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7本章字数:2790字

    进了土地庙后,我看了看正中摆放的土地爷泥像,又登上台案转到泥像后边看了看,然后依次查看了观音和关公的泥像。

    “平时你们都什么时候来上香啊李叔?”我拍着手上的尘土问李叔。

    “这可不一定,谁想来就来呗!”

    “观音和关公像是请谁做的?”

    “这不清楚,当初就是村长运回来的,说是让县城的一个工匠做的,具体是谁村长没说。”

    “那走吧!咱们回村!”

    我和李叔到了二叔家院子里时,见二叔正坐在枣树下和一帮村民说话。

    “咦!他二叔,你好了?”李叔见状忙走上前问道。

    “好了,多亏了阿俊。来来来,阿杰,坐这坐这!”二叔笑着向我招手。

    我走过去坐下后问邵俊:“怎么样?都处理好了?”

    邵俊点了点头,然后朝二叔坐的位置怒了怒嘴。

    “阿杰,阿俊说了,这次都亏了你!”二叔感激地说道。

    我扭头看了看邵俊,他耸耸肩做了个鬼脸。

    “二叔,说说,您当时咋就晕倒了?”我拿出烟让了一圈后问道。

    “我那会儿正给关老爷打扫香案哩,就感觉身上一冷,接着啥都不知道了。”

    李叔这时候咳嗽了几声,我知道他这是又要说话了。

    “他二叔,你当时说了句:再不保佑云台村,就把你们给请出去!是不是你冲撞到仙家了?惹仙家生气了?”

    我笑了笑,然后说道:“真正的仙家慈悲怜悯,怎么会害人?”

    二叔疑惑地问:“那阿杰你的意思是,我们村土地庙里没有仙家?”

    我没有答话,转身对村民说:“大家都去忙吧,二叔没事了!”

    村民陆续都散去后,二叔就说道:“说吧阿杰,这里只有你李叔,没外人了!”

    二叔看出了我是有话不便当着众人说啊!

    于是我就不再避讳,说他们村土地庙里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土地爷了,更没有什么仙家。

    “啥都没有啊?”李叔问。

    “有!不过是妖!”

    “啊?妖?”二叔和李叔彼此不相信地对望了一眼。

    “土地爷原本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后来坐进庙里的关公和观音像。它们是没有经过开光的,这种泥胎又被香火供养,就会被妖邪之物占据,吸食香火。你们村的土地估计早被妖邪之物给逼走了。”

    二叔哦了一声,然后说道:“会是这样?太邪乎了!我说怎么从村长把关公和观音弄进庙里后,村里就开始接连死人呢!原来是这样啊!”

    李叔咳嗽了几声,随即说道:“阿杰,这开不开光的俺们也不懂,你就说咋办吧,不能让妖还坐庙里祸害人哪!”

    “土地爷泥像的后背有个洞,洞里有个包,包里装的是中药,这就好比是佛像的心脏,一般三到五年换一次。还有的会在洞里放活物,如蟾蜍、乌龟等等,这都是开光的必要手段。可后来的关公和观音像,前边后边都没有开光用的洞,也就是说,只是个泥胎,根本一点用没有!”

    二叔又问:“阿杰,你说吧,咋着把那些妖给撵走?”

    “让邵俊说吧,这是他的拿手好戏!”我拍了拍邵俊,让他说说。

    邵俊把凳子往前拉了拉,坐稳后说道:“抬二叔回来时,杰哥趴我耳边一说妖邪作祟,我就明白个八九了,这种事在很多村的自建庙堂里经常发生,治理方法也简单,驱走妖邪,奉请正神回庙。”

    “我们需要做啥?”李叔问。

    “先别声张,一会儿你们假装去进香,看到香头很快地燃烧时,证明妖正在吸食香火,你们咳嗽一声,我就闯进去,施法把它们捉住就行了。”

    “走走走,咱现在就去!”二叔急不可耐地起身要走。

    “二叔你和阿俊去吧,这事他手到擒来。李叔你跟我去找下天宝,我想问他点事。”

    二叔和邵俊走后,李叔就带我去了天宝家。

    天宝家院子的院墙几乎都垮塌了,院门却还孤零零地兀自矗立着,门扇歪斜着摇摇欲坠。院里杂草丛生,三间低矮的石砌北屋房顶破了好几处,而且长着许多的茅草。

    突然,一个黄色的影子“嗖”一声从草丛里窜到屋里去了。

    “那是啥?是黄鼠狼吗?”李叔扶了扶眼镜问。

    “看着像!对了,天宝呢?”我在院里没看到天宝的影子,就准备进屋找,

    我刚要进门,天宝突然从门里闪了出来,吓了我一跳。

    “你们找我?”他边啃着一块红薯边问。

    我望着他那只右眼,点了点头说:“是,我找你有点事。”

    “去逍遥河谷是吧?啥时候去都行!”

    我诧异地看着他,见他的右眼正快速地转动着。

    “今天就去吧!等邵俊回来收拾一下我们就走。”

    李叔咳嗽了一声说道:“这时候去,天黑之前恐怕赶不回来呀!”

    “阿杰叔叔就是想在那住一晚,对吧?”天宝调皮地对我眨了眨眼。

    “走吧,回二叔家等着邵俊,他们回来咱就走!”

    “你们先去,俊叔他们还得一会儿才能回来,我一会儿去找你们。”天宝说完就转身进屋了。

    回来的路上,李叔问我:“天宝怎么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啊?阿杰你会看,你说说,他是不是有啥子问题?”

    “李叔,世间一切东西的存在都有它的道理和目的,您心里其实也明镜一样,不过,还是糊涂一些好!”

    “是是是!阿杰你说的对!说的对!”李叔不住地点头称是。

    在二叔院里坐了一个小时后,天宝就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我见他背着一个蓝布小包袱,手里还拄着一根奇异的柳枝制成的拐棍。

    “小宝,你,这是要出家啊?”我忍不住笑着问。

    他没理我,独自在枣树下坐下后摆弄着那根拐杖。

    我走过去蹲下身观察着那根拐杖,见它有一米二左右长,直径应该不到两厘米。顶部像是个龙头,仔细看又不是,说像狗头却又牵强。

    “这雕的是个啥啊小宝?”我指着那个奇怪的头部雕饰问他。

    他抬头看了看我,没言语,低头又继续抚摸着拐棍。

    院外响起了脚步声,接着邵俊和二叔就回来了。

    “二叔、邵俊,都弄好了吧?”我站起身问。

    “都弄好了!”邵俊边回答边看了看天宝,天宝没看见似的继续低头不语。

    “我的天,你不知道当时多吓人,阿俊一进来,庙里就刮起了大风,都睁不开眼!还有怪叫声,瘆人的很。阿俊后来念了一串经,脚一跺,啥都没了,神了!”二叔连比划带说地把过程讲了一遍。

    “哈!还神呢?放跑了一个小妖,以后就等着人家寻仇吧!”天宝低着头自言自语道。

    邵俊脸色一沉,我猜天宝一定是说对了。

    我把邵俊拉倒一边低声问:“真的放跑一个?”

    “哦,当时没想到会有六个,以为就五个呢!第六个是等我收功后偷偷溜掉的。”

    “那,土地爷请回来没?”

    “放心杰哥,不仅请了土地爷,关公和观音像都给开了光了,以后保准不会再有事了。”

    “这就好!你快去收拾东西,我们这就去逍遥河谷,这边我跟二叔说。”

    邵俊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就转身去我们住的院子取东西去了。

    我把去逍遥河谷的事和二叔说了,他有些担心,但并没提出一起去,看得出他对逍遥河谷非常畏惧。

    “二叔,得麻烦您找点帆布,我们夜里如果回不来可以弄个帐篷。”

    “行行行,这个有!要多大你说一下,我让老李去大队部里弄来。”

    我说了个尺寸,李叔就赶忙去大队部去找了。我又向二叔要了两个塑料水壶,一些娟娟带来的饼干。

    邵俊这时回来了,说东西都带来了。我让他再跑一趟,把那箱火腿肠拿来,带上一些做干粮。

    十几分钟后,能想到的东西几乎都准备齐了!

    “行了,邵俊、小宝,咱们出发!”

    二叔和李叔把我们送到了村东路口,我就让他们别送了。

    邵俊回过身说:“如果后天晚上前我们还没回来,就是出事了,二叔,你到时就通知娟娟,让她多找些人去寻找我们的尸体。”

    二叔很严肃地点了点头,李叔咳嗽着,这次却没有说话。

    “回去吧!”我朝他们挥了挥手,然后我们三个就开始向逍遥河谷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