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宿舍五友,醉酒惊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0本章字数:2605字

    【第七章宿舍五友,醉酒惊梦

    “嗯?谢谢,”我左手挠了挠头发,右手接过了那个黄纸符,“我叫…”

    “你叫张巫,这里有你的记录的,”美女又是甜甜一笑,一双小手从药柜上拿下了一个本本,“我叫刘维娜,很高兴认识你。”说着,美女居然向我伸出了手。

    “认识一个可爱的美女我也很高兴。”我轻轻地握了握她的小手,软软的、绵绵的、小小的,握在掌心很舒服。

    “嗯…我还有些事,我先走了…”我虽然很喜欢和这个叫刘维娜的美女聊天,不过我实在是太累了,我现在只想着我宿舍里的那张硬板床。

    “好吧,那再见喽。”说着又是甜甜的一笑,还朝我摆了摆小手。

    “再见。”我挥了挥手,从医务室里走了出来,站在阳光里,感受着照在身上那暖暖的感觉。

    “快走…”,“学校越来越狠了!”,“哎,希望他们不会有什么事才好。”,“你觉得可能吗?”…

    这是我一路走到二楼所听到的最多的内容,对于刚刚经历了一场“意外”的我,自然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看来我的大学生活不会像我想象中那么无聊了。

    我终于来到了我宿舍的门口,可还没等我进屋,就听见了屋门后面,那热闹而又无比亲切的喧闹声。

    “哎,张巫快来,打五人三国杀实在是太无聊了。”我刚进门就看见了在宿舍正中摆着一张桌子,还有五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孩儿。

    和我打招呼的,就是那个比我来的还早,却没有鸟我的游戏哥。

    “哎,既然咱们宿舍人到齐了,就先不打三国杀了,先吃饭,吃完再说。”一个身高大约一米七五的小胖子吆喝着。

    “对、对,先吃饭,顺便都认识一下。”一个瘦瘦高高的大哥也附和着。

    “吃饭!?”我看了看手机,上面明显的表示着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十七,根本就不是吃饭的时间呀!

    “没事儿,吃着吃着就饿了。”一个白白的,身材微胖,长的很像佟大为的男生说着。

    看来他是以为我吃过不饿了,可他哪里知道,现在这个宿舍里最饿的就应该就是在下了。

    那个“佟大为”说完就带头走了出去,我也只好跟着他们五个去弄吃的了。

    时间不长,我们宿舍六个人就又回到了宿舍,先前打三国杀的桌子摇身一变就又成了饭桌,我们围坐在一起,开始了“认识”的过程。

    在吃饭的过程中,我知道了我们宿舍这五个小子都叫什么,来自哪里。

    我见到的第一个,也就是那个玩游戏的帅哥,他叫孔祥磊,是献县人,你别看他整个人长的瘦瘦的,可我敢肯定他一定力气不小,他那手上的茧子可不是白有的。

    而那个小胖子,叫杨一飞,来自承德市承德县,可不要小看他呦,他可是满族皇亲呀!这要是放在二百年前,算了,还是不说了。

    还有那个瘦瘦高高的大哥,他是邯郸人,叫柴明杰,家里是搞粮食采购和批发的,整个人有两个显著特点,让人印象深刻,第一个就是黑,第二个就是特别的黑,不过除了黑之外,小伙子长的还是很帅的,一米八六的身高,六块腹肌,外加棱角分明的脸,这也是一表人才呀!

    至于那个长的酷似佟大为的帅锅,他叫田存,老家是唐山的,现在和爸妈还有姐姐住在孟村,家里搞管件、钢材,有的是钱,不过他自己说,他原本是不应该来医专的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爸他妈就非得要他来这,他也就只好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瘦的、同时沉默寡言的家伙,他叫李伟,是东光人士,家里他说是农民,其他的什么都没说。(不过我觉得这个李伟恐怕不会像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别问我为什么,这是男人的直觉!)

    那么除了以上五个人之外,就还剩下我一个了,我叫张巫,来自大青县帝国,其他情况后文再说。

    喝酒的时间总是很快的,尤其是和一群年龄相仿的有趣的人在一起喝酒。他们五个人喝了两包燕京,两瓶牛栏山,最后都喝的醉醺醺的,爬上床后就像死狗一样睡了过去。

    至于我?呵呵,对不起,哥是不喝酒的,因为我爷爷和我爸严令禁止我碰酒,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问也不会告诉我原因,只是用我酒精过敏来搪塞我。

    问了几次后,我也懒得再问了,以后也没有沾酒直到现在。

    我记得我到现在为止只喝过一次酒,那就是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儿时调皮,对什么都好奇,就偷偷地喝了爷爷的白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重新有意识是在两天以后了,而且浑身伤痛,却没有一点点的伤痕,那次真的很痛,痛的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也就是从那次,我就被下令禁酒了。

    我的糗事也就先说到这里了,就因为我不喝酒,刚刚还被他们嘲笑一番,不过,现在我再次深刻体会到了我爸不让我喝酒是一个多么明智的决定。

    喝醉了的人,实在是太难看了。

    宿舍六个人,现在倒好喝躺下五个,我一个人呆着也无聊,索性就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是王轩然好看呢,还是那个刘维娜好看呢?我想来想去,实在是没有想个明白,因为我想着想着就去见周公了。

    不过好像这次周公并不想见我,就在我迷迷糊糊,似睡未睡的时候,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从我隔壁传了过来。

    一开始我也没有太在意,毕竟现在还是新生入学的时候,有点重行李还是很正常的,可是,不久以后我的想法就改变了。

    清脆、急促的敲门声…

    “我勒个去的,”我觉得在我刚要睡着的时候,有人来打扰我实在一件令我很火大的事情,“来啦,别敲了!”我没好气的低声喊着。

    虽然火大,但我还是起床开了门,连鞋和袜子都没有穿。

    手,一双冰凉的好像冰块的手,就在我刚打开门的一瞬间,这样一双手就像待机已久的毒蛇一样,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咯咯咯,死,都得死,我要你们陪我,你们都来陪我,啊…”声嘶力竭的、疯狂的嚎叫,低沉的、阴森的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掐住我的是一个身高貌似只达到我肩膀的瘦弱男孩,可他的力气却超乎我的想象。

    我感觉到我肺里的氧气正在急速的减少,我的大脑开始出现眩晕的感觉,双手用力的拍打着他的头,可他却不闻不问,只是一直不停地“咯咯”鬼笑,说着那些我听不懂,也开始有些听不清的话…

    “滚开,他是我的,他是我的…”另外一个尖锐,同样也很诡异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同时一双同样冰冷的、硬的好似铁钳的手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腰,死命地向后拖。

    “田存!”我迷迷糊糊的终于听见了一个正常的声音。

    “啊!嗷嗷…”就在我不断拍打、挣扎的时候,我上衣口袋里突然掉落出来一个小小的东西,很巧合的正好掉在掐着我的那个人的脸上,然后就是一阵火光,和刺耳的尖叫声。

    空气,新鲜的空气,我不要命的狂吸进我已经憋的不能再瘪的肺里。哪怕我又被后面的人拖倒到地上。

    “滚开!”现在的我可不是仅仅用火大就可以来形容的了,而是极端的火大,我右手中指屈于二指节处,拇指屈向掌心,一掌向着我腋下探出的脑袋的百汇穴就重击了下去。

    “咕咚!”抱着我的那个人被击中后,连吭都没吭就倒在了地上,同时我浑身感到一丝阴冷,一阵冷风从我身边刮过,就没有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