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鬼气缠身,路遇成林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1本章字数:3362字

    【第九章鬼气缠身,路遇成林

    晚上十点左右的时间,我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头顶那层薄薄的黄白色的三合板的床板。脑袋里想着杜红卫和任冠华下午对我说的话,“你的功力没有了,我们也不知道是永久性失去,还是只是暂时性的…”

    “张巫,你睡了吗?”一飞躺在床上问了我一句。

    “没有。”

    “你的功力没有了,如果再有什么脏东西来怎么办?”

    “哎,”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反正也睡不着,干脆一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我也不知道,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你说我们为什么不要求换个宿舍呢,这里我简直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太吓人了…”一飞看我坐了起来,也把被子一掀,盘腿坐在了床上。

    “你放心吧,学校是不会答应的,第一,如果我们一搬,再加上这楼本来就有的闹鬼的流言,搞不好这一栋楼就要全部搬空,你让学校上哪儿安置这些学生。”我意味索然的依在身后的墙上。

    “难道学校就不怕学生出事,甚至是人命吗?”一飞有些激动地看着我。

    “所以任冠华才会和我们住在一栋宿舍楼里,所以才把我们安排在这个宿舍里。”

    “嗯?难道说他们是有意把我,安排在这个宿舍的!”

    “你以前接触过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吗?”我并没有回答一飞的话,而是问了个貌似毫不相干的问题。

    “你是说…”

    我见状赶紧一扬手阻止了一飞说下去,“行舟不言沉,凶室不道鬼。”这是一个常识,看来这个一飞还真是一点也没有接触过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

    “你的命格极贵,有真灵护身,一般的鬼魂是不敢靠近你的,而我也是有些护身的本事所以才会被安排在这里的,不过…”我耸了耸肩,自嘲地笑了笑。

    “没事的,你的功力没有了,可你不还是可以重新修炼吗?而且你对那些东西的了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一飞看见我有些心灰意懒,还特意的鼓励了我几句。

    “嗨,重修,哪有这么容易呀,”我这次是连挥手都懒得挥了,“等他们明天醒了,我还得给他们都算一下命格,如果命格不够硬的话,就真要把他们调到其他宿舍去了。”

    就这样,我和一飞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到足有凌晨一两点钟,一飞才实在熬不住昏昏的睡了过去,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孤独坐在床上。

    我虽然对一飞抱怨说重修太难,可那我也得修炼呀!在这个地方,我觉得还是有一点修为,心里才好安定一些。

    我爷爷教给我的《太玄经》中的修炼功法,并不是像电影、电视剧里所写要盘膝打坐,才可以修炼。

    我修炼时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姿势可言,可以是平躺在床上,也可以是在走路的时候,随时随地都可以修炼。

    我平躺在床上,舌尖顶住上颌,双手食指缠搭在中指之上,拇指和中指两两相抵,以意引气,通过呼吸吐纳的方法将外界灵力引导到体内,然后沿着特殊的经脉顺序,开始在周身上下运转起来。

    ………

    曙光,一丝微凉的金黄色阳光从窗外投射到了寂静无声的宿舍里,追随而来的还有缕缕的风。

    “呼~”一口浊气从嘴里缓缓地吐了出去,空气中出现了一片蒙蒙的白雾,转瞬间就又扩散到了空气里,不见了踪影。

    “额,该起床了!”我从入定的状态中醒转了过来,腰眼叠劲,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一跃而下,简单的收拾之后我就提着一个破旧的蓝布口袋走出了宿舍。

    现在应该只有六点左右,大学的操场上并没有什么人,我从我的蓝布袋里掏出了我的装备,二十四块长条铁锭和分别装着它们的四组附带。

    我把它们分别藏在了我的手臂和腿上,然后开始了一天的早课,我没有绕着操场跑,而是绕着整个校区开始跑。

    这是我从记事起,爷爷就让我开始的功课,从一开始的一指宽一直到现在的三指宽,从我的儿时到现在爷爷已经永远的离开,我都在奔跑,每天的奔跑。

    “小伙子早呀!”一个骑着一辆老旧的飞鸽自行车的大叔从后面赶了上来。

    他看上去也就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一身简单的衣服,戴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一副看起来有点厚的眼镜。

    “您好呀。”我礼貌性地回了一句,继续自顾自地向前跑着。

    “你的身上有鬼气,可却只是附着,无法伤害到你的本体。”那个老人还是不紧不慢地骑着自行车在我身边慢悠悠地跟着我。

    这个老者绝对不简单,一般人是不会看出鬼气这种东西的,甚至就连我也不行,可这个老人貌似可以。

    “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不过现在的社会,骗子可是一划拉一把一把的,我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又开始运用起了我的装傻充愣大法。

    “呵呵,小伙子看来你还不相信我喽,那好吧,可能是你我缘分未到吧,我叫陆成林,是工专的老师,以后有机会再见吧。”说完竟然紧蹬了几下,远远的走了,前面一个拐弯就不见了踪影。

    “陆成林、陆成林…”我停了下来,看着他消失的地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我刚到这里就遇上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还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莫名其妙的人。

    “算了,还回去吃个饭了…”我还是有一个很好的的习惯的,那就是对于我实在想不清楚的事,干脆就不想了,省得成天自己别扭。

    想到这里我就一调头向着学校的食堂跑了过去。

    “嗨,张巫!”一个甜甜的女声从我身后响了起来,接着是一阵小跑的细碎脚步声。

    “嗨,刘美女,你起的好早呀!”我闻声停了下来,连头都不用回,我就知道是谁来了。

    在医专这个地方,的确是一个美女云集的地方,不过哥可是初来乍到,我认识的,和认识我的美女,加在一起也就两个人,一个是“冰美人”王轩然,另外一个就是这个已经站在我面前的刘维娜,刘美女了。

    “是呀,你不是也很早嘛,你这是在锻炼吗?”刘维娜好奇的像个小孩儿一样,用一根小手指,在我绑在手臂上的铁锭上戳呀戳的。

    “还行,只是锻炼锻炼而已,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呀?”我也乐得和美女一起聊聊天,毕竟这也是一种福利不是吗?

    “我要去买早饭去,你喃?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说着也没有征得哥我的意见,就直接拉着我向不远处的一个小食堂走了过去。

    所谓的小食堂,就是由个人承包的小型的独立食堂,类似于学校外的餐馆儿。

    这是一家名字叫“春晖”的小食堂,我们昨天吃的酒菜就是在这里买的,感觉才还可以,而且小食堂的老板还是挺好的一个人的。

    “老板,我要六个素的蛋夹馍,还有六根黄瓜,带走。”刘维娜拉着我跑到了售餐口,一口气竟然要了这么多,尤其是居然还有六根黄瓜。

    正当我自行和谐掉我脑袋里不该有的内容的时候,刘维娜又甜甜地朝我一笑,“你呢?你不吃点东西吗?”

    “嗯?我?…我也要素的蛋夹馍,我要三个就够了。”我有点可笑的回答着。

    不过不久后就真的证明了我刚刚根本没怎么经过大脑的回答,是有多么的可笑。

    当老板把那六个素的蛋夹馍递到刘维娜的手里的时候,我就傻了,这是夹馍?这分明就是加量般的中国汉堡嘛!

    “张巫,你一个人要吃三个蛋夹馍?”刘维娜有些不相信,又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哈,不,我只吃一个就够了,其他两个是给别人带的,带的。”我赶紧解释着,我可不想叫人家认为我是个~大~饭桶。

    “那你怎么不跟王大哥说呀。”刘维娜嗔怪地说着。

    “我这不是忘了吗?”我赶紧跟正在忙活着蛋夹馍的老板说道,“老板,我那三个蛋夹馍也是带走的。”

    “好嘞。”随着老板的一声吆喝,我的三个蛋夹馍也被装在塑料袋里递到了我的手里。

    ………

    我拎着蛋夹馍和刘维娜走出了食堂,一路慢慢溜达着,一直到我把她送回到了她的宿舍楼底下,我才自己又一个人走回了我的宿舍-男生1209室。

    这一路上,我和刘维娜聊到了很多,也对她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

    她叫刘维娜,性别女,是本市人,学的是中医学,现在在校医务室勤工俭学,而且最最关键的是我还有了她的手机号和QQ号,当然在这里是不能和你们分享的了。

    不过她也问了我个不好回答的问题,那就是,她给我的那张护身符呢?

    你说怎么回答,照实回答?就说昨天我被鬼袭击了,还差点被掐死了,是你的护身符救了我一条小命儿,万一吓着她怎么办。

    可是不说,该怎么说呢?我的大脑全速运转着。

    对了,我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极好的说法。

    “哦,那个纸符我怕跑步的时候叫汗弄脏了,就放在宿舍了,等一会儿回去就戴上。”我淡然、坦然地说着。

    总算是暂时混了过去,至于以后怎么办,我回去再自己画一张也就是了,我的功力虽然没了,但画符还是可以的,只不过管不管用就不好说了。

    在我回宿舍的时候,还顺道又去了一趟“春晖”,又买了三个蛋夹馍,毕竟宿舍六个人,你只买三个,给谁不给谁,这可不是一个像哥这样的聪明人会去犯的低等错误。

    等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那哥儿五个也都从昨晚的醉酒死狗烂泥状态里清醒了过来,都各自去洗漱了,就连昨天被上身的田存都生龙活虎的开始洗脸刷牙。

    只有一飞这个昨天清醒着的,经历了一切的人,忧心重重的。当他看见我的时候,两眼一亮,快步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