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5本章字数:2501字

    当我爬上去后,马上掏出手机打开电筒转身往洞里照去,这时,我看到那股烟已经到了,整个暗道被这股烟笼罩着,根本看不清下边的情形。

    “爷爷!”

    “师傅!”

    我和阿成慌乱地喊着,但下边毫无回音!我们俩急得正准备下去时,一只手突然从烟雾里伸了出来!

    “快,拉我一把!”

    是黄爷爷!我和阿成赶紧抓住黄爷爷的手,一起用力把他拉了上来。

    “快,把洞口盖住,用砖压上!”黄爷爷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把黄爷爷架到了一边,阿成则麻利地盖上了盖子,并重新铺上浮土后用方砖给扣上了。

    “扶我,扶我回房间...”黄爷爷说着头一低“哇”一声吐了一口东西,我用手机电筒一照,吐出的竟然是鲜血!

    “爷爷,您...”

    “先扶我...回房间!”黄爷爷说完头一歪就昏了过去。

    “师傅!师傅!”阿成吓坏了,惊慌地呼喊着。

    “别喊,快,咱们赶紧回去!”

    到了房间,我们把黄爷爷安置在床上躺了下来,我转身倒了杯水,然后扶起黄爷爷喂他喝了两口。

    停了一会儿,黄爷爷慢慢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看着一脸惶恐的我和阿成,勉强笑了笑说:“放心,我,我死不了!烟雾,烟雾里有毒,阿成,把,把那只绿色瓶里的药丸,给我吃一粒。”

    阿成跑到门口,从地上的包里找出了一只绿色的小瓶子,然后倒出一粒交给我,我扶起黄爷爷,让他服了药丸后重新躺下了。

    “把,把你们的,辟邪灵牌挂,挂在门上!”

    我把灵牌递给阿成,他接过去后,连同他那块灵牌一起悬挂在了门后。

    “我,我没事,你们都,都去睡吧!”黄爷爷抬起左手无力地挥了两下。

    能睡的着吗!我和阿成就坐在床边,眼睁睁地守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正坐在床边打盹,忽然觉得窗子响了几下,我抬头看去,见窗玻璃上显出了一张苍老的脸,竟是楼下那位早已故去的婆婆!

    我忙想喊阿成,见他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这时,窗外的婆婆朝我摇了摇头,又挥了挥手意思是让我出来,看来她是不想让我惊动阿成。

    我犹豫着站起身,朝门口慢慢移了过去。

    这个婆婆一直都没有伤害过我们,而且似乎还一直都在照顾我们。想到这,我就毅然拉开门走了出去。

    婆婆还是老样子,微笑地看着我。

    “婆婆,您是...”

    “你们都知道了吧,是呀我就是个鬼魂,今晚我就得去投胎了,走之前来告诉你们一声,明天晚上那些妖物会在古村大闹一场,你们好自为之。对了,你告诉那个倔老头,万不得已时,我住过的房间的床下,在地板下埋着一件东西,会有用的!好了,老婆子要走了。”她说完转身就走。

    “哎婆婆,你为啥要一直帮我们啊?”我忍不住问。

    婆婆停下并慢慢转过了身,她脸上露出一份慈祥的笑容说:“为了报恩!”

    婆婆走了,我怅茫地望着夜空,内心突然觉得有些淡淡的失落。

    “快回屋吧,外边危险!”夜空里传来婆婆的声音。

    我惊醒地忙转身回了屋,并从里边把门给反锁了。

    “杰哥,你出去了?”阿成抬起头揉着眼睛问道。

    ”哦!我去卫生间了!黄爷爷没事吧?”我说着走过去认真检查了一下,爷爷睡的很安稳。

    “杰哥,我刚做了个梦。”

    “少说梦,不然运气会降低的!”

    “这个我知道,不过我梦到楼下的婆婆了!她说我明天晚上可能会死。”

    我忙转过头盯着阿成,发现他眉头真的浮现出一团模糊的黑色阴影。

    “梦里婆婆还说什么没?”

    “好像,说想保命必须饮夫妻树的晨露。”

    “夫妻树?什么是夫妻树啊?”

    “我也不知道啊!所以说出来问问你。杰哥,我明天晚上真会死吗?”

    “婆婆给你托梦就是想救你,所以你会没事的,不过这夫妻树在哪呢?明天一早等黄爷爷醒了跟他说说,让他拿个主意,另外再问问当地人。”

    “好吧!杰哥,抓紧时间睡会儿吧!”

    “嗯,睡吧!”

    可我躺下后却怎么都睡不着,我突然很想师傅,明天晚上一定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争斗,自己能安全撑过去吗?今天晚上黄爷爷一出事,我心里突然没了底,我知道阿成也开始动摇了。

    如果自己明晚万一走了,师傅会怎么悲痛呢?可黄爷爷似乎忌讳我告诉师傅我们所经历的事,这老爷子的心胸并没有外表显得那么豁达,或许,他对为师傅争取阳寿那次的事依旧耿耿于怀吧!

    我思来想去,决定给师傅发个信息,把事情都告诉他,并嘱咐他千万不要给黄爷爷打电话,因为怕老爷子生我的气,他会以为我是觉得他道行不行,怕对付不了那些妖邪。

    编辑好短信,认真审视了好几遍后,我就鼓起勇气给师傅发了过去。这条短信师傅会在天亮后看到的,他应该会立即给我打电话吧,他讨厌发信息,因为他的眼神不怎么好。

    外边渐渐起了风,不知何处一扇没关好的窗户在风中“呼嗒!呼嗒!”地发出撞击窗框的声响,还有风在树枝间吹过的“呜呜”声,而那些摇晃的枝条,在窗外似一条条舞动的游蛇,在窗上映射出一条条恐怖的阴影。

    我,在各种古怪的风声里渐渐睡着了。

    当阿成把我唤醒时,窗外已经泛起了淡淡的亮光。

    “黄爷爷呢?”我见黄爷爷的床上空着,就问阿成。

    “师傅早醒了,刚出去,说是到院子里转转。”

    “哦,黄爷爷完全好了吗?”

    “除了头还稍微有点痛,其它都没事了。”

    “那就好!我去洗漱一下,对了,你问关于夫妻树的事没?”

    “问了,师傅说他知道,是两株缠绕着生长的古槐树,师傅说等你醒了就带我们去。”

    “好,我赶紧洗把脸去!”

    晨光出现,我们在黄爷爷的带领下开始往古村右边的山上出发。

    到了半山腰处,在一处庄院门外的悬崖边上,发现有两株参天大树互相缠绕着,树前立有一石碑,刻着“夫妻槐”三个大字。

    我凑近石碑看去,见碑文上记述着夫妻槐的来历。

    说是那时衡王的一个女儿下嫁到了一户贫穷百姓家,他们的爱情故事感天动地,于是便在他们家门口,长成了这棵奇异的夫妻树,几百年来任凭风吹雨打,依然紧紧相抱,不离不弃。

    “就是这里吗师傅?”阿成问。

    “婆婆梦里说的夫妻树对吧,应该就是它,快点,一会儿阳光照过来露水就没了。”

    阿成从袋子里拿出一大张很大的塑料膜铺在了树下,然后找来一根长棍子,开始摇晃树枝。

    树叶上的露珠纷纷落下,掉在了塑料薄膜上。

    阿成一会儿挪了挪塑料膜的位置,继续往下抖落露珠。

    十几分钟后,黄爷爷看了看薄膜,说差不多了。

    阿成放下棍子,然后我帮忙揭起薄膜的四个角,慢慢把它提了起来。

    阿成拿出一只搪瓷缸子,放在了薄膜下边凸出部分的正下方,然后,他拿出一枚钉子,扎破了凸出部正中的薄膜,于是,被收集起来的露水就通过小孔流进了缸子里。

    阿成端着缸子看了看,然后拿出一个茶杯,把露水都倒了进去。

    “行了师傅!”

    “好,那咱们赶紧回去,还有好多事要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