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飞来横祸,负伤被捕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1本章字数:2623字

    【第二十一章飞来横祸,负伤被捕

    在这个越来越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总是有很多事是用常人的思维无法理解的,好人却被当坏人对待,坏人却安乐泰然,有些人生出来就病魔缠身,有些人从记事起就为生活所逼迫。

    可有些人却含着金汤匙来到这个位面、这个维度,当你还在穿着和整个城市的墙体一个颜色的衣服,狼狈、委屈、卑躬屈膝的为糊口而奔波的时候。

    他们在干什么呢?逛夜店、泡嫩模、保养小明星…

    一无是处,当然除了他们有一个有权、有钱、有势的老爸外,居然可以上名牌大学,进而出国深造,然后荣归故里,拿着高薪,空降到你的头上,对你指手画脚。

    有人说这就是命,这就是你要像蝼蚁般拼命,却看着你挣得钱,供那些个渣滓快活的命。

    古时有人说过: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子孙全,八十老汉门前站,三岁孩童染黄泉,骏马驮着痴呆汉,美妇伴着拙夫眠,孑身零孤天地暗,一个命字理当然…

    我人生的前二十年,我认命、我信命、我听天由命,因为我从小就被爷爷传道,虽然没怎么尽心,可我也知道了,冥冥中的力量,不是我一个小小的蝼蚁可以抗衡、可以改变的。

    可我现在不信了,我要改命,我的命,我宁可毁在我自己的手里,也不要蝼蚁般跪爬在地上,苟且偷生!

    我感到我快要控制不住我的怒火了,我要干了面前的几个小子。

    事情发生地很突然,要追溯到半小时前…

    今天是星期天,可是我们学校该死的停电了,从早上开始,一直停到了现在,当然只是停电也没什么关系,因为下午六点的时候,丫头也无聊的抓狂。

    所以就喊着我出来玩儿了,说来也巧,我们学校不远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市公园,正在举办美食节,正好让我和丫头,好好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

    美食节当然美食是必不可少的了,臭豆腐、铁板烧、印度抛饼、老席儿八大碗等等,还有套圈的,打气球的,鬼屋…好不热闹。

    本来我和丫头玩儿的挺开心,玩着玩着就到了晚上七点,丫头饿了,一定要磨着我,说要吃天津二姑包子。

    本来我们旁边就有个卖包子的,可她就是不吃,我没办法,就只好贱贱地买包子去了。

    可当我回来的时候,我感觉我的手开始不自主地开始颤抖…

    “妹子,别躲呀,唉…”,“来,哥哥就稀罕你这样的妹妹,来…”

    三四个看起来二十六七的小子,居然把丫头团团围在中间,不光手里胡乱摸索,嘴里还不干不净的。

    丫头在他们中间左躲右闪,漂亮的大眼睛里泛着闪闪的泪光,可该死的中国式群众,就只是围在四周,指指点点,竟然还有几个孙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叫嚷着什么脱衣服…

    “住手!”我喊着冲进了人群里,“妈的”,我不知道在人群里是谁又是拉我,又是拽我的,不过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那几个小子的眼前。

    “呦呵,你谁呀?”一个小子一回身,一横手把我拦了下来,其他的三个,一个抓着丫头,不让她逃走,另外两个人也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把我围在了中间。

    “孙子,都啥年代了,你还想来出英雄救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德行,今天爷高兴,快滚,啊!不然你几个爷今天打断你的狗腿!”

    正对着我的小子点着一根烟,边抽边说着…

    站在我对面的小子,年纪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几岁,一身黑色的休闲打扮,胸口的牌子我不认识,不过我觉得应该价格不菲。

    瓜子脸,稀眉大眼,长的还可以,可一双眼睛,眼神飘忽不定,眼圈发黑,活像个熊猫,脸色粉白,不过在我眼里却有着一层青色。

    “放开她…”我尽量下压着心中的怒火,我知道我不能动手,动手的话,我打他们四个和打几条癞皮狗没什么区别,可我不能打,我一个人不怕,可万一迁怒于丫头,甚至我的家人怎么办?

    “呵!”对面的小子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停顿了一下,居然三个人同时哈哈狂笑起来。

    “尼塔玛的!”对面那个小子竟然一拳就打了过来。

    我轻轻松松地握住了他的拳头,他的动作在我看来和慢镜头播放没什么区别,我开始一点一点的加力。

    “我说放开她。”我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平静地说着,平静地把他慢慢地拉到我的跟前。

    “你塔玛的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个小子面目狰狞地大喊着,其他围着我的两个小子,见我不好惹,也不敢轻易上前。

    “放了他,不然…”我猛地五指内扣,一阵清脆的有如乐曲的脆响,然后那个小子一声大喊,浑身颤抖着向地上蹲了下去。

    “老一!”,“老一!”另外的两个小子见这个被叫做“老一”的小子吃了亏,一股子热血涌了上来,都举着拳头朝我身上招呼了过来。

    “滚!”我的心里一直都重复着刚刚丫头无助的、惊慌的、眼含泪水的模样,怒火中烧,把老一扔在一边,转身对着栖身上前的两个人。

    一个耳光抽出了一个,外带一脚踹飞了另一个。

    我冷眼看着在地上的两个人,我心里清楚的很,我下手并不重,只是小惩一下,没想到他们就嗷嗷叫着,就好像挨了打的狗,甚至还不如。

    “玛的!”

    古时为大将者无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辈,我虽然不及古之大将,可自小修习的武艺也不是摆设不是?

    我虽然看着前面,耳朵却听见背后恶风不善,是利器破空的声音。有人在我背后动刀子!

    我急忙一转身,可还是晚了半步,一道光芒闪过,接着血光迸现。

    我虽然躲过了要害部位,可还是让人家在胳膊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皮肉外翻着,鲜血咕咕而出,沿着臂膀流了下去。

    “老大!老大!”丫头看见我受了伤,嘶声大喊着,更加用力地挣扎着,可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子,哪里挣得出一个大小伙子的手,只能哭、撕心裂肺的哭!

    “警察!警察来了!”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声,然后人群一阵骚乱,接着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带走!”

    为首的警察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长相普通,不过却是一脸的凶恶之色。

    进来后二话不说,直接指使着手下的其他警察,把我们打架的五个,外带受害人-刘维娜,一起带出了人群,朝着不远处的警车走了过去。

    这还是我第一次坐警车,心里总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警察对我的态度貌似十分不友好,一脸的麻将牌-白板,不见一丝表情,把我被一把推进了警车的后座,然后重重的一声,车门被拽上了。

    丫头和那个带头的叫“老一”的小子,被带上了另一辆警车,其他的三个人被警察压着上了各自的车子,跟在警车的后面,离开了热闹的公园,驶进了漫漫的黑夜之中。

    “小伙子,那个女孩儿是你女朋友?”开车的警察边开车,边问着我。

    开车的是一个上了些许年纪的警察,看起来差不多有三十多了,大众脸,不过看起来很是忠厚,很符合人民大众心中,传统警察的形象。

    “不是,她只是我一个同学,今天一起出来玩的。”我是一个人敬我一分,我敬人三分的人。见这个警察貌似很友善的样子,也就诚恳地回答了他。

    “嗨,不管她是不是你女朋友,你恐怕都要倒霉,而且还要和她分开了…”中年警察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