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风波再起,亡者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1本章字数:2558字

    【第十二章风波再起,亡者归来

    尸体出事了!刘笑蕊的尸体出事了!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啊!这根本就不应该是剧情发生的套路有木有呀!

    自从我在食堂听到长唤美女和小蚊子的交谈后,就没有了胃口,把刚咬了一口的馒头又放回了餐盘里,两只手揉着已经开始隐隐作痛的脑袋,两眼发愣。

    也许诸位看官要说了,只不过是一具尸体出事了而已,和你又有半毛钱关系,更何况你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刘笑蕊好不好,难不成你狄仁杰附体,柯南君看多了?

    可话不能这么说,我是不认识刘笑蕊,可有人认识呀,而且是尸体出事,不是她人出事了,这个刘笑蕊本来就死的不干不净,其中蹊跷之处颇多。

    她的死可能就不是人为造成的,现在她的尸体又出事,怕就怕才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吃完饭,我和柴明杰他们一起回了宿舍,一路上无精打采的,活像具《行尸走肉》里的丧尸。回到宿舍就直接躺到了自己的床上,两眼一闭,一句话也没有了。

    我实在是太累了,这两天发生的都叫什么事嘛!一到学校就看见王轩然身后有不干净的东西,然后就是差点把小命丢在了那栋空楼里,然后还有个什么刘笑蕊死了,我晕了,然后我塔玛的就发现我辛辛苦苦修炼来的功力几乎全失,还要重头再修,然后遇到了田存和那个宋荣光的袭击差点丧命,去逛逛学校,还听见个啥子死倒塘,然后三国杀都不肃静了,现在倒好,这个刘笑蕊又出事了,人都死了还不消停。

    我这两天实在是太“精彩”了,精彩的我都快精彩了。

    就在我准备啥都不想,先睡一觉再说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该死的敲门声。

    不过这次的敲门声很短,然后“吱扭”一声,门就被人推开了,然后我就感到一股大力摇着我,差点就把我摇散了架。

    “谁呀!”此时的我实在是脾气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了,左臂一轮,想隔开那只该死的胳膊,右脚凭着感觉直接就蹬了出去。

    可谁想,这么一件事居然又出意外了,我感觉我蹬出去的右脚,脚脖子一紧,居然被这个人给抓住了,然后就感觉脑门上被人用力地狠狠拍了一下,这一下拍得我脑袋嗡嗡直响,我猛地睁开眼睛,可眼前一片黑,晃了半天脑袋,外带揉眼睛,才又可以看见东西了。

    “老师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么拍人,是会把人拍傻的!”我气急败坏地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俩眼通红的看着对面的任冠华。

    这个任冠华居然还死不醒悟,见我这般模样,不但没跟我说半句道歉的话,还二话没说就一把把我从床上拉了下来,叫我赶紧穿上鞋跟他走,有重要的事跟我说。

    恐怕这个家伙是真的有事情了,我也懒得再矫情了,踏拉着拖鞋跟着他走了出去,他带着我直接到了他那间酷似道士居室的教工宿舍,等我进去后,直接一回身把门就反锁上了。

    “老师你这是…?”我疑惑地看着任冠华。

    “出事了!”任冠华没头没脑的就是一句,可关键是他从刚才就说出事了,到底出啥事啦他到现在也没说呀。

    任冠华招呼我坐下,然后自顾自得坐在了自己的床上,说出了到底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那就是刘笑蕊的尸体出事了,而且还是十分诡异的事-刘笑蕊又“活”了!

    “今天下午你也别军训了,我跟你们教官说声,你跟我去趟刑警队。”任冠华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哎,不是,老师!刘笑蕊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呀?再说了我可不想去什么刑警队,我长这么大还没进过警局呢…”说实话,相比于刘笑蕊同学“活”了,我更不愿意去警局,我从小就怕官,尤其是警察。

    “和你没关系?!”任冠华脸上挂着邪异的微笑,看着我然后又摇了摇头,“刘笑蕊如果真的变了,那么首先要找上的恐怕就是你我还有王轩然三个,我不怕,王轩然更有灵物护身,至于你嘛,你去与不去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了,直接开门站到了外边,斜眼看着我。

    “我去,我去还不行嘛!”我扬着双手走到了任冠华跟前,“我的冠华老师,我去还不行吗?”

    “嗯,”任冠华的气总算消了点,“你就打算这样去?”任冠华低头瞟了眼我的脚。

    “行,老师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去换鞋,马上就回来。”说完,我就三步并两步得窜上了二楼,然后急匆匆地换上了鞋,跟杨一飞他们说了声,就又匆匆地窜了下去。

    我汇合了任冠华后,就和他一起到校门,坐上他的电动车,风驰电掣地向着我根本就没去过的刑警队驶了过去。

    CZ市的刑警队坐落在一处红砖灰瓦的古朴大院里,面积不小,很大的院子里,停着很多不同型号警用车辆,零零星星的有几个人进进出出的,有穿警服的有没穿警服的。

    任冠华带着我到了大院门口,跟门卫大哥打了声招呼,就直接骑着电动车进去了。

    貌似任冠华跟这个刑警队的人都很熟,不仅跟门卫大哥有说有笑的,而且大院里凡是看见任冠华就没有不打招呼的。

    任冠华把电动车直接往门口边一放,连锁都没锁就带着我走进了刑警队的门口。

    现在想想,我当时都想什么来的,刑警队院里用锁车,开玩笑呢!

    恐怖之前开句玩笑,先舒缓一下我的小情绪。

    “杨叔,来了。”任冠华进了大门后向左走了不久,就走进了一间开着门的房间,跟一个中年大叔打了声招呼。

    我仔细地打量了打量任冠华嘴里的杨叔,是一个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身材微胖,留着平头,五官长的还是挺有几分官样的,一张国字脸,乍一看有几分像朱时茂。穿着一身短袖警服,正坐在一张办公桌后面,俩手揉着太阳穴。

    “冠华呀,人带了?”说着杨叔先是看了任冠华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他的眼里明显的有大片大片的难以置信。

    “是,就是他。”任冠华说着,也没什么拘束,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跟杨叔打了声招呼后,就自己去饮水机那里接了两杯水,自己一仰脖就喝了一杯,端着另一杯水递给了我。

    “小伙子坐吧。”杨叔朝着我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我从小就没有接触过什么当官的,最高层次也就是居委会大妈的级别,这次突然见了一个官,而且还是警察,我顿时就蒙了。

    “傻小子坐吧。”任冠华看我还愣在原地没动,直接一把把我拉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有几分犯蒙了,这次绝对不是装的,我用电灯泡发誓,不过说归说,现在想一想,那个时候的自己还真的是很傻很天真呀,又何必呢?

    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直到被任冠华拉到沙发上坐下时,才算有点醒悟过来。

    官也是人,他也是两个肩膀扛着个脑袋,人生父母养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更何况我好歹也是练过的,真打起来,如果不算上任冠华的话,他们没有一个可以留住我。

    虽然我不知道当时的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可好歹哟的心里算是踏实了些。

    “看看这个吧。”那个杨叔就在我刚坐下的同时,从旁边的文件夹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然后向前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