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8本章字数:3256字

    我不禁一愣,细看之下,见夜叉腰里挂着阴府腰牌,它竟是鬼差!

    壮着胆子,我问鬼差是不是自己阳寿尽了?它摇了下头,就让我跟它走,说阴府第十殿有鬼魂把我告了,轮转王请我去和那鬼魂对证。

    有鬼魂告了我?这可真是奇闻!可又不敢多问,就赶紧下床穿鞋。

    穿好鞋,见邵俊还在酣睡,再一转身,自己竟也躺在床上睡得熟熟的!原来鬼差是把我的魂魄给勾出来了。

    鬼差催促着快走,我就随他一起穿门而过,到了门外,才看到这门外还站着另外一个鬼差。他见我们出来了,就让我闭上眼,我照做了,接着就感觉似乎有布什么的盖在了头顶,随即身子猛地就开始下坠,而且越坠越快。

    几分钟后,下坠过程嘎然而止,一个声音说道:“回来的真快,走吧,大王等着呢!”

    头顶盖着的东西呼啦一下被揭去了,然后一个声音就说:“你,可以把眼睁开了。”

    我睁开眼看去,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座大殿的台阶前,台阶高有丈余,两旁有翠绿色的护栏,护栏上设有圆柱形的灯笼,里边点着的像似蜡烛,灯光昏暗,无风,里边的火苗却又摇摆不定。

    我抬头看了眼天空,灰蒙蒙一片,似乎遮着一层灰色的雾气。

    身边站着三名鬼差,其中一个上下打量着我,然后走到我近前问:“那个鬼魂状告的原来就是你啊!可我看你也不像什么恶人。”

    另一个鬼差说道:“阳间的人,靠外表谁能分出个好坏?越是长得水光溜滑的越最会是恶人。”

    “行了,咱们别在这瞎扯了,你赶紧去说一声,咱们也好交差。”

    刚开始说话的鬼差扭头就跑上了台阶,我们就站在原地等着。

    这时从台阶右侧走过几十个鬼魂,全部灰色衣裤,被几个鬼差押着往南边去了。

    “何苦呢!在阳间逍遥快活,死了却得下地狱永不超生,整天被虫噬、狗啃、剥皮抽筋,苦不堪言,如今这阳间的人都是咋了?”一个鬼差看着队伍自言自语着。

    另一个鬼差说:“少说话,面前这位可是个活人魂魄,小心泄漏天机被轮转王知道。”

    发牢骚的鬼差看了看我,问道:“你说说,为啥你们阳间人越来越不相信有阴间有地狱有因果轮回了?”

    我一下就被问懵了,是没想到一个阴间的鬼差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怎么办?向他讲述如今的人们是如何没了信仰然后又如何蔑视因果所以为所欲为吗?想想还是算了,讲了有用吗?

    我的沉默使鬼差很不悦,于是他大骂了一通阳间人,说都在造孽,害得地狱不停地增加人手,说不定他自己哪天也会被抽到地狱去当差,每日里除了吃苦就是受累。

    他正骂得痛快,台阶上跑下了那个鬼差,说带我的两个鬼差可以交差回去了,并让我跟他上台阶进大殿。

    大殿和古时皇帝的八宝金殿外形类似,不过墙体和房顶却一律的灰色,看着让人觉得憋闷、压抑。

    鬼差领我进了大殿,刚一进去他就喊道:“大王,阳世人阿杰的魂魄带到!阿杰,往前三步,低头,跪!”

    我赶忙低着头上前三步,然后双膝跪倒便拜,口中同时说道:“大王在上,阿杰给您磕头了!”

    “起来吧!你不用怕,本王让你来只是想问你点事,你先一旁坐下。”

    轮转王对我十分客气,这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心想做为判定魂魄有罪或无罪的第十殿大王,一定霸道的很,未曾想竟是这般和蔼。

    想到这,我胆子也大了许多,就偷偷抬头往大殿正中看去,只见正中高台上的书案后坐定一人,此人面如黄钱纸,一缕山羊胡,眼如豆,眉如帚,一顶官帽戴在小巧的脑袋上,似乎有点大,脑袋一动官帽就晃晃悠悠。

    我想笑,忍住了!心想阳间那些描述阴间十殿之王的书也太能胡扯了,总是把轮转王刻画成一个满脸络腮胡、眼如灯泡、声如牦牛的怪物,也太能瞎掰了!

    轮转王这时说道:“左右,把状告阿杰的魂魄带上来!”

    两旁的几个鬼差答应一声就出去了,很快,他们押着一个魂魄又走进了大殿。

    “大王,魂魄带到!”

    “好!来,阿杰的魂魄我已带来了,你好好看看,是他吗?”

    我抬起头,见一个影子朝我走了过来,我定睛一看,大吃一惊,因为她正是那个曾求我救她,后来在湖边被小怡杀死的女鬼!

    这女鬼瞪着眼走到我面前,指着我说道:“大王,就是他!”

    “好,你暂且退到一边。”轮转王让女鬼退到一边,然后就开始对我进行问话。

    “女鬼告你,说在逍遥谷时你曾提示她,若想不受入地狱之苦就找幽灵怪,才使她被押解的路上逃走,后来被幽灵怪收服,变成鬼妖。还说她犯下这些过失都缘于你的唆使,所以你必须承担罪责。”

    我听完轮转王的叙说后,气得瞪大了眼睛,指着女鬼说:“你...你...”

    “我什么?不是你,千劫以后我还有转世投胎的可能,正是被你唆使,才让我落到永不得转世做人的地步,我的命好苦啊!”她掩面哭了起来,样子楚楚可怜。

    我心里恨的咬牙切齿,最毒莫过妇人心,说的可是真对啊!可小怡明明把她打成飞灰了呀,怎么还会有魂魄到了阴间?

    “大王!”我起身对轮转王深施一礼后说道:“此女在被押往地狱时确是曾和我相遇,那时她百般恳求让我救她,可我不能因救她无视因果,更不可能冒着得罪阴府的可能铤而走险。此女因此怀恨在心,后来不知如何竟投身到了幽灵怪的门下,受幽灵怪的驱使,三番五次对我进行追杀,后来她被我朋友的桃木剑杀死,按说已经灰飞烟灭,不知为何却又在阴间出现,还诬告于我。以上所说都是实情,还请大王您明察。”

    轮转王看着我,须臾后才问:“可有人能证明?”

    “有!邵俊、阿亚、小宝...不对,是紫灵,他们都可证明。”

    “都是人吗?”

    “邵俊是人,其他两位不是。”

    “好!左右,派夜叉把邵俊的魂魄带来,阿杰,你暂且到后殿等着。”

    我被鬼差带着到了后殿的一个房间,鬼差很客气,斟好茶后说让我暂坐等着,时间不会太长,然后他转身就出去了。

    等了有一个小时光景,鬼差突然就走了进来,让我快随他去大殿。

    到了大殿,没看到那个女鬼,也没有邵俊的影子。轮转王见我到了,竟从台案后走了出来,他走到我面前一抬手说:“阿杰,坐,快坐!”

    轮转王和我一起在大殿一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鬼差斟好茶后,轮转王一挥手让他们退了下去。

    “阿杰,实不相瞒,刚才是在演戏!”

    轮转鬼王的话让我一愣,演戏?演的什么戏?演给谁看?

    “听我细说给你听。”轮转王品了口茶,然后接着说:“我们虽是阴府,但我们没权利无缘无故地带阳魂过来问话,所以无奈之下,就演了这么一出女鬼告你的戏,你千万别见怪!”

    我有点晕乎,一时没明白他说的啥意思。轮转王又说了一遍,我才慢慢明白了,同时也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感情这地府也能偷梁换柱、徇私舞弊?

    “大王,依您所说,那女鬼是假的?”

    他往左右看了看,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您这么费劲心机安排这一切,难道只是为了把我的魂魄带到这?”

    轮转王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背着手在大殿上来来回回地走着。

    走了几个来回后,他停住身扭过头问我:“阿杰,如果本王求你件事,你会帮忙吗?”

    我赶忙站起身说:“只要我办得到的,一定尽心尽力。”

    轮转王摆了摆手,说先别把话说绝,他不强求。

    “大王,阿杰说话历来算话,您就说吧!”

    “如果让你破坏因果规则,还要你付出十年的阳寿为代价呢?”

    我愣住了,这筹码确实有点高。

    “你不同意也没事,我马上就让鬼差送你回去。”

    “大王,不如您先说说究竟是什么事,我考虑一下。”

    “好吧!坐,坐下说!”

    再次落座后,轮转王就开口说道:“日后,你会遇到一个井底鬼魔,我只求你给它留条活命,把它打为魂魄送到阴间发落。不过,你会因此付出减寿十年的代价,因为这样就坏了因果规则。”

    “大王,您和这鬼魔有什么瓜葛啊?”

    “恕我不能相告,因为牵扯过多天机。你考虑一下,帮与不帮本王都会感激。好了,话已说清,你是阳世人,魂魄不宜久在阴府,我让鬼差送你回去。”

    他说完就站起身喊了声:“听差!”

    两名鬼差很快就进了大殿。

    “送阿杰返回阳间吧!”吩咐完后,他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就进后殿去了。

    我随鬼差下了台阶,然后再次闭上眼,被盖上什么东西,接着就是上升,上升,上升.....

    当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边的邵俊似乎早醒了,见我有了响动就问:“醒了杰哥?”

    我“哦”了一声。邵俊就坐起身说道:“杰哥,我做了个可奇怪的梦,梦见去地府了,有个带着乌纱的老头偷偷交给我一样东西,说让我交给杰哥...这梦真怪!”

    我也坐起身,看了邵俊一眼,然后问他脖子里挂着啥东西啊那是。

    邵俊低头一看,“哎呀”大叫了一声,迅速扯掉脖子里东西给扔在了地上。

    “咋了?”我惊诧地问他。

    “那那...那就是梦里老头交给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