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6本章字数:3867字

    我和阿成又蹦又跳地吸引着石人的注意力,它对我们俩不断挥舞着钢叉,但镜妖从晓昕身体里逼出后,石人的动作明显慢多了,有点像慢镜头,所以很好躲避。

    这时,黄爷爷把镜妖逼得无处逃遁,镜妖最后竟然逃到了镜子里!

    “快,快把镜子打碎!”黄爷爷大叫着。

    这会儿阿成离镜子最近,于是他转身跑了过去,然后飞起一脚,镜子应声碎裂了。

    晓昕也跑到了石人的脚下,她迅速把符贴在了石人的右腿之上,师傅见符已贴上,赶紧念诵:“天灵地灵定身阴灵,吾奉天命定其勿动,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再看石人,如没电的电动机器人,动作越来越慢,最后,停下了!

    “我的天!累死我了!”我一下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

    我正坐着喘气,阿成突然瞪大眼睛手指着南边的洞壁“啊!啊!”地惊呼着。

    “我的妈呀!又怎么了?”我颇无奈地问道。

    “阿杰,你快过来!”师傅很着急地说。

    晓昕也一脸惊恐地喊道:“杰哥,快过来!”

    我知道一定又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我跑到晓昕身边后才转过身去看,只见南边洞壁上那幅画着火焰的壁画里的火焰竟真的燃烧了起来!而且,一个浑身火红的怪兽正摇头摆尾地从火焰里走了出来。它的头似龙,身子似虎,嘴里时不时地吐出一团团炙热的火球。

    “小心,是龙火兽!”师傅喊道。

    师傅话音刚落,我们面前的棺材突然猛烈地晃动了起来。

    我边往后退边苦笑着说:“这,这回又是啥东西啊?怎么都赶着趟来啊!”

    棺材天板突然“嘭”的一声被弹开并掉落在了地上,晓昕吓得“啊!”地惊叫了一声。

    “阿成,快把东西给我!”黄爷爷着急地把手伸向阿成说道。

    阿成茫然地看着黄爷爷的手问:“师傅,您要啥东西啊?”

    “傻小子,杨老大的尸体尸变了,赶紧给我猫血啊!”

    “师傅,这...来之前您没说要准备猫血呀!”

    “啊?坏了...”

    这时,一条黑影突然“嗖”的一声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黑影停在了我们面前,我用电筒照了过去,见面前站着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头,穿着藏青色的寿衣,头戴藏青色的寿帽,两腮内陷,脸色惨白,闭着眼垂着手,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死尸而已。

    墓穴里猛然响起了“嗷嗷”的吼声,那只火红的龙火兽此时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我们,同时身子下蹲,似乎随时都会扑过来。

    黄爷爷这时喊道:“快拿绳子,捆住杨老大的脚!”

    阿成忙说:“有有有!”随即拿出一盘绳子就往杨老大那跑。

    “傻小子快回来!别离他太近!”

    可黄爷爷的话说的有点迟了,只见杨老大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同时身体向前一纵,双手伸出就掐住了阿成的脖子!

    黄爷爷急忙跑了过去,我们也同时冲了过去。

    我抓住尸体的右胳膊使劲往外拽着,晓昕则站在尸体左侧,死拉着尸体的左胳膊。

    黄爷爷却首先捡起了地上的绳子,然后迅速在尸体双腿上绕了几圈后束紧打结。

    师傅表现得比较从容,在尸体旁站定后,念了几句咒语,接着就朝尸体脖子的什么地方戳了一下,尸体立即闭眼垂手,一动不动了!

    还没等我们喘口气,猛然间红光一闪,只觉得一股热浪就扑了过来。

    “啊!”阿成惨叫一声,被龙火兽扑倒在地,我们急忙往后退去。

    “阿成!”黄爷爷失声大喊着。

    只见龙火兽爪下的阿成瞬间便燃起了火苗,他在火焰里痛苦地扭动着,龙火兽踩着阿成,张开大嘴“咔哧”一口,阿成的脑袋没了!

    “还我徒弟!老夫跟你拼了!”黄爷爷哭着就要往前冲。

    “叔!别过去!”

    “黄爷爷!”

    我和师傅赶紧拽住了黄爷爷!他拼命挣扎着嚷着要给阿成报仇。

    龙火兽这时已经把阿成给吞进了肚子里,它晃了晃脑袋,然后就调转身子把头对准了我们四个。

    “黄爷爷,别冲动,快想办法怎么制服它啊,要不咱们都会没命。”我拽着黄爷爷急促地说道。

    师傅见黄爷爷因为失去爱徒神志已经有些错乱了,就让晓昕拉着黄爷爷退到后边去。

    “阿杰,我吸引龙火兽,你找机会到那幅壁画那,把这瓶子里的东西撒上去,如果此法有效,那咱们就有救了。”师傅在我耳边嘱咐道。

    “师傅,你吸引龙火兽?太危险了,不如,让我吸引它的注意力吧!”

    “不用再争了,师傅可以念避火咒,暂时可以撑一会儿,给,把瓶子拿上!”

    师傅塞给我一个不大的塑料瓶子,然后往前推了我一把,说道:“快去!”

    龙火兽此时正一摇三晃地向我们走来,师傅转身也朝着它走了过去。

    我赶紧攥着瓶子就往壁画跑了过去。

    龙火兽似乎知道我想去干嘛,就猛地调转身朝我冲了过来。

    “大家伙!你过来!”师傅说着似乎朝龙火兽扔了样东西,龙火兽一惊,“嗷嗷”嘶叫着再次转身冲向师傅。

    我冲到了壁画前,顿时感到热气逼人,画面中的火焰发出“呼呼”的声响,而且有无数的火焰纷纷把焰苗伸到了洞壁之外。

    “杰哥,别愣着,快呀!”晓昕喊道。

    “哦!”我赶紧拧开了瓶盖,见瓶子里装的是一种白色粉末状的东西,就举起拿着瓶子的手,准备对着壁画挥洒下去。

    突然,我高举的手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我急忙抬头看去,是藤蔓!四周的洞壁上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藤蔓。我惊恐地挣扎着,但那条藤蔓死死地圈住我的手腕,我感觉骨头都快要被握碎了。

    “阿杰,阿杰,把瓶子里的粉末撒在藤蔓上!”正在和龙火兽周旋的师傅对我喊道。

    撒到藤蔓上?怎么撒?哦,对了!我右手一松,瓶子掉了下来,我赶紧伸出左手接住了,然后迅速对准藤蔓挥了一下,粉末刚一接触藤蔓,它就突然断了,同时从断口处冒出一缕黄色的烟雾,奇臭无比!

    我不敢再耽搁,转身抡起左手就往壁画不停地挥洒着。

    壁画前一时形成了一团白色的烟雾。

    我听到从壁画里传出一种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壁画后的洞壁也在不停地抖动着。

    “阿杰,小心!”是师傅的喊声!

    我一回头,见龙火兽已然跳起向我扑了过来,我已经没时间躲避,就立即蹲下身把眼一闭等着一命呜呼,就在这一瞬间,我听到壁画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随即“轰”的一声后,一切都静了下来!

    “阿杰,快起来吧!”是晓昕的声音。

    我抬起头,见师傅正站在我面前。

    “我没死啊!”我边站起身边自言自语道。当我回过头,见壁画成了乌黑色,而且布满了丝丝缕缕如纸张被揉搓后的痕迹。

    “师傅,龙火兽呢?”我问道。

    “化成飞灰了!阿杰,瓶子呢?”

    “哦!在这!”我赶紧把瓶子递给师傅。

    他举起看了看,见粉末并未撒完,就从地上找到瓶盖,拧紧后装了起来,并念了句:“无量天尊!”

    “师傅,这东西挺管用,是什么啊?”

    “舍利子粉!”师傅说完就朝晓昕和黄爷爷走了过去。

    我也随着师傅走了过去,边走边想:舍利子我知道,如果要用舍利子磨成粉,那得多少才能装满那个瓶子啊?师傅从那弄的这玩意啊?这可是宝贝中的宝贝,怪不得这么神奇呢!

    黄爷爷还在抽抽嗒嗒地哭着,看着让人心酸。

    “叔,干我们这行,难免会有意外,阿成已经走了,您得保重自己的身体啊!”

    “我哭是因为被龙火兽吃了人就灰飞烟灭了,啥都没有了,我可怜阿成这孩子,跟了我这么多年,最后....”黄爷爷蹲在地上再次抱头痛哭起来。

    晓昕背过身擦着眼泪,师傅则长叹了一声,然后一只手扶在黄爷爷的肩头,默立了很久...

    我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墓穴,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说道:“黄爷爷,师傅,我们在暗道已经有几个小时了,杨强究竟对杨万秋动没动手还不清楚,我看,咱们得抓紧时间了。”

    “对啊叔,咱们不能再耽搁时间了!”

    黄爷爷抹了一把泪水,站了起来。

    “把这个东西塞进杨老大尸体的嘴里。”黄爷爷递给师傅一粒类似药丸的东西。

    师傅立即走过去掰开尸体的嘴把药丸塞了进去。

    “来,把尸体放回去!”师傅喊我一起抬起尸体重新放进了棺材里,然后盖上了天板。

    “叔,您看还需要做什么?”师傅问黄爷爷。

    “在坤位钉三根木头橛子,此阵就彻底破了!可,去哪找这木头橛子呢?”

    “晓昕!”师傅喊了晓昕过来,然后从晓昕手里的包里取出了三根木头橛子。

    “正好包里有三根木头橛子呢叔!阿杰,你去坤位钉进地里去。”

    师傅把木橛子交给了我。原来师傅对此墓穴内的可能布局已经知其一二,所以早做了准备,如此,证明师傅在某些方面高于黄爷爷啊!

    黄爷爷脸色略显尴尬,显然也自觉不如师傅筹谋在先的能力了。

    我找了块儿砖把三根橛子都钉进了坤位,然后说行了。

    “晓昕,扶好你黄爷爷,咱们走!”

    走出墓穴,我们在暗道里转了许久,像似迷路了,几个人都很着急,我突然想起杨强曾经在洞壁上划什么时的情形,会不会,是做记号以防迷路?

    于是我开始往墙上照去,这样走了一段后,我突然发现了异样!

    “快看!”我惊呼着!

    “杰哥,这难道是杨强留下的?”晓昕照着那记号问道。

    “嗯,有可能,看,前面还有!”

    我们随着记号一步步向前走着、走着......

    “师傅,看!”晓昕惊喜地指着前方。

    我们向前看去,竟然看到了暗道的入口!我心里的担忧终于放下了,我担忧杨强会吧暗道入口给堵上,不过,还好!

    “太好了,快走!”我兴奋地向暗道口跑了过去。

    当大家爬出暗道后看到头顶蔚蓝的天空时,全都如重获新生般激动不已。

    “快,上楼看看杨万秋如何了!”师傅提醒道。

    一行人赶忙朝楼上走去!

    “师傅,怎么这么静啊?”我边走边说。

    “看看再说!”师傅疾步走进了杨万秋的房间。

    “咦!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晓昕进去后诧异地说道。

    屋里确实空无一人!

    黄爷爷拿出手机拨通了杨万秋的电话。

    当他通完电话后,长长地舒了口气。

    “万秋没事,现在在公安局!我们进了暗道后万秋一直守在一边,当晚当杨强偷偷爬出暗道时并未看到守在一边的万秋,可万秋却看到他了,万秋见他鬼鬼祟祟,就偷偷跟着他,发现杨强蹑手蹑脚上了二楼,到了自己房门前,然后就叽哩咕噜地念咒。于是万秋就一脚踢倒了他,然后喊来了住在楼下装修房子的工人,把杨强绑了起来。”

    “这真是天意,后来呢?”师傅问。

    “杨强也是做贼心虚,万秋审问没多久他就交代了,于是万秋就报了警,并一起去了公安局。现在他和一帮警察正赶回古楼,准备进暗道营救我们。”

    “总算有个结果了,可是阿成...”

    “阿杰!别说了,去收拾东西,今天咱们就回去!”师傅瞪了我一眼。

    第二天,告别了杨万秋后,我和黄爷爷、师傅还有晓昕,就离开了古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