼喊着。

    我低下头,真的是黑灵,就在邵俊的身边。

    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呼唤,邵俊和黑灵似乎都听不到,他们俩始终是一副木木的表情,而且始终都没停下,缓慢地朝着墓门一步步走去。

    我听到邵俊嘴里嘟囔着什么,就把耳朵凑过去听着,他一直在重复一句话:“快离开,否则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