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风高放火,夜黑杀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1本章字数:2547字

    【第二十四章风高放火,夜黑杀人

    我泱泱大国,上下千载,流传下来的美好品行自然不必多讲,而其中就有一种叫做宽容。可我明显没有继承这一优良传统。

    杀父之仇,辱妻之恨,不共戴天!

    我的血在沸腾,我的拳头紧紧的握着,浑身开始不自主的颤抖,想要大喊,却硬要硬生生的吞咽下去。

    天很黑,自早晨就布满阴云的天空,到了晚上这个时间,也没有透下哪怕一丝的星光月华。

    我站在张一家别墅的后面,不得不说,张一家的确很有钱,单单他张一一个人,一个人!住的是这样一座独体别墅,别墅的后面,也就是我现在呆的地方,是一片人工绿化的速生林,环境优美。

    我觉得单单是这房子就要有大几百万,这还不算他院子里停着的豪车,可为什么老天是如此的不公,他张一凭什么就可以住在这里,他就是个人渣,不对,说人渣都是抬举他,他根本就是个猪狗不如的渣滓。

    天各有道,吾代奖罚;因果自定,我主循环,他张一是恶贯满盈了,我今天就代老天收了他这个败类!

    我抬头看了看透出灯光的窗口,又看了看面前高足有两米余的铁栅栏。

    “好好的东西,跟着主人不对,也就死有余辜了。”

    我自说自话着,双手缓缓、轻轻的按在了两根冰冷、坚硬的铁栅栏上,用力!

    也许是愤怒的原因,铁栅栏并没有按我意想中的被挒开,而是直接被我给捏断了。

    “玛的!”我低骂了一声,就待我又看上了两根铁栅栏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到张一家别墅的另一侧,突然闪过了一道人影,其速之快,反正我觉得是绝无仅见。

    留在我微微一愣的瞬间,他就晃进了漫漫黑夜当中。

    “嗯?”这个人会是谁,他和张一又会有什么样的关系?他这大半夜的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而且光看身手来说,绝对是个高手。

    追不追?我的心里急速的盘算着。

    “算了,就让这个王八蛋多活一天!”我打定主意,也不多做迟疑,一弯腰,运用陆地飞腾法、十二个字的轻身功夫,朝着黑影消失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我可不放心有这么一个高手在身边潜伏,而且还是一个根本就不知一点底细的。

    速生林的面积并不大,我很快就穿过了速生林,到了一片人造湖边。

    “你为什么追我?”幽幽的暖色路灯光下,一个瘦小、玲珑的黑衣人站在路灯的阴影里。

    这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年轻的女人,她说话的声音很冷,有些沙哑,不过很有磁性,身高一般,一领黑纱严严实实地遮着脸,只露出一双闪烁着寒光的明亮眸子。

    “嗯…,我…”我被她这一问反而有些张口结舌,“为什么追她,我总不能说我来杀人,看见你了,我不放心,想跟过来连你一起做了吧?”

    “我…我是这里的住户,看着你鬼鬼祟祟,就跟过来看看,”我灵机一动突然想起了这么一个身份,打酱油的路人甲。

    “说,你是干什么的…”我声色俱厉地说着,悄悄地运气周身,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我不管你是谁,你最好什么也别管,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话,对你我都好。”黑衣女人还是一副不急不缓地样子,可她微微转动的手腕却出卖了她的真实意图。

    不过在还没有必要动手的时候,我也乐得暂时做个糊涂蛋,语气缓和下来,“你说的算数?”

    “当然。”黑衣女人肯定地说着。

    我假装着微微放松,却又有些戒备,悄悄地松了口气,还要装的不想让她发现,而又要让她发现,总之很难就对了。

    缓缓地向后倒退着,就在我已经退到了速生林边,就要退进去的一瞬间,突地一道乌光带着细碎的利器破空声,直扑我的前胸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乌光闪过,我一声闷哼,就一头栽到了地上,来了个标标准准的狗啃泥。

    “这是你自找的,也怨不得我了。”那个黑衣女人见我中招,栽倒在地,一个纵身,就来到了我的身旁。

    用脚尖轻轻一挑,我就好像条死咸鱼一样,华丽丽地来了个翻身,正脸朝上。

    她弯下身子,一粒黑黝黝的药丸拿在手里,就向我的嘴里塞了进来。

    “她给我吃的是什么?”我心里嘀咕着,知道现在她的警惕性最低,正好是突施辣手的时候了。

    我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与此同时,张口一声大喝,震得黑衣女人一个愣症。我的双手已经死死地扣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拽。

    腰眼点地,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了起来,翻身把还欲挣扎的黑衣女人,压在了下面。

    “放开我!”一声清脆的呵斥,说不清的慌乱、羞愤和不知所措。

    “说,你究竟是来这里干什么的!”我虽然也觉得我们这个姿势看起来是有些暧昧,不过我的好奇心往往更重一些。

    “放开我!放开我!”那个黑衣女人的声音越来越急促,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哭腔。

    “至于吗?”我心里不明所以,顿时感觉女人这种生物实在是太琢磨了,刚刚还像个黑衣女侠,怎么现在就像个刚出家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还是先人说的好呀,女人心,海底针啊。

    就在我想着如何让这个女人开口,说出她的来历的时候,猛地感觉到后颈一热,然后我就俩眼一黑,再次一个狗啃泥的姿势跌倒在了地上。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迷糊着晃了晃脑袋,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我了个去的!”我一声低喝,来表示我郁闷的心情,我晕倒的时间大概有十分钟左右,这倒没有,我郁闷的是我怎么就会吃了这么个大亏。

    不过还好,那个女人没有杀我,不然岂不是死的很怨。

    “嗯?”我正跌坐在草地上,生自己的闷气的时候,我突然闻到了一股很特殊的味道。

    怎么说呢,闻起来有点甜、有点腥,而且还很淡,这大概是因为距离远的原因。

    “血,这是血腥味!”我赶紧手一撑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仔细地闻,辨别着血腥味飘来的方向。“玛的!”居然是张一那个杂碎家的方向。

    我一个箭步就冲回了林子里,很快就又回到他家的后墙处。

    经过了黑衣女人这么一搅和,我心里的那股子血腥怒气也减轻了不少。这次也不掰铁栅栏了,直接两步助跑,一纵身就跳了过去。

    之后无非就是找到一个没有亮灯的窗户,然后攀爬了进去,也没有什么值得好说的。

    张一家虽然有钱,不过貌似还没有到在家里雇保镖,请保姆的地步。所以,我的“光临”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怎么这么奇怪。”我从窗户翻进来后,看着空荡荡的大厅,耳朵里听着不知从哪个房间里传出的激昂乐曲。

    我沿着血腥的味道,如同一匹经验丰富的老狼,朝着我的目标挪了过去。

    终于到了二楼正中的一个房间,那股子淡淡的血腥气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我蹑手蹑脚地侧身隐在门的一侧,右手结盘皇手印,左手轻轻地向着门把手摸了过去。

    “呕…”就在我推开门的一瞬间,一股子浓郁到几乎化不开的血腥味直冲而出,其间还夹杂着一股子一股子的恶臭。

    如此劲爆的味道,在一瞬间就击溃了我并不是很强大的嗅觉神经,我感到我的胃里一阵又一阵的翻江倒海,险一险就把晚饭给我熏的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