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镜花水月,玉殒香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0本章字数:2548字

    【第六章镜花水月,玉殒香销

    “天道安宁,地道玄灵,三界众生,听吾法令,击。”我双手食指接拇指二节,尾指并掌纹命线,交叉前推而出。

    这绝对不是什么一般的白炙灯光,这是火光,幽绿幽绿的火光,在半空中不断的跳动闪烁。

    其中一丝一丝的微弱鬼气,从幽幽的火光处传了过来。

    事已至此,我也再没什么主意,反正现在想跑是肯定不行了,只得用出了爷爷教我的《太玄经》里的驱鬼法令,希望可以起到一些作用。

    驱鬼法令一出,只要是有些修为的生灵,就都可以看见我的双手在黑暗中泛起了一层火红色的光晕,一道粗如茶杯口的火红光柱直冲西北角的幽绿火光处冲了过去。

    而我之所以要在四处火光中独独选中了西北角的,觉不是一时兴起,胡乱决定的,而是西北处乃是这个地下室里阴气汇聚最重的地方,我要一举击破其关键,看看能不能破了这些鬼祟所部下的幻术。

    其实说实话,现在我的心里也是十五个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根本没有一点着落,一脑门子的问号。

    按道理来说,根据在教工宿舍里我和任冠华的交手情况来看,任冠华的身手绝对应该在高手之列,可是为什么他下来了不到片刻的功夫,就变成了这般模样,莫非这里有什么厉害的东西,可是如果有那么厉害的东西的话,为什么现在我虽然可以感觉到鬼气的存在,却觉得它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

    还有那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诡异笑声,这塔玛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

    随着我驱鬼法令的攻出,我的各项身体机能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提高,凭借着我提高后的视力,我终于可以在黑暗的地下室里,看清楚了那些个闪烁着幽幽鬼火的是什么玩意儿。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灯,更不是什么其他的东西,而是四双眼睛,四个没有一丝皮肉的雪白的骷髅头的眼睛。

    “这塔玛的又是神马东东呀!”我看着眼前这四个眼冒绿色火光的骷髅头,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在做梦,还是又中了鬼祟的幻术。我亲爱的爷爷可是没跟我说过还有这种鬼祟呀!

    正在我全神戒备的时候,突然鼻端传来了一阵阵的清幽甜香,脚下也跟着起了一层奶白色的淡淡雾气,还有很轻微的沙沙声,而且整个空间的气温也降低不少。

    “这又是神马呀?”我心里又是一阵含糊,接着我的脑子也犯起了糊涂,那骷髅眼中的绿火在我眼中不断的扩大,直到最后我的整个脑海里都是绿色的火光…

    “咯咯咯…”这是我脑袋里最后记录的声音,“噗通”一声,我也倒在了地上。

    “这是哪里呀…?”我终于缓缓地睁开了重的好像灌了铅般的眼皮,一双眼睛又胀、又麻,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实在是太疼了,疼的我只想流泪。

    而且疼的不光光是眼睛,就连脑袋、耳朵,总之整个头都好想被人拿着铁锤,像打铁般敲打了一遍后的效果,那就是全塔玛的都痛。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白白的屋顶,还有一股子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也直冲我的鼻孔。

    我想要坐起来,可我又突然发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情,那就是,我根本就感觉不到我的身体了,我现在只能感觉到脑袋还是自己,其他…没有任何的概念。

    这…我的心里更慌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我是死了还是怎么了?还有王轩然和任冠华她们怎么样了?

    这一切的一切,实在是不是我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能够在短时间内理解的。

    “那个小子我估计也该醒了…”一个陌生的女声在门外响了起来。

    “师姐,你看…”又是一个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个声音可不陌生,毕竟半天里就听了好几遍了。

    “好了,这件事我看还有蹊跷,不见得就此结束,等等看吧,我们现在还是先看看里面的这个小家伙再说…”

    女声说着的同时,就听见房门“吱呀”一声轻响,接着两个人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

    “小伙子,你醒了。”还是刚刚门外那个陌生的女声,一张女人的脸也出现在了我的眼里。

    这个女人应该在五十岁左右,皮肤微黑,相貌平平,留着齐耳短发,和任冠华一样,绝对属于那种往人堆儿里一扔就找不出来的类别,不过那双眼睛,她的那双神光四射,却又刻意隐藏的眼睛,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没有?”这个女人问着我,顺手在我的颈间一抹。

    “你是谁!这是哪里?为什么我在这里,和我一起的其他人怎么样了?”我终于可以说话,这些在我心里憋了很久的问题,现在就好像连珠炮般向着这个中年女人“发射”了过去。

    “小伙子别着急…”这个女人平淡的说着,顺便在我的床头旁边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任冠华也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他看起来很不好,原本红润的脸色也变得如黄纸一般,嘴唇发干,两眼无神…

    现在的我虽然可以说话了,可身体还是没有一丝感觉,我只能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微微转动着脖子。

    “我想知道这个是不是你的?”说着,那个女人拿着一个我熟悉到害怕的东西。

    那是一方小小的青碧色印章,材质是一种我不知道的玉石,因为我实在是接触不到玉石这样一个“高贵”的东西。

    虽然他的材质不是很好,因为但从外表来看,他的质地既不温润也不通透,甚至在中央还有一团不成形状的乳白色沁印。

    他可能不值钱,不过他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他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唯一的一件东西。

    我一直不认为他只是一件死物,因为我不希望他只是一件没有生命、没有情感的死物。

    “他是我的,有什么不对吗?”我看着那个女人。

    “呵呵,张巫你好,我是市五中的老师,我叫杜红卫。”那个中年女人看我有些怒气的样子,并没有生气,反而和蔼的向我自我介绍。

    说实话,我其实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也就是俗话说的顺毛驴,看着这个杜红卫对我客客气气的,我也不好再臭着一张脸。

    “杜老师,他是我爷爷的,不过前年我爷爷走了以后,他就是我的了。”

    “嗯,”杜红卫似乎还有什么话要问,却被后面的任冠华捅了一下,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将那方小小的印章放到了我的手里。

    就在那方小印放在我手心的瞬间,一股热流就从我的掌心涌了进来,然后就沿着我周身经脉流转一圈,直到丹田气海。

    我五指先是轻轻的颤动了一下,接着猛地五指合拢,将掌心的小印紧紧的握住,腰眼一顶床板,“腾”的一声坐了起来。

    “任老师,轩然没事吧?!”我坐在床上,双眼急切地看着杜红卫身后的任冠华。

    “师姐…”任冠华似乎很尊重也很畏惧这个杜红卫,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看向了杜红卫。

    “说吧,这件事还只是开始,他早晚会知道的。”

    “好吧,”任冠华听着杜红卫的话,终于肯回答我的问题了,“王轩然没有什么事,只是她的朋友…刘笑蕊…她…她死了。”

    任冠华明显很不愿意说出这个结果,不过还好,他还是说了,但是,我的脑袋清楚的告诉我,这件事恐怕不会太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