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6本章字数:3083字

    网吧事件结束后,邵俊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当他再出现时,就公开宣布要娶娟娟为妻了。

    我没去参加那场据说相当隆重的婚礼,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尴尬。

    我为邵俊的气魄所折服,他接纳娟娟母子俩一定承受了很多的压力。

    邵俊并不缺钱,所以他不会是贪图娟娟的钱财,那应该是真的爱她吧!我默默祝福他们能真正拥有幸福,同时,也想着邵俊以后一定会因为网吧事件故意躲着我,我们俩很难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可我想错了!

    在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下午,我开着车回家,快到家门口时,发现有辆很眼熟的车正停在我家门前的马路边上。

    我缓缓把车开到了那辆车的后边,看清了是辆黑色豹子,而车牌,正是邵俊的!

    他怎么来了?是来找我吗?

    我犹豫着下车后走进了家门,刚进门,我就听到了邵俊说话的声音。

    进了客厅,见邵俊正坐在沙发上抽烟,他身边坐着一个貌美如花气质高贵的女子,正是娟娟!娟娟身边站着一个正舔食棒棒糖的小男孩,长得虎头虎脑很是可爱,这一定就是娟娟和广斌的儿子吧,长得和娟娟很像。

    “杰哥,你回来了!”邵俊站了起来,娟娟抬起头见到我后脸一红,也站起身喊了声:“杰哥!”然后就让男孩子快喊伯伯好。

    小男孩估计刚学说话,含糊不清地叫道:“啵啵好!”

    天生爱孩子的我忍俊不禁,一把抱起小男孩亲了一口问道:“告诉伯伯,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邵改忻,你可以叫我球球!”孩子一字一句地回答道。

    “球球真乖!亲伯伯一下!”

    孩子在我右脸使劲亲了一下,嘴唇上的棒棒糖弄的我脸上黏糊糊的。

    我又在孩子脸上亲了几下,娟娟走过来接过孩子说:“让伯伯歇会,球球乖,下来玩!”

    邵俊一直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我和球球玩,我把球球递给娟娟后转身看着邵俊,他似乎显得很疲惫,脸上原有的稚气一扫而光,变得沉稳又干练了。看来,爱和责任真的可以改变一个男人,邵俊,已经正式迈入“模式”男人的行列了。

    我微笑着伸开双臂说:“生死之交,无需言语,来吧兄弟,抱一下!”

    邵俊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般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我。

    他在哽咽,娟娟看着我们俩,自己也落了泪。

    重新落座后,邵俊讲起了分别后的经历。

    他当时把我送到家后就又返回了郑州,然后带娟娟去了新乡市精神病医院,一直照顾她!直到娟娟康复出院。

    邵俊这小子太令我刮目相看了!看来,娟娟命中注定该和邵俊结合,或许也只有她,才能让这个浪荡公子变得如此服服帖帖的!

    “杰哥,这次来一是看望你和嫂子,二是想请你帮忙...”邵俊欲言又止。

    “说吧,什么事!”

    “杰哥,我说吧!”娟娟接过邵俊的话说道:“我老家的一个堂哥死了,前天一大早,灵堂里摆放的尸体竟不见了,直到现在都没找到!在我们老家,丢尸体预示着全村都会有灭顶之灾,所以伯父很急,我就想让邵俊去帮忙查查,可他没把握,就想起杰哥你了,他说就信得过杰哥你。”

    “你老家是哪的啊弟妹?”我问。

    “在焦作泌阳的云台村!”

    “什么?你家是泌阳云台村的?”我吃惊地问。

    “是啊!你去过那里吗杰哥?”娟娟问。

    “那,你应该知道离你们村不远的封门村吧?还有幽怪谷、逍遥河,而且,你们那里有几个无人村。”

    “杰哥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啊?”娟娟和邵俊都很惊讶。

    “因为我有个网友就死在那里了!他就是你们焦作市里的,当时一群驴友去那个地方探险,九死一生,回来的人都说打死也不愿再去那里了!”

    “是啊!我们村相对还好些,不过也没剩几户人了!封门村更是邪乎,已经是无人村了,而且进去的人没一个能出来的!幽怪谷和逍遥河也是禁地,几支探险队几乎都没走出来。”娟娟介绍道。

    “杰哥,那,你就别去了,太危险了!我们去看看就回来,也不敢去招惹那些东西。”

    我说道:“据说那里曾是古战场,所以应该是阴魂聚集的地方,太阴还会滋生妖邪,所以网上所讲的决非危言耸听。”

    “那行,杰哥,我们这就走了!等有时间再来看你吧!”邵俊站起身要走。

    我伸手拦住他说:“你是让哥难看是吧?走什么走!我现在就订酒店,晚上住这!我晚上安排饭局,咱哥俩这么久没见面了,你不想跟哥哥聊聊啊?”

    “阿俊,听杰哥的吧,晚上你们哥俩住一块儿,好好唠唠!”娟娟笑着说道。

    邵俊看了看娟娟,点了点头,说行,不走了,也不怕耽搁这一天。

    晚上邵俊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谈话之中看得出他对娟娟的用情之深,还有对于我这个哥哥的愧疚和依赖。

    那晚我和邵俊睡在一张床上,几乎聊了一个通宵。他说其实对云台村那边的情况早就有所耳闻,也明白去那的危险性,不过,这辈子只要是娟娟想让他做的事,就算死他也会勇往直前。

    我始终都在听他讲,讲认识娟娟以来他心态的变化,他对于幸福的重新定义,他想平平淡淡和娟娟相伴到老的梦想......

    这个世界上,人总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改变,或因人、或因事、或仅仅只是因为时间。但这所有的改变都是命运的既定格式,它不会告诉你改变之后的结果。你活着,你告别了曾经,你拥抱一个崭新的开始,无论,这份崭新终究要归向何处。

    也许,活的随意些,才是生活的根本!

    于是第二天,我等邵俊醒来后告诉他,我会与他一起共赴云台村。

    邵俊没有感到意外,而是会心地一笑说:“我预感到杰哥会去的。”

    “邵俊,可我对这次行动的预感并不乐观,也许还是我那草木皆兵的老毛病吧!”

    “杰哥是我的福星,从第一次一起去周口那次我就深信不疑了,所以我们俩在一块儿行动,谁都不会有事的。”

    “但愿吧!我回去收拾东西,然后就出发!”

    我们开着邵俊的车直奔泌阳和晋城市交界处的山河镇,因为云台村就在山河镇的一座深山里。

    到达山河镇时天已是下午时分,娟娟指引着把车开到了山河镇政府隔壁的一个院落前。

    “今晚咱们就住这,这就是我说的一个远方姑姑家,明天一早我们雇辆马车去我们村,那路不太好。”

    于是就都下车进了院子。

    院子不算大,大门朝西,正房四间两层,蓝砖红瓦,看着挺新的房子。院子里有散养的鸡,所以走路要时刻留心鸡粪。院子东南角盖着猪圈,臭味刺鼻。

    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大爷正坐在院子里听收音机,看到我们就赶紧站了起来。

    “姑父,我是娟娟!”娟娟手提着礼品走了过去。

    “哎呀!是小娟呀,他娘,快出来快出来!”老大爷有些激动,接过娟娟递过去的礼品后喊着老伴。

    “哎呀我的老天爷!真是娟子啊!”一个瘦弱的老大妈从屋里快步走出来,她一把拉住娟娟的手就哭了起来,说以为再也见不到啦自己身体不好啦什么的,家长里短的一顿哭诉。

    后来就都进了屋,大爷大妈很是热情,又倒茶又端水果。

    大爷很健谈,我和邵俊就陪他聊天。聊天中得知他叫王栓柱,有两个儿子两个闺女,都在外地,家里就剩老两口。

    中间我提到了封门村,大爷突然一震,脸色随即凝重起来,他抽了口烟后说:“你们最好别去那个村子,娟子知道,我就是从封门村搬出来的!”

    “真的啊?娟娟没提这事啊!”我惊喜地说道。

    “搬出来的都不愿提,你们也别和别人讲。”

    “这个自然!大爷,封门村,究竟是咋回事?真像传说的那么邪乎吗?”我问道。

    “这个...从封门村搬出来的村民有几十户,那阵都说好的死也不能把村里的事说出去,可现如今村子都荒废了,说不说的又能咋地?”

    老人接过我递上的香烟,然后准确地和手上燃烧的半截香烟对接了上,他深深吸了一口后接着说道:“说封门村没鬼,那是大骗子!没鬼咋会有那么多的怪事?没鬼咋都不敢住了?”

    “大爷,您见过没有?”我又问道。

    他看了看我,然后起身进了里间,我诧异地看了看邵俊,他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大爷出来了,手里拿着几张照片。

    “你们看看,这是大儿子从北京回村里时照的几张照片。”

    我接过照片认真看着,第一张照片我就愣住了!照片上是四个人,看着是在一片空地上合的影,奇怪的,是其中两个人竟没有影子。

    “看到了吧!那两个没影子的是我家大小子一起来玩的同学,他们俩回到北京五天后出车祸同一个时间死了,而且还不是在一个地方,你说巧不?”

    我有些震惊,然后拿起了第二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