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军训烈阳,女名长唤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1本章字数:3015字

    【第十一章军训烈阳,女名长唤

    “这是谁呀?”柴明杰第三次开门后,回到床上有些失神的说着。

    这是今天晚上第四次响起敲门的声音了,可开门后的结果都是空空如也,前两次开门后,楼道里还可以看见来回走动的学生,到后来,楼道里根本连人影子都没有了。

    “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些东西呀,我以前就听说医科院校这种事情很多的。”田存首先有些犯怂了。

    “不好说,不过咱们应该不至于运气这么差吧,刚来就碰到这些事情了?”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李伟还是有些不太认邪地说着。

    沉默,如夜一般的沉默,死寂的,没有任何言语可以表达出的沉默。

    等待,仿佛我们知道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在让我们等待一样。

    果然,我们等待的东西来了,第五次敲门声响了起来,如约而至的响了起来。

    我们早就在第三次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就没有了继续玩三国杀的心情。我们六个围坐在桌子的周围,彼此看着,静静的,就只是彼此看着,没有声音,没有动作。

    当第五次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可是我们仍然只是围坐着,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过。

    敲门声就一直在继续,“邦、邦、邦,邦、邦、邦…”,清晰可闻。

    看来这个家伙是铁了心的要和我们找别扭了。我就不信了,我虽然功力全失,但也不能让这么个东西,扰的我们六个大小伙子不得安生啊!

    我顺手在桌子上抄了六张红杀,还有一张关二爷的人物卡,我就站了起来。

    “张巫你要干什么!”杨一飞他们五个人几乎是同时说出了几乎同样的话。那眼中的情绪几多复杂,有紧张、有害怕、还有放松。

    我耸了耸肩,回身一把拉开了身后的那扇让我们感到安全,却又隐藏着无数未知存在的该死的门。

    空空如也,还是空空如也。这时已经是十二点的时候了,楼道里的灯也按时灭了一半。光明和暗影丛丛叠生。

    我返身把门又带上,把七张纸牌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直接拍在了门上。

    民间的七星,又称北斗七星,星名由斗口至斗杓连线顺序为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和瑶光。前四颗称“斗魁”,或称“璇玑”;后三颗称“斗杓”。

    传说有破邪、镇煞、安宅的作用。

    我在天权的星位上,用关羽关云长的武将卡代替,其余六个星位均由红杀代替。

    俗话说的好,神鬼怕恶人,以红杀取煞意,外加上古之名将关羽,摆下七星天罡北斗之形,对付这些还根本没有多少道行的孤魂野鬼还是绰绰有余的。

    做完这一切以后,我朝着门上的关公拜了三拜。(在中国传统中,这拜的数目多少也是有很多讲究的,此处仅举一例以用说明,拜人、拜神拜三次,而拜鬼拜四次,俗称神三鬼四。)

    拜完关羽后,我拉开门进去直接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张巫没事吧!?”柴明杰关切地问这我。

    “没事,我先睡了,你们也睡吧。”我说着,摆了摆手,直接平躺在床上,继续开始了修炼,很快我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中。

    次日,继续是一个阳光明媚、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我依旧六点按时起床,准备去进行自己的重修功课。

    可当我醒了以后才发现宿舍里,除了我睡了之外,就只有杨一飞是躺在床上,还在呼呼大睡的,其他四个人都围在桌子边,看着电脑里存着的电影。

    一个个哈欠连天的,一看就知道昨晚没有一定没有睡觉,是硬熬了一夜的,我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和昨天一样,到我放东西的地方,带好自己的装备,然后开始跑步,七点半左右去“春晖”吃饭,当然途中还是遇到了刘维娜,一路闲聊。

    我回到宿舍,先把门上的七张三国杀的纸牌揭了下来,然后才进了屋。

    进屋一看杨一飞出去洗漱去了,柴明杰他们四个人都躺在床上睡着了。

    “算了,叫他们睡吧,等一会儿再喊他们”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去换衣服了。

    今天是军训的第一天,按规定我们是要早晨八点半去学校操场集合的,也顺便认识一下各班的本班同学。

    现在还不到八点,就先让他们睡会儿,等到了时间再喊他们。

    军训的衣服还是那套草绿草绿的斑点军训服,在八点二十的时候把他们都喊了起来,拉着好像霜打的茄子似的的四个人,和杨一飞一起去操场集合。

    如果这里真的是我们的军营的话,我只能说我们的军训实在是太有福气了。

    远远的从男生宿舍看向操场,就可以看见一片一片的绿色的板块,不规则的分布着。

    “舍长你说我们会不会军训的时候来个浪漫的邂逅呀!”田存在我身边,一副饿狗见了大骨头似的色狼相,两只眼睛一刻不停地在身边来回穿行的女孩身上扫过,居然还不时的点头、摇头的做着他个人的“专业化”评价。

    “同学打扰一下,你知道外科的在哪里集合吗?”我们几个正打打闹闹的嘲笑着色狼田存,突然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甜脆女声从旁边传了过来。

    “美女!”身边的“色狼”田存低低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着,手还在我的软肋上用力地捅了一下。

    “同学!请问你知道外科的在哪里集合吗?”那个一身军训服的美女声音提高了三度,一双大眼睛也有了些不乐意的神情。

    “同学你别着急呀,不就是外科在哪集合吗?我带你去。”田存从我身边蹭到了我的前面,一脸“正义、正直”的跟这个美女说着。

    “同学我好像并不是问你的吧。”美女大部分都是有一点自己的小脾气的,这是美女的特权,当然我们面前此时站着的女孩有这个资本。

    “这…”田存的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张口结舌,闹了个大红脸,也不知道是进好,还是退好。

    “嗯,这位同学,”我把愣在当场的田存拉到了身后,跟这位有点小脾气的美女搭上了腔,“请问你是问我吗?”

    “是呀,同学你知道外科的在哪里集合吗?”美女又恢复刚刚的甜脆的声音。

    “嗯,同学,你说的外科集合是不是哪里?”我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挂着外科专业的昭事牌的棚子。

    “啊,是滴呀,谢谢你。”美女居然还回头一副惊喜的样子,回头跟我说了声谢谢,顺带附赠了我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像个小鹿一样地跑向了那个实在是太过于明显的外科集合地。

    也许是我自作多情,或者也是握在冥冥中的一种感觉,我觉得我和这个有点小脾气的美女恐怕以后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而且还是一些我不太想发生的事情,简而言之就是,这个美女恐怕以后会是个大麻烦。

    不过管他呢,现在的事情可就已经已经够我烦的了,我现在可是不想去招惹这个美女,再给自己添个麻烦。

    “怎么样,存儿怂了吧。”我回身“洋洋得意”看着田存。

    “哼!有什么了不起,你等着哥,哥早晚给你把她追到手让你们看看!”田存气呼呼地不理我,直接向着我们的集合地走了过去。

    我们五个也赶紧朝着很“牛气”的田存追了过去,当然我们还有很贱的继续着对田存同志的狂轰滥炸。

    说实话,我们的军训实在是无聊的很,全专业加在一起也就将将五十来个人,而且还是有三十六个女生的五十来个人,我数了数,男生也就只有十二个。

    这样一来的话,我们的军训就很简单,当然也很无趣了。除了站队列,就是休息,休息够了然后再站队列,如此反复直到中午,然后在教官大哥一声令下后,我们就去食堂吃饭了,一个个跑的跟后面有狗追似的。

    不得不说,我的直觉有的时候还是很准的,因为就在我们宿舍哥儿六个,跑的跟孙子似的到达食堂的时候,再次遇见了早晨那个有点小脾气的军训服美女。

    乌黑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随着轻快的脚步,在身后愉快的一甩一甩着,和另外一个长的很幼小的女生,之所以说幼小,是因为她长得实在是太像初中生了,而不是一个大学生。

    我们五个在田存的强烈要求下,很“自然”的做到了她们的隔壁桌子。

    在她们的谈话中,我们“无意”中听到了那个小脾气美女应该叫做“长唤”,只不过姓什么就不得而知了,而那个幼小的女生,则是连名字都没听出来,只知道长唤美女叫她“小蚊子”。

    而且我还在她们的谈话中,真的无意中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那就是刘笑蕊,那个在地下室里,那个让我、任冠华还有王轩然差点死在地下室里的刘笑蕊,她的尸体好像、貌似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