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5本章字数:2581字

    杨万秋眨巴眨巴眼睛,问黄爷爷是不是有办法先把孩子给救过来。

    黄爷爷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好办!可你要记住,老朽救得了他一次,可救不了他一世...”

    黄爷爷说完就站起身进了卧室,然后就让杨万秋的老婆先在客厅等着。

    关上卧室的门后,黄爷爷就让我和阿成各执一把铜铃,分别站在了门边和窗边,接着他就从包里依次拿出所用之物一一摆在了桌子上。

    我看到黄爷爷拿出了两张符纸,然后边念咒边用毛笔蘸一种黄颜色的颜料起笔画符。

    画完符,他拿起一张贴在了孩子的额头上,第二张,他贴在了孩子的左脚的脚心上。

    做完这些,黄爷爷就拿起一块儿很像八卦镜的东西,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右手高高举起那面镜子,镜面对着孩子,从上至下的慢慢移动着。

    “你们俩,开始摇铃!”黄爷爷吩咐道。

    我和阿成于是摇起了手里的铜铃。

    过了有四五分钟的样子,黄爷爷放下镜子,并看了看孩子的右脚脚心,然后,他就往一个类似小酒盅的东西里投入了一些什么,接着就拿起那个小酒盅,对准孩子右脚涌泉穴的位置按了上去。

    黄爷爷开始快速地念咒。一分多钟后,黄爷爷拿起小酒盅并迅速倒扣在了一块儿事先预备好的小玻璃板上。

    “行了,阿成阿杰,收拾东西!”

    黄爷爷边说边取下那两张符,取出打火机给烧了。

    打开房门,杨万秋和他老婆就赶紧走了进来,问黄爷爷孩子的情况。

    “给孩子熬些姜汤,加一些红小豆,估计一个时辰内就会醒。”

    “真的啊!太谢谢您了黄师傅!”

    “别谢,你先把我们送回去,我还有话要问你。”

    “好好好,芳芳,你熬上姜汤,别忘加红小豆,看好孩子,孩子醒了给我打电话!黄师傅,咱们走吧!”

    于是一行人走出院子上了车,朝古宅驶了去。

    到了古宅,我们下车往院中走时,我留心往婆婆的房间看了一眼,依旧闪着一条门缝,但没有发现那对奇怪的眼睛。

    到了房间,黄爷爷随即就问杨万秋:“杨先生,如果你想让我帮你,就必须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我,那样我才能依据症结所在下手,不然,你也看到了,事态的发展可不太妙。”

    杨万秋坐在沙发上连着抽了两支烟,第三支点上后,他终于开口说道:“好吧,我说!杨老大是我堂哥,也是这古宅的主人。五年前,他想投资做宾馆,向我借了五十万,说是一年就还,后来宾馆赔了,他还不上我的钱。我那时就看上了这座古宅,所以...所以就伪造了一份借款合同,又买通了法院的,最后,这古宅就到了我名下。”

    我气愤地瞪着杨万秋,这家伙真是个卑鄙小人。

    “那,你哥杨老大最后怎么样了?”

    “他,他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法院判决后的第二天,他在我大爷,也就是他父亲的坟前跪哭了一上午,最后可能是心脏病发作吧,倒在坟前再没醒过来。”

    “杨先生,除了这些,你还干过别的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没有?如果有,我劝你都说出来,要不我没办法帮你。”黄爷爷看着是强忍着气愤,语音带着几分颤抖。

    “也没有了...”

    “这时候你还瞒着,师傅,杰哥,咱们走,这种人不值得咱们帮!”阿成站起身生气地说道。

    “我说我说!我,我曾经和村里的一个女人相好,后来被她丈夫撞见了,她丈夫去我的厂子里闹,被我的保安给打伤了,后来他又去县城告我,我花钱找人把这事压了下去,她丈夫一气之下,就跳崖自尽了。”

    “还有其它事没?”我问。

    “其它...和厂里几个女工发生关系算不算?”

    “够了!”黄爷爷豁然站起身,一脸的怒气,他指着杨万秋说道:“你,你做这些就不怕受到报应?就不怕遗祸给你的子孙?不要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天地不知,这种侥幸想法会害了你跟你的家人的,你呀你呀!唉!”

    杨万秋噗通一声给黄爷爷跪下了,说他是真的后悔了,他不想自己家人因为他而受到报应和伤害,他愿意自己受到惩罚,求黄爷爷一定要想法救他的家人。

    “你要是真心悔改,我们就一定会帮你,倘若你是欺骗我们,那我明确告诉你,就算我们不追究,那些被你害死的鬼魂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如今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你最好小心点。”阿成指着杨万秋说道。

    “黄师傅,还有这两位师傅,我杨万秋对天发誓,如果从此不学好,就被车撞死、碾死!”杨万秋举起右手发着誓。

    黄爷爷走到杨万秋面前,说道:“你快起来吧!不是看你还有可度的可能,也就不会让你来到这跟你讲这些!杨先生,你记住一句话,叫善恶到头终有报!也是老天想救赎你,要不我们也不会来到你这,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所以,我决定帮你,也帮古宅里的鬼魅早日投胎轮回,莫再害人啦!”

    杨万秋对黄爷爷感激涕零,黄爷爷让他先回去照顾孩子吧,有事再电话联系。

    杨万秋走后,阿成就问黄爷爷:“这种人,真的要帮?”

    黄爷爷捋着小胡子说道:“阿成,你应该明白,这世间的所有事都没有无缘无故发生的道理,只要留心,就会发现冥冥之中总有一种力量在左右着世事的发生,发展和结局,所以才有善恶有报这一说,世人大多不信,所以啊,就更多地滋生出家庭不和、事业不顺、疾病缠身诸多的磨难,世人遇到这种情况总归咎于命不好,殊不知,命大部分是由自己造就出来的,自己做偷鸡摸狗的事,还祈求命运一帆风顺,可能吗?”

    “爷爷,这番话说的太好了!”我由衷地赞叹着。

    “杰哥,你不是爱写东西吗,师傅这段话你应该写进你的文章里才是。”

    我刚要说话,手机突然响了,通完电话后,我忙对黄爷爷说:“爷爷,我老家打来电话,说您来时寄养在我老家的黑灵今天突然很异常,看起来好像特别烦躁,总是对着天空大叫。”

    黄爷爷听我说完后皱起了眉头,阿成也一副很紧张的表情看着黄爷爷。

    “看来,这一场争斗是在所难免了!”黄爷爷叹息着。

    “爷爷,您说什么?什么争斗?”

    “杰哥,黑灵的预知能力特别强,自从跟着师傅,每次和灵异之物有大争斗的前三天,它都会很烦躁,会对天狂叫。”

    “这么说,我们三日后会有一场大的争斗啊?和谁?鬼魅?还是妖邪?”我望着黄爷爷问。

    “现在连我也不知道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所以我才担心!我更担心的是萦绕在古村周围的能量场,太巨大了,给我的感觉,似乎有无数的妖邪之物聚集在一起,如今,我都有点后悔没能带黑灵一起来了。”

    “爷爷,我觉得您这份担心大可不必。”

    “杰哥,师傅说的对,你看古村里,千年古树几乎到处都是,更别说那些古坟、古楼什么的,在这里,就是大白天都让人觉得不太真实,很虚幻!我觉得,这就是阴邪之气导致的!”

    我觉得黄爷爷和阿成说的有点杞人忧天了,这又不是在阴间,何来那么多妖邪鬼魅之物!

    “爷爷,杨万秋的孩子遇到的是鬼魂还是妖邪啊?”

    “是妖!”

    黄爷爷说着让阿成拿出了那只小酒盅,它依旧用玻璃板盖着。

    “杰哥,你看看!”阿成拿到我面前说。

    我低头看去,不仅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