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0本章字数:2529字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如果有鬼,那你相信这世界上有神吗?

    如果这世界上既无鬼也无神,那么那些传说、故事、神话就真的只是人们的凭空臆想吗?当你走入黑暗中时,那心中的一丝颤抖是人们对于黑暗的恐惧或是对于未知的忌惮?还是人类那尚未褪尽的一点动物本能对于黑暗中异世者注视的一丝战栗…

    这是一个缺乏信仰的年代,十年的动乱,飞快发展的科技和经济,让人们开始无知的自大,他们开始到处征服自然。

    可真的人类征服了自然吗?

    不是,从不,人类从来不能征服自然,所谓的征服只是人类对于未知和难以抵抗的力量的畏惧,源于卑微者那可怜、可笑的恐惧。

    这不是神秘学,这更不是迷信斜说,这是真相,被人类用无知蒙蔽后的真相,从我们的身边从不缺乏例证。

    就如诸位看官知道为什么学校、军营多建在市郊,而医院一定要建在市区里吗?

    为什么医院里妇产科通常在太平间的上方吗?你知道为什么有些地方,晚上是禁止闲人进去的吗?

    晚上的故宫、夜里的酆都古城、从不安空调却四季阴寒彻骨的太平间,这样的存在实在是太多了。

    我是一个在读的医学专科学院的大一学生,我以下所说的事情可能你相信,可能你不信,但请了解,这些都是我亲身遇到、看到的,无论你信与不信,它都真实发生在我的生活里…

    这是轮回,我的轮回,只能陈述,却不能改变什么,能改变的是你们而不是我。

    记得有人曾问我,说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却只能苦笑着摇摇头,说你自己到时候也许就不需要我的答案了,因为你已经知道了真相,它就在你的身边,背后、面前,无处不在。

    它可能也会发生在你的生活里,或许只在不久之后。

    我就读的是CZ市的医科专业学院,我们俗称医专,是CZ市四大名校中排名第一的学校,同时也是妹子最多,绯闻最多,传说最多的学校。

    其他三所学校,分别是河北工程专科学校(俗称水专,但我们更喜欢称它为工专,因为他们男生实在是太多了,公专嘛!)、CZ师范学院和CZ职业技术学院。

    在这里我要再啰嗦一下,如上所述,政府要把学校建在市郊,并不是没有缘故的,对外来讲说是,市郊地价便宜,而且市里也没有如此之大的土地面积来建公益事业~学校。

    但这只是一个方面,也是能为外界大众所接受的说法。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更加深刻但不能为外界,或者说是,被科学思想武装过后的普遍大众所不能接受的原因。

    学校一般都建在古时的刑场、坟场或者是乱葬岗上,当然这样的地方地价的确便宜,因为很少会有开发商在这里盖商品房,原因我就不说了,看官心里也应该各自有数,而且学校一般都是高中和大学。

    原因也很简单,学校里人很多,即使是再垃圾的大学也可以招生到五、六千人以上,而这每一个活人,就是一口阳气,众多的阳气才可以压制住,地基下那些沉积不知几多岁月的死气、怨气当然还有鬼气和杀气。

    而之所以小学和初中的选址不在市郊,也就是被拉平的乱葬岗上,是因为,小学生和初中生尚未成年,一般来说神魂不稳,往往会被某些不知名的力量所控制、左右,甚至是丧命。

    好了,闲话说的也很多了,下面来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张巫,今年二十一岁,是2012年应届的学生,性别男,爱好吗?当然是女了。

    我的高考成绩524分,而CZ医专的录取分数线只有256分,所以我毫无悬念地顺利接到了录取通知书,然后来到了这个,我无数次希冀、想象过,但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后悔来到的地方。

    9月14日,我踏着还飘荡在空中,不肯离去的暑热来到了我将度过四年的地方~CZ医科学院。

    初进校门时,我就知道我来对了地方,这里简直就是我心中的天堂,那些好似穿花蝴蝶般的各色短衫,一节节白得晃眼的手臂和长腿,我觉得我简直就要高喊出声~美女们,我来了!

    咳、咳,当然了,这些也仅仅只限于于哥哥我的心里了。

    以上表现实在不是因为哥我好色,可是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世道里,有哪个兄弟敢站出来,跟哥说你不好色。

    如果你说了的话,我可就要怀疑……呵呵,是什么,我想大家应该都清楚的。

    哥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好男儿,直到现在我可还是整身黄花大处男呢。

    原因很简单,哥长得实在是有些差强人意,对不起广大人民了。

    160斤的体重,可身高只有一米七六,好死不死的还长了一张满月似的脸。

    正当我站在学校门口,一脸猪哥模样,张着大嘴,傻呵呵的看着一个个美女的时候,一道倩丽的人影竟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同学,你是不是学高护的张巫。”清脆、悦耳的女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嗯,是…”我依旧一脸猪哥的看着前方,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谁叫我那个大青县帝国实在是没有什么美女呢。

    况且,这个医专的校规实在是太不怎么样了,怎么可以让学生们,只穿着热裤和吊带衫就出来迎接新生呢!

    “啊!…”不过在短暂的五秒缓冲时间后,我终于反应了过来,第一反应并不是惊恐,也不是奇怪,当然更不会是脸红,而是…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这个说话的女生一定是个美女。

    我缓缓地,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更有风度地转过头。

    没错,是的,一点错也木有,说话的就是一个美女,而且还是一个大美女,不折不扣的大美女。

    一张不大却很是圆润可爱的鹅蛋脸,两道漆黑的、弯弯的黛眉,一双好像秋夜天空中明亮的寒星,又好似沾满露水的紫萝葡萄般的眸子,水汪汪的不见一丝杂质,深邃、悠远而又不失灵动。

    淡粉的温润唇瓣,披肩的原黑色长发,随意的披散着,遮住了她那修长的脖颈和应该也很漂亮的耳朵。

    一身白底蓝纹的休闲装(毕竟火爆的身材还是要遮挡一下的,不要问哥是怎么知道,后面会讲述,现在嘛?还不是告诉你们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貌似是病历簿的本夹,上面夹着两张薄薄的纸。

    “你是张巫吗!?”那个美女貌似不喜欢被一个男生盯着看,而且还是一个一脸猪哥像的丑男,语气中也带上了三分愠怒。

    “嗯?啊…是,我就是张巫。”我结结巴巴的回答着,终于从八戒附体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不是哥抱怨,可哥就是就是觉得现在,男女实在是太不平等了,别的咱不说了,就拿这个美女来说吧。

    刚刚如果是个男的,哪怕是个帅锅,那哥也绝对是扭头就走,都不带半点犹豫的,可换成了她,我怎么就这么高兴呢?

    “你好,我叫王轩然,我是来接你的。”这个美女换上了一副温和但一点也不亲近的表情,冲着我点了点头。

    “王轩然,好名字呀…”我正想夸人家几句,争取在王大美女的心里留个好印象。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后颈突然一冷,随即全身的寒毛都炸立起来,还好我留着平头,否则,我一点也不怀疑我的满头秀发也会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