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鸿飞冥冥,追魂索命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1本章字数:2532字

    【第十五章鸿飞冥冥,追魂索命

    还是那间窗帘大部分时间都是拉着的视频放映室,还是那样的寂静无声,雪白雪白的墙壁,还有那张雪白雪白的幕布。

    “她真的变了…”我呆呆地想着我看到的那一幕,当刘笑蕊转身的那一瞬间,我愣住了,我并没有见过刘笑蕊生前是什么模样,可我却知道,死后的刘笑蕊,真的很美,美的那么令人印象深刻。

    阴阴冷冷的、空空的、远远的那种美,嘴角上也噙着一丝微笑,可给人的感觉,并不同于刘维娜的亲切、温暖,更不同于杨蜜的娇媚诱人,而是一种给人诡秘和胆寒的感觉。

    “现在的她究竟是什么呢?鬼?行尸?还是别的什么…”她最后抬头看监控摄像头的那一眼,我始终感觉很奇怪,可我却也说不出具体奇怪在什么地方。

    “算了,我还是听任冠华的话,这几天老老实实地呆着,好好恢复功力,等他和警察把刘笑蕊抓回来后,再说别的吧。”我躺在操场的塑料草地上,脑袋枕在手上,看着天,想着一些自己的事情…

    今天下午我和任冠华从刑警大队回来后,任冠华就跟我们的教官帮我请了假,我就可以不参加军训了,而是负责帮忙管管后勤的事情。

    而所谓的管后勤,就是人家军训累了、渴了,我就去搬桶水回来喝,如果有个什么晕倒呀、身体不适呀,也是哥哥我陪着去去校医务室,总体上来说,就是一个碎催的工作。

    “小张,过来帮忙!”我们教官喊了我一声,我赶紧一骨碌就爬了起来。

    “通哥,她这是怎么了?”我跑到我们教官的跟前。

    我嘴里的通哥就是我们的教官,大名叫李通,年纪和我们相差不多,也就是二十二三岁的样子,据说还是个班长呢,为人随和,我们大都叫他通哥,而且根据我看他的面相,他双眉间有一道紫红之气直冲天庭,长了个虎相。

    如果说杨一飞的龙相放在古代是个反王、枭雄的话,那么李通的这个虎相就是个冲锋陷阵、纵横沙场的大将。

    就是放在现在也绝对不会是凡人,而只是缺少一个机遇,一个命中的贵人。

    如果套用一个前些年热播的电视剧《风云》的台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那句著名而又霸气侧漏的-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说到这里,还不得不说两句通哥的功夫,他气力极大,反正以我现在的力气,我是打不过他,而且他还精通军体擒杀拳,讲究一击必杀。

    “小张,她突然晕倒了,你扶她去医务室,快点儿…”说着通哥就把那个妹纸的手递给了我,“其他的人都原地休息…”

    “没事吧?”我低声地询问着,也终于从她垂下的如瀑的黑发下,看到了她那张密布汗水,煞白煞白的小脸儿。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晕倒的妹纸竟然就是王轩然,王大美女。

    “跑…跑…”我模模糊糊的听着她的嘴里一直嘀咕着,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通哥!”我搂着几乎已经变成一堆软软、凉凉的细肉的王轩然,要架根本就架不住,李通听见我的喊声,又几步跑了过来。

    “你背着她去,快点!我一会儿给你们导员打电话…”说着说着,他接过王轩然的一条胳膊,然后一把就把我按蹲在了地上。

    紧接着我就感到后背上一片冰冷,两条纤细、修长的手臂就搭到了我的面前。

    “快去!”李通说完,就扭头朝着远处的部队领导所在跑了过去。

    我也不敢耽误,撒腿就朝着医务室跑了过去。

    我们学校的医务室距离操场的距离,说远也远,说近还真就不算太近,两下有个三四里地的样子,期间还要穿过不少的建筑。

    “咯咯咯…”就在我跑到快三分之二的路程,眼看就要从七号实验楼旁跑过的时候,一阵令人齿寒的笑声就从我耳边响了起来。

    “那个小丫头叫你快跑,你居然还傻傻地要背她去哪门子医务室,活该你命丧于此了…”一个古怪的声音,就好像两块长满铁锈的生铁块子,彼此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

    如果说刚刚的笑声是令人齿寒的话,那这几句话说的简直就是牙酸了。

    我心里暗道“这个家伙的智商是本来就低呀,还是压根儿就没有智商啊,有下手之前先说话,还乐的吗?”

    就在我鄙视他的时候,我背上的“王轩然”同学果然动手了,原本两只白白嫩嫩的小手,现在竟然变成了铁青的颜色,恶狠狠地朝着我的脖子就扣了过来。

    开玩笑喃,我都有准备了,还能叫你扣着我的脖子,我舌尖一顶上牙膛,虽然我的法术修行没回复多少,可我武功的底子可是没有减少一丝半毫呀。

    提丹田一粒混元气,运至双手,原本揽着“王轩然”两条腿的手,瞬间就粗了一圈,一条条暗青色的血管也从皮肉里突了出来。

    两只手一翻,后发先至,紧紧地扣住了“王轩然”两手的寸关尺(就是人们俗称脉门的地方),用小擒拿的手法向斜前方带去,与此同时,一个头锤,狠狠地朝着“王轩然”的脑袋就枕了过去,顺便身子前倾,两只手抓着王轩然的手向下扯。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连串的动作的发生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两秒钟。

    然而,两秒钟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我向前半弯着身子,两只手紧紧的握着“王轩然”的“小手”,而“王轩然”的两条长腿却死死的缠在了我的腰上,我一连扯了三次都没扯动,那扣的瓷实劲儿,比锁的都结实。

    “不好!”我心里暗叫着,两脚脚尖猛地一点地面,身子凌空,然后我用力向后一仰,就这样硬生生的、结结实实的把自己拍在了地上,不过我倒是没怎么感到疼。

    只是感到后背被两大团(绝对是很大很大的团!)柔软的东西顶着,不过当时的我可没有这么多时间想这想那。

    我一见“王轩然”缠在我腰上的长腿被我这一个背摔,给摔开了,立马一骨碌就从她的可控范围内逃了出去,站在不远处,看着“王轩然”一点一点,缓慢而又充满诱惑地爬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摔她?因为我刚刚在想把她从背上扯下来,却未果的时候,我的脖子感到一股哈气,湿湿的、温温的,我就猜到了这个家伙可能要咬我脖子。于是我果断地做出了反应,也就有了刚刚的一幕。

    而之所以说是诱惑的爬起,实在是刚刚我俩的动作有点大,而军训服大家也知道质量一向不好,更可恶的是它是纽扣而不是拉链的,外加是九月中旬的闷热季节。

    综合以上几方面的原因,我就看见了很多我不该看的东西,在此就不做赘言了。

    “你是谁!?”我看着她站好了,也不整理整理衣服,直接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了过来,我赶紧一声大喝。

    其目的有三,一来暂时止住她前进的脚步,二来嘛,喊喊周围的路人,这里虽然在我视线里没有一个“外人”,不过我那一嗓子声可不小,没准就能叫俩好事儿的过来。

    至于第三点嘛,那就是给自己壮壮胆,毕竟凡是一个心理正常的人,见到一个撞客(我们这管鬼上身或其他不干净的东西上身的人称为撞客。)都不会高兴的。

    “呵呵呵,小子你今天是跑不了了,认命吧!”“王轩然”边说着边加快了冲向了我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