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7本章字数:2993字

    但我仔细看去,却又发现那个孩子并不是在笑,而是在哭!只是由于距离较远看不清楚的缘故。

    就在我愣神的瞬间,他身后的几个孩子突然全都不见了,整个院子就剩下他自己孤零零地在哭。

    我正准备离开时,那个哭泣的孩子竟向我伸出了手,哭着说道:“叔叔,我要妈妈,帮我找到妈妈!”

    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突然跃出一条黄色的大狗,朝着那孩子扑了过去。

    “危险!孩子快跑!”我大喊着就冲了过去,可短短的几米,我却怎么也跑不到近前,眼看着狗把孩子扑倒了,孩子惊恐地大叫着“妈妈!妈妈!”,我拼命地往前跑着,但可怜的孩子,他就在我前面三米不到的距离内,可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狗疯狂地撕咬。

    “滚开!该死的狗,滚开!”我声嘶力竭地吼叫着,但一点用都没有,孩子渐渐停止了挣扎,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喉管被狗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血不停地往外喷射着。

    我精疲力竭地瘫倒在地!

    “滚开!快滚开!”我趴在地上绝望地哭喊着。

    黄狗见孩子不动了,就停止了撕咬,然后扭头跑走了,我望着孩子的尸体,哭得哽咽不止。

    正在我哭得心酸不已时,那个小男孩,竟慢慢坐了起来!他站起身,慢慢转向了我。

    “叔叔,我要妈妈,带我去找妈妈!”他说着向我走了过来。

    当孩子拉住我的手时,我竟然一点都不害怕,我站起身,抚摸着孩子满脸的血污说:“走,叔叔带你去找妈妈!”

    “叔叔,你坐那,妈妈就会来找我了!”小男孩指着太师椅说道。

    “好,叔叔坐!”

    我走过去就要坐,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了小宝的呼唤:“杰叔!杰叔!”

    我睁开眼,见邵俊和小宝正在看着自己,我往四周看了看,自己竟在王家大院门口躺着呢!

    “我怎么躺这了?”我困惑地站起身问道。

    “快走吧杰叔!你刚才是魂被勾走了!”小宝边说边抬头看了看房门里的那把太师椅。

    “我?魂被勾走了?这...”我不相信地看着邵俊,他朝我点了点头。我又随着小宝的目光看了过去,那把太师椅依旧神秘地摆放在那里,似乎在执着地等待着主人的归来。

    “唉!物是人非两茫茫,阴阳两隔添愁肠,他朝若能坐此椅,非阴非阳勿思乡。”

    “小宝,你读的这是谁写的诗?你诗里说的椅子是这把太师椅吗?非阴非阳是啥意思啊?”

    “杰叔,别问这么多了,咱们还要赶路呢,快走快走!”小宝说完抹头就走,我和邵俊不敢停留,忙都赶了上去。

    下午四点二十五分,我们一行三人走出了封门村!

    “回来打死也不走这条道了,得绕路走!”邵俊回头看着封门村说道。

    “回不回的来难说,封门村和逍遥河谷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小宝靠着一颗大树低头摆弄着拐杖说。

    邵俊回过头看着小宝问:“不值得一提?你指什么?”

    “哈!”小宝冷笑了一声后说:“还能指什么?鬼和妖呗!关键是,谷里还有更骇人的东西!”

    “是什么?”我问道。

    “是魔!”

    小宝话一出口,我就愣住了,如果真有魔,就算把我师傅请来,也是九死一生的几率,何况是我!于是我开口问小宝道:“小宝,说实话,我知道你并非人,但也知道你是在帮我们,那你告诉我,你对付魔有必胜的把握吗?”

    小宝抬起头直视着我,右眼眼珠又开始迅速转动起来。

    “杰叔,那我掏实底告诉你,我一点把握都没有!”

    “啊?”我吃了一惊,邵俊则在一边嘿嘿地笑了起来。

    “俊叔,你这么笑,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对付魔?”小宝问。

    “鬼和妖我见过所以我信,但魔...我活这么大从没见过,小宝,你是不是在故弄玄虚吓唬我和杰哥呢?”

    小宝冷冷地看了一眼邵俊,说了句:“妇人之见!”

    “什么?你说我什么?”邵俊又想挑事。

    我赶紧说道:“打住!前面就是逍遥河谷了,咱们把东西检查一下,赶紧准备进谷吧!”

    小宝没言语,把拐杖往肩上一扛,扭头走了。

    “走吧邵俊!”我催促了他一声,然后也转身继续前进了。

    出了封门村,我们就开始下山。

    “看,那就是河谷的入口。”小宝指着山下两座山峦的交汇处说道。

    我看到,一条宽有十几米的河蜿蜒而来,在河谷入口处突然变窄了许多,然后又逐渐增宽着向河谷深处伸展而去。

    天已经彻底放晴了,西斜的阳光照在河水水面上泛起片片的粼光,空气里弥漫着一丝潮湿的水气,吸进去让人倍觉清爽,加上耳边潺潺的水声、美妙的鸟鸣,让人隐隐生出一份身处世外桃源般的愉悦之情。

    “这么好的地方,真不敢相信会有那么多灵异之物。”邵俊感叹着。

    小宝看了看河谷的深处,淡淡地说道:“那是因为天还没黑!”

    我们都不再说话,低头绕开乱石小心地往前走着,到了河谷入口,我看到在山体的峭壁之下竟然有两间房子!奇怪,在半山腰看时怎么没发现呢?

    我看到,房子全部用石块垒成,周围用树枝做成篱笆围起了一个不大的院落,木制的院门敞开着,院落里还有几只母鸡卧在那里悠闲地晒着太阳。

    “这还有人住?”我惊讶地往院子里观望着。

    小宝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径直走了进去,还回头招手让我们赶紧进去。

    “阿亚姐,你在吗?”小宝站在院中喊道,没有人回答。小宝进屋看了看然后就让我们进去坐。

    屋里光线昏暗,但基本可以看的清摆设,屋内有一张八仙桌,几把椅子,全都破旧不堪。靠墙还放着一个木制双开门的旧式柜子,也是特别破旧。

    正对门的条案上放着一个牌位,牌位前有香炉和几样贡品。由于光线太暗,牌位上的字有些模糊,无法辨认。

    我们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小宝拎起八仙桌上的水壶往水壶边四个精致的小茶杯里倒满了水。

    “喝吧,这是好茶,你们这辈子也喝不到这么好的茶了!”

    我是个嗜茶如命的人,听小宝这么说,就端起茶杯看了看,杯里的茶水呈淡棕色,水纹打着旋,同时有一股如幽兰般的香气倔强地直入鼻孔。

    “好茶!”我不由得赞叹道。

    “品一口试试,保证你终生难忘!”小宝笑呵呵地看着我说。

    我慢慢端起送到唇边微啜了一口,刹那间,一切似乎突然就静了下来,我能感觉到心跳瞬间便放慢了节律,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感觉一股舒适的暖流从口腔入胃后迅速在周身放散开来,身体似乎在慢慢变得虚浮,就像脚尖轻轻点地身体就会飘然而起!

    “美!太美了!”我忍不住脱口赞道。

    “我怎么没品出有什么特别的?”

    我睁开眼,见邵俊正诧异地边喝边问。

    小宝看了看邵俊,轻轻摇了摇头说:“俊叔,看来这参悟茶的确名不虚传啊!你品不出此中妙处,证明心不静、悟不深啊!”

    邵俊生气地把茶杯一顿,同时嘴里嘟囔着:“我就不信了,一杯茶就能看出是不是参悟了?竟弄些稀奇古怪的理论来蛊惑人,我偏不信!”,嘟囔完就掏出烟闷着头抽了起来。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同时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传了进来。

    “阿白,姐回来了!”随着声音,一个人影就走了进来,我抬头看去,见进来的是个20岁左右的女子,身高一米七的样子,披肩散发,瓜子脸,小鼻子小嘴,眼睛不大,眼尾上翘,透出万分的妖艳和媚态。

    “亚姐,茶都给你倒上了,快来喝!”

    女子对我和邵俊视若无睹,过来坐下端起茶杯就喝。

    “亚姐,这是杰叔和俊叔!两位叔叔,这是我的表姐,你们喊她阿亚就行。”

    “这不能抽烟,快弄灭!”阿亚瞪着邵俊说道。邵俊弄了个大红脸,不过也没说什么,把烟在地上按灭了。

    “阿白,你们这是要进谷里啊?“阿亚扭头问小宝,小宝点了点头。

    “你真是闲的了,帮这些俗人干啥?再把命给丢了,那修炼这么...”

    “姐!”小宝及时制止了阿亚继续说下去。

    “好好好,姐懒得管你!说吧,找姐是想让我咋帮你?”

    “想借姐你的雷公圈用用!”

    阿亚突然不说话了,小宝见状,起身绕到阿亚身边跪了下来。

    “姐,没你的雷公圈,俺们三个必死无疑,你就借给弟弟用一下吧!”

    “阿白,你真的来的不巧,雷公圈被婆婆拿走避难了,姐没说谎。”

    小宝也愣了,脸色凝重而又绝望。

    阿亚似乎很过意不去,想了想,最后像是鼓足了勇气说:“没雷公圈就没吧!姐陪你一起进河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