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7本章字数:2508字

    “邵俊,你听到没?”我在黑暗中问。

    邵俊没说话,我听到他在“悉悉索索”地摸索着什么东西,突然,他打开了手机电筒,并朝门口照了过去,我也转头朝门口看着。

    一个黑影,正贴着地面爬进了我们的房间!

    “是谁?”邵俊高喊一声随即坐了起来。

    “别怕!别怕!嘿嘿,是老婆子我!”

    怎么像那个老阿婆的声音!我这时找到了手机,就也按亮手电照了过去,面前的黑影,可不就是老阿婆!

    她的脸在灯光下惨白如纸,张着没有牙如黑洞般干瘪的嘴巴阴冷地笑着。

    “是阿婆?你半夜跑这干吗?”我坐起身问她。

    “睡那么多觉干啥?死了想怎么睡都行!嘿嘿!没啥事,路过这院,见有个影子在你们窗户前边恍惚,就进来瞧瞧。你们接着睡吧,走了!”

    她说着一抹身就准备走,到了门口又转回头说了句:“把门顶好了,这大半夜的,可不太平了!”说完就小声嘀咕着什么走远了。

    她刚出门,邵俊就立即下了床,然后把桌子移过去抵在了门后。

    “这阿婆,能把人吓死!不知道自己长的恐怖啊,还半夜到处瞎转悠。”邵俊嘟嘟囔囔地回到床上躺下了。

    我起身掏出火机把两盏灯重新给点了上,然后躺下接着睡。

    迷迷糊糊的状态中,隐约听到有人谈话的声音,我以为是梦,就没在意,可说话声一直在持续。

    “杰哥!杰哥!”

    邵俊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的床边,趴我耳边把我给喊醒了!我睁开眼看了看邵俊问:“咋了?”

    “你仔细听听!”他神秘地指了指窗外。

    我屏息凝神地侧耳听着,院里传来了谈话的声音。

    “今晚咋样?”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问道。

    “不行,眼看刘成媳妇脖子就要套绳子里了,被那死老婆子给撞破了引头。”这个说话的是个女的。

    那个男人接着说:“要不你换换地方吧,那个老婆子每次都出来坏你的引头,我估计她是能看见你。”

    “不行,我就在这村死的,只能在这找。”

    “这屋不是有个就要死了吗?你咋不找他?”

    女人叹了口气说:“这个被三儿给占住了,他刚还在这转悠呢!天快亮了,我明晚再来吧!”

    又等了一会儿,再没了说话的声音,邵俊蹑手蹑脚地走到窗根边,轻轻掀起窗扇往外窥视着,看了一会儿,他就回转身坐到了我的床边。

    “杰哥,刚才那女的是不是...”

    “是,她是来找替身的鬼魂!”我摸出烟递了一支给邵俊,自己也点了一支。

    “那个男的也是吧?”邵俊点燃烟后抽了一口问道,我隐约看到他拿烟的手有些轻微的发抖。

    “那个不是鬼魂,应该是个妖!”我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看着邵俊回答道。

    “杰哥你咋知道的?”

    “鬼魂出来找替身不会成双结对,他又不可能是人,不是人又不是鬼,你说他能是什么?”

    邵俊不再言语,烟头一明一暗地闪烁着。我猜他一定在回味着刚刚妖和鬼的谈话,回味着他们谈论说这屋里有个人要死的那句话。

    “杰哥,现在是凌晨三点多了,今天阴历十二,再过四天也就是我的死期了!”邵俊声音很疲惫地说道。

    我劝他说:“别多想,只要咱们找到尸体,你就会没事的。”

    “唉!睡吧杰哥,我困了!”他起身走到自己床边躺下了。过了十几分钟后,我听到了邵俊压抑的抽泣声,我内心无比的酸楚,也生出一丝对生命的茫然和无助。

    我醒来时,窗外已是晨光四射了。我转头看了看,邵俊不在床上!

    “邵俊!”我着急地喊了一声。

    “杰哥你醒了!我在呢!”

    我穿起衣服走出房门,见邵俊正站在院子里抽烟。

    “你啥时候起来的?”我问过后发现了邵俊脚下的一堆烟头。

    “没多久...杰哥,你看这阳光多好啊!空气又这么清新,活着可真好。”

    我看着邵俊,他一夜之间竟然老了好多,两鬓竟多了很多的白发。

    “邵俊,人最怕自己把自己给判了死刑,我们干这行的,应该懂得命由我不由天的道理啊!”

    邵俊苦笑着说:“杰哥,你也不用拿这些来劝我,那些改命转运的道理我也懂,可我以前做太多伤天害理的事了,这是我的报应!杰哥你不是说,人都难逃过因果的循环吗?那我这次就是因为恶业自寻死路的。哈哈,杰哥,人是不是总是开始珍惜某样东西时,就证明他已经失去了这样东西?”

    他说到这转过身看着我说道:“这一夜我想了很多,杰哥,你走吧,今天就离开这,你告诉娟娟,让他照顾好自己和球球...”

    “你给我打住,这些话要说你自己说去。我就纳闷了,你啥时候变的这么不堪一击了?那个自夸自己乐天的邵俊呢?娟娟怎么会爱上你,你根本就没真正爱过娟娟,你一直都在骗她!”

    “什么?杰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这辈子就只爱娟娟一个人,为了她我宁愿去死!”

    我突然激动起来,指着邵俊大声说道:“你知道什么叫爱吗?你情愿认命不做任何努力地去死,情愿抛下她们成孤儿寡母,情愿让娟娟因为失去你痛不欲生,你认为一个女人两次失去丈夫后最终会幸福吗?你还口口声声说爱她,难道爱就是让你所爱的人承受这么多的痛苦吗?”

    邵俊被我激愤的言语说愣了,他满眼痛楚地看着我,然后突然蹲下身痛哭了起来。

    我没理他,让他哭吧,哭出来也许就好多了。

    院门外这时突然跑进来一个人,是个半大小子。他的样子很急,见了我们就喊:“出事了出事了,你们快去看看吧!”

    “出事?出啥事了?”我心里一惊,忙问道。

    “二叔,二叔不行了!”

    “什么?”邵俊忙站了起来问:“怎么就不行了?人在哪?快去看看!”

    “在土地庙那!你们跟着我!”他说完就撒腿往外跑,我和邵俊赶紧跟着他跑了出去。

    终于到了土地庙,远远的我就看到庙门前围着十几个村民,见我们到了他们赶紧闪到了一边。

    “二叔呢?”邵俊着急地问村民。

    “在里边!在里边!”

    我们忙进了土地庙。说是庙,其实就是由三间打通的房子改成的,正对庙门供着一尊土地爷的泥身像,左右两边分别供着观音和关公。

    二叔这时正直挺挺地躺在关公像前的地上,五官扭曲,脸色乌青发紫。他身边围着几个村民,其中就有那个戴眼镜的李叔。

    我俯下身试了试呼吸,又摸了摸脉搏。

    “怎么样?”邵俊问。

    “没事,人死不了的!快,先弄个简单的担架,把二叔抬回去。”

    很快,一副简单的担架就制好了,村民们把二叔抬上担架后,就开始匆匆地往村子里赶。

    路上,我问李叔是否知道是咋回事。

    “今儿一早,你二叔就喊我一起去土地庙,说是你们要看,先打扫一下。这不正打扫呢,他突然哎呀一声就倒地上了,浑身抽搐,快把我给吓死了!”

    我想了想,然后告诉邵俊先回去,并趴他耳边交代了几句,接着就喊住李叔说:“走,咱回土地庙看看去。”

    “这,可你二叔他...”

    “放心,有邵俊跟着回去,我二叔保证没事!”

    “那好那好,走吧!”

    看着邵俊他们走后,我和李叔就抹头又回到了土地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