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天大地大,拳头最大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1本章字数:2550字

    【第二十三章天大地大,拳头最大

    天大?地大?拳头最大!

    在这个根本就不能讲理的地方,往往越血腥、越直接的方式,越能取得好的效果,在我一耳光抽飞老三(老三就是那个打我的矮瘦汉子,在这里他的实力排第三,也就有了老三这么个绰号)后,其他的几个犯友就受不了了,一拥而上。

    说实话,这些人虽然都是打架的老手,出手凶狠,力道十足,不过对于我来说,他们的战斗力比起那四个小流氓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提高。

    在几声闷响后,一片的痛呼和闷哼,这间拘留室里原有的六人,除了鹏哥还在床上坐着外,其他五个已经全都倒在了冰凉的水泥地上,无力地打着滚儿。

    “小伙子,看来我老孟这次是看走眼了,不知道合字并肩字的,是那道柳子上的。”鹏哥还是侧坐在床上,一条腿伸在床下,另一条腿撑在床上,朝我一抱拳。

    我知道这个鹏哥说的是正宗黑道的唇典。

    而什么是唇典呢?总的来说,唇典是一种特殊的语言讯号,江湖上人彼此联系的一种特殊手段。

    亦称隐语、行话、市语、方语、切口、春点、黑话等,是民间社会各种集团或群体出于各自文化习俗与交际需要,而创制的一些以遁辞隐义、谲譬指事为特征的隐语。

    唇典的产生,大致出于下列三种情形。

    一是由禁忌、避讳而形成的市井隐语,如在船上说话,讳说“住”、“翻”等,以其它字语代替。

    二是出于回避目的,免使外人知悉而形成的隐语行话。

    如旧时东北的响马称姓“杨”为“犀角灵蔓”,称姓“何”为“九江八蔓”,称姓“冷”为“西北风蔓”;当代香港黑社会以“四八九”称“大路元帅”亦即“副堂主”等。

    三是语言游戏类隐语,与本文无关,此处不提。

    而唇典的内容也十分广泛,从人体部位到职业,生活中的衣食住行、礼节、交往等,应有尽有,几乎可以成为第二语言系统。

    如人体器官名称:头为瓢把子,眼为招子或湖,手为抓子,耳为顺风子,口为海子或江子或樱桃子(女),腿为金杠子,脚为踢杞,心为蚕子或定盘子等。

    武侠小说所描述的江湖社会中,一般武林中人常常使用一些唇典,这些唇典多沿用明、清小说中已有的用法。在民国时期的旧派武侠小说家中,以姚民哀、郑证因对江湖唇典最为稔熟,作品中这类语言也最为丰富。新派武侠小说家大多相沿习用在自己的作品中。

    而鹏哥所说的黑话便是属于第二类,他的意思是“兄弟,你是混哪里的?”

    这句话一说,如果对方不解,就表明了对方是个白人,用唇典来说就是“空子”,那么对不起,你没有背景,就只有挨打的分了。

    而如果你听懂了,也就表明你是有出身的,而他也是有传承的,这样就不能一言不和直接动手,上全武行了,一般都是要先盘盘道,然后双方各让一步,和解算了。

    当然也有和解不了,可一般只要不是什么不可改变的大事,是很少发生的。

    我也不好怠慢,依样双拳抱于胸前,左手搭在右手上,左手伸三指,右手伸四指,双手拇指指天,一揖还了回去。

    这道上作揖也是有规矩的,一定要左手搭在右手上,这是和气和尊敬的意思,切记千万不要右手搭在左手上,如果你这么做了,那可就是红果果的挑衅了。

    而伸三指和四指,则是指“三老四少”,拇指以表对对方的尊敬。

    “扛把子,辛苦了。”老言说得确好,“唇典道辛苦,必定是江湖。”,我这一来也跟鹏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就在我刚想和鹏哥进一步谈谈的时候,紧闭着的铁门上的视窗突然被人拉开了。

    “小子你居然还能站着?”一个腮帮子红肿的好像猪头的轻佻小子,出现在了窗口。

    “你!”我也是盯了半天才认出了这个猪头小子是谁。他就是那个被叫做“老一”的带头混子。

    “唉!小子你看看这个你认识不?”老一手里拿着一件物事在窗口外一晃一晃的。

    那是一件女式的胸衣,淡黑色,蕾丝镂空花边,尺码目测很大,而且还有一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幽香飘了过来,而这个味道,我又是如此的熟悉。

    “你把她怎么着了!”我愤怒的冲到了视窗哪里,我想我此时的眼睛里一定布满了血丝,而且是那种密布的感觉。

    “呦,还生气了,你们几个看看,这小子还生气了。”老一见我这般模样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还一副很开怀的样子,顺带还招呼着他身后几个小子,看着我,哈哈大笑。

    那是一种嘲弄的笑,一种猖狂、一种肆无忌惮的笑…

    “你知道吗?她真的是个天生的浪货,那个感觉,”他说着,那条恶心的舌头居然还舔着他那已经绽开血口子的嘴,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哈哈哈,你放心吧,她我们玩够了就还给你,啊!…哈哈哈…”老一和外面的几个猪头小子笑的都弯下了腰,乐出了眼泪,变了声音。

    “我错了…”我看着还在狂笑的他们,缓缓地跪倒在了冰凉的刺人骨头的水泥地面。

    “哈哈,小子你自己慢慢呆着吧,爷几个回去接着乐呵去喽,那个感觉…哈哈哈…”他们猖狂地笑着,随着“哐当”一声,视窗再次被无情、冷漠的关上了,隔断了外面最后的一缕光明…

    “兄弟…”已经站在我身后看了很久的鹏哥,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声“兄弟”,后面却是还有一些难以言表的感情。

    “鹏哥,我没事的,我累了,我想睡会儿。”我看着鹏哥的眼睛,那双隐藏着无数沧桑的眸子里,反映着的我居然在笑,而且还笑的甚为开心。

    “兄弟…!”鹏哥看着我,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我居然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颤抖,然后就转过身,拉着地上的几个人,坐回到了床上,给我留出了一个位置…

    我现在没有心情去理他们几个,我只是在笑,没有声音,开心地笑着…

    … … …

    阴霾的天空,乌黑的流云如波涛般,不安地急速流动,深秋的风已经有些刺骨的感觉。

    匆匆的行人,一如他们匆匆的心,来到这里,只是一名过客,一瞬间的相遇,然后彼此分离,走远…

    “冷吗?”我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刘维娜家的楼下,没有人,我就低着头自说自话着。

    这已经是我从派出所里出来的第三天了,在出来的三天里,我天天都会来她家楼下等,至于等的是什么,我现在都不是十分关心了。

    她家没有人,她不知所踪,我问了,没有一个人知道…

    “是时候还去找他们了…”我转身离开这个地方,融入了那一刻不曾停歇滚滚的人流中,麻木地随波逐流着…

    “刚才那个小子叫张一,是一个富家公子,后面的三个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几个和他一起鬼混的败家子,分别是韩鹏、王现成和刘硕。”

    这是鹏哥在我临出监禁室时,悄悄地跟我说的,他说我是他孟庆鹏近些年来唯一一个看得起的人,以后有机会再说。

    我很感谢鹏哥,不过我现在还不想太过于接近他,因为我不想给他再带来什么麻烦。

    而现在,我的脑袋里一直翻腾着这四个名字,我今天就要先去找那个嚣张的有些“过分”的富家公子-张一,和他好好地交流一下个人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