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5本章字数:2551字

    黄爷爷查看了罗经的外盘,然后就收起罗经指着西北角说:“就在这个位置!”

    我把灯光朝黄爷爷说的方向照了过去,发现正是楼梯的位置。

    “走,看看去!”黄爷爷从我手里拿过手电就走了过去。

    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下方,堆积着各种杂物,黄爷爷吩咐我和阿成把那些杂物都给挪了出来。

    二十多分钟后,楼梯下边的杂物总算是清理完了,我和阿成也快变成土人了。

    黄爷爷弯腰走到楼梯下边,认真察看着。过了一会儿,他让我找来了一根木棍,然后用棍子在铺着方砖的地板上逐个敲打着。

    全部敲打完了,黄爷爷对我和阿成说道:“你们看,这一片的方砖全部撬开。”

    方砖之间并没有浇灌水泥,所以不费力就能撬开,当我们俩按照黄爷爷说的位置把方砖全部给撬开并清理完浮土后,一个正方形的木板就暴露了出来。木板以前应该是黑色的,可能由于时间太久,油漆剥落,如今几乎已经分辨不出先前的颜色了。

    “看,这有个眼,以前这里应该装有一个拉环之类的东西。”黄爷爷蹲下身指着边缘正中的一个圆孔说,

    阿成伸出手,把小拇指插进圆孔,然后用力往上一掀,木板竟被他给掀开了!

    一股很浓的腥臭味猛地从木板下方窜了出来,熏的阿成忙用一只手捂住了鼻子。

    黄爷爷似乎对腥臭味毫不在意,他拿着手电往木板下的洞口照了照,我捂着鼻子探头看去,见洞直径有一米,直直地往下而去,洞深大概有三米左右,顺着洞壁,竟还放着一把木梯!

    “走吧!跟着我下去!”黄爷爷说着就准备下去。

    “爷爷,让我先下去,我年轻!”我说着就从黄爷爷手里拿过电筒,然后扶着梯子开始往下下。

    “小心点,时间久了,这梯子有可能不结实。”黄爷爷提醒道。

    我答应着,然后小心翼翼地继续往下。木梯子“咯吱咯吱”地响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散架。

    当我一只脚终于挨着实地时,我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下到底了。

    “阿杰,没事吧?”

    “没事爷爷,你们下来吧!”我说完就转过身,拿起手电朝前方照了过去,手电刚举起来,一张脸突然在我面前一闪!我“啊!”地惊叫了一声。

    “阿杰!阿杰咋了?”黄爷爷着急地问。

    我定了定神,重新抬起手电照了过去,什么都没有!我面前是一个笔直的地下通道,高有两米,宽也有两米的样子。

    “阿杰,别怕,我下来了!”我转身往上看去,见黄爷爷已经开始一蹬一蹬地顺着梯子下来了。

    “爷爷,您千万小心点!”我不放心地嘱咐道。

    黄爷爷转过头看着我说:“你以为爷爷我老了吗?小子,我...”他突然愣住了,眼神里也瞬间布满了惊恐的神情,我瞬间明白他一定是看到什么了,于是就想转身。

    “阿杰,快低下头!”黄爷爷猛然喊道。

    我来不及多想就赶紧身子往下一蹲,与此同时,我感觉一股凉丝丝的风贴着我的头皮扫了过去。

    黄爷爷急急地下了梯子,阿成也紧跟着黄爷爷到了。

    “爷爷,刚才...”

    “估计是一个小妖,我看到他拿着个什么东西朝你挥了一下,就赶紧让你低头,没伤着吧?”

    “我没事的爷爷!”

    “阿成,把那两个辟邪令牌拿出来,你和阿杰一人一个。”

    “那师傅你呢?”

    “不用管我,你们俩小心点就是了,来,手电给我,你们俩走我后边。”

    黄爷爷用手电照着慢慢往前走,我看到洞壁上爬满了一种藤蔓状的植物,它们如绳索般缠绕着铺满了墙壁,随着灯光的闪烁,那些藤蔓似乎偶尔在动!

    正走着,前方突然亮起一束极强的光,我忙用手遮挡在眼睛上方往前看去,见那束光渐渐变弱了,忽然,我看到邵楠竟从光里走了出来,他微笑着向我招手。

    “邵楠?你没死?”我感觉脑袋有些晕沉,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他走了过去。

    就在邵楠的手快要碰到我时,我感觉身子猛然被人向后一扯,同时听到黄爷爷喊道:“醒醒!”

    我似乎做了一场梦般回头看着黄爷爷,他用手电照着我的眼睛问:“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我忙转身往刚才邵楠站的地方看过去,一切竟都消失了!

    “爷爷,我刚才看见邵楠了,笑着招手让我过去呢!”

    “我说你怎么突然古怪地笑着自顾往前走呢,还问邵楠什么的。这是幻象,你们俩都给我精神点,思想要集中。”

    “爷爷,你说这妖之中什么样的最厉害啊?”

    “这话问的外行了,厉害分好多方面,法术、道行、修行的快慢等等,如果单拿法术说事,那还是狐妖最难对付,它们更容易吸收日月的能量,而且天资较好,所以比其它妖修行要快。”

    “师傅,那妖有没有天敌?”阿成在我身后问。

    “那要看是什么妖了。举个例子,如果是蛇妖,你说它应该怕什么?”

    “怕鹰!”我说道。

    “那你们说狐妖最怕什么?”

    “是不是应该怕狗啊?”阿成问道。

    “嗯,所以我才后悔这次竟没把黑灵给带来,也许是天意吧...慢,快停下!别说话!”黄爷爷突然停了下来。

    我和阿成马上站住了,担心地看着黄爷爷和周围。

    暗道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同时,一个很微弱却又非常清晰的声音从暗道的深处传了过来。

    那声音高低起伏很有规律,听着很像是婴儿的哭声,但恍惚又像是猫儿的叫声。

    以我的经验,这很像是胎灵的哭声,那些不曾生产就被人为地扼杀在子宫内的孩子,怨气化身为灵,统称胎灵。它们入夜就无休止地啼哭,一种说法,是因为被母亲抛弃伤心绝望;还有一种说法,是以哭的方式产生一种诅咒,使狠心抛弃它们的父母遭受惩罚。

    “师傅,快看!”阿成指着前方暗道的地上说道。

    我发现那里有十几个闪着亮光的小圆球在移动着。

    黄爷爷的手电立即照了过去,这才看清,竟然是几只黑色的猫!

    “注意点,这是猫灵,也叫黑猫妖,是邪恶胎灵的化身,比一般的胎灵残暴很多。”

    这时,那些黑猫突然全部飞快地爬上了洞壁,在那些古怪的藤蔓上跳跃着向我们三个扑了过来。

    黄爷爷赶紧让我们俩把辟邪灵牌高高地举起来,同时他从腰里一扽,拽出了一把和在阴间用过的那把一模一样的长鞭,不同的,他握在手中这把要短很多。

    一只黑猫怪叫着从洞壁上朝着我们一跃而起,黄爷爷“啪”的一声甩出了长鞭,那只猫惨叫一声被鞭子击落在了地上,另外几只猫似乎害怕了,它们突然停下不动了,全部趴在洞壁上盯视着我们。

    僵持了一分钟左右,我隐约发觉暗道前方似乎有股烟轻荡荡地向我们飘了过来。

    “爷爷,你看那是...”

    “别说话,赶紧往后退,退到洞口去,快!”黄爷爷没回头,小声又急切地说道。

    于是我们三个人快速地向后退着,那几只猫寸步不离地紧跟着我们,而那股轻烟,也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我们飘来。

    终于到了洞口!黄爷爷嘱咐我们赶紧爬上去!

    于是阿成第一个爬了出去。

    “爷爷,您先出去吧!”我拉住黄爷爷的胳膊说。

    “少罗嗦,赶紧上!快点!”黄爷爷有些急躁地说道。

    我迅速转身攀住梯子往上爬去,身后,突然传来了几声鞭响和猫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