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再见伊人,手铐雪亮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1本章字数:2587字

    【第二十六章再见伊人,手铐雪亮

    还记得那个一身鹅黄色运动服的甜美女生吗?还记得她那长发贴背的倩影吗?

    没有错,她回来了,她就是刘笑蕊,她又回来了。

    而且还是和张一的死又扯上了关系,她的每次出现,对于我来说,基本上就是危险与死亡的前兆,是死神到来前的号角。

    她的每次出现,就意味着我又要有麻烦了!

    任冠华几口抽完了手里的烟,然后拉着我,再次坐上了他的专属座骑~电动自行车!

    一路风驰电掣地就又来到了杨卫国的地头~市刑警队。

    自从上次被警察带到局子里,然后被莫名奇妙地关了,以及以后的种种,我就对警察从心底深处衍生出了不好的恶感,说不上仇视,不过多多少少有些抵触。

    即使是杨卫国和杨蜜也不例外。

    还是那间放映室,还是我们四个人,录像的主角同样还是刘笑蕊。

    我自从自派出所出来后就很少说话,而来到了杨卫国这里,直接就不说话了。惹得杨卫国和杨蜜脸有愠色,任冠华也很是尴尬。

    不过大家也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埋在了心里,以为我只是少年心性罢了。

    这次的录像是张一所住的小区监控摄像拍下来的。

    录像的时间显示是傍晚五点钟左右,在大门口,一辆银白色的敞篷跑车出现在了屏幕上,而坐在驾驶座位上的,正是我欲除之而后快的渣滓~张一!

    在他身旁的副驾驶座位上,坐着的是一个衣着性感,身材火爆的女郎。

    一身淡紫色半镂空的低胸裙装,大大的V字领口处,露出的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和两座高耸的让人目眩的雪峰。

    长长的披肩长发,淡淡的酒红颜色,清纯中透着致命诱惑的媚态,这是一个标标准准的红粉尤物、祸水美人。

    刘笑蕊,她是我为数不多的记忆深刻的女生之一,她还是那么漂亮,甚至更漂亮了,可给我的感觉却是更加恐怖了。

    我的脑海里又闪出了卧室里的那具尸体,一阵恶寒从我的尾椎一路急袭到了头顶。

    “这是小区的监控摄像,而我们在接到报案之后,却只发现了受害人张一一个人的尸体,刘笑蕊却踪迹皆无了,”杨卫国将屏幕定在了张一和刘笑蕊刚出现的时间,然后将屏幕放大,指着幕布上美艳不可方物的刘笑蕊。

    “从录像上看,这件事的确是和刘笑蕊有关,”杨蜜甜甜的说着,“不过她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杀人总是需要动机的。”

    “杀人就是她的动机。”任冠华在旁边仔细地看着屏幕上的刘笑蕊,神情极其认真,可我怎么觉得他看得部位有点儿不认真了呢。

    “你不会又要说这个刘笑蕊不是个人,而是个活死人了吧?”杨蜜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很漂亮,可里面呈现出的却是一种彻

    彻尾的蔑视,就好像在看的不是任冠华,而是一个被当街抓住的江湖骗子。

    “你!”任冠华为人虽然有几分猥琐,不过他可也是个看事通透的妙人,自然知道杨蜜的弦外之音,面皮一时间挣成了红色。

    “蜜蜜…!”杨卫国也是一脸的精彩,有气愤,有不解,有愧疚还有几分无可奈何,总之杨卫国呈现出的表情,不是我枯燥的笔墨可以描述尽致的。

    “又是一个。”本来我对杨蜜的印象还是很不错,毕竟我对美女的印象一般都还可以。

    可是她这回,貌似是真的有点过了,经历了前几天的事后,我对警察的感觉,怎么描述呢?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吧。

    看到她的嘴脸,不免心里又是一阵烦闷,可又碍于情面,不好反应太过。

    我低声嘟囔着,站起身想要出去,可谁想,我那条腿还没迈呢,杨蜜就堵在了我的面前。

    “我们检查过案发现场了,发现案发现场的外面有一双鞋印,据估计应该是一名身高一米七五以上,体重一百六十上下的男子,”

    杨蜜的身高没有我高,我看着这个挡在我面前一副狄仁杰样的妹纸,回头看了看任冠华。

    “老师这就是您去看我的原因?”我的声音平淡,却又有几分沧桑。

    “你看他也没有,你最好老老实实地交待那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有什么人可以为你作证!不然…”杨蜜说着居然从腰里一伸手,一个寒光闪闪的手铐就华丽丽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你想干什么!”最先反应过来不是我和任冠华,反而是从后面走过来的杨卫国,一把把手铐从杨蜜的手里夺了过来。

    “爸…”杨蜜一声尾声加长版的娇呼。

    闻声,就算是怒气冲冲的任冠华,我看着都有了几分怜爱和宠溺的神色,可谁想杨卫国却仍是一脸的怒容,不让分毫。

    “装模作样,哼!”我心里冷冷的笑着,可我毕竟还没有白痴到白痴的地步。

    我上前半步,嗓音依然低沉和沙哑,“杨伯伯,我先出去透透气,可以吗?”

    “好,好,小张你小心一些。”杨卫国似乎也很乐得让我从这个尴尬的地方消失。

    既然人家主人发话了,而且我的确是在这里呆不下去,就和任冠华打了声招呼,自己走了出来。

    本来一脸怒容的任冠华也打算和我一起离开的,不过硬生生地被杨卫国给拦了下来。

    我又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这热闹非凡的街上,看着…看着,看着川流不息的匆匆行人。

    突然不远处的一处骚乱了起来,有好多人推推搡搡地从一家店面里涌了出来。

    “快走啊!”,“打死人了!”,“快报警!”纷繁的声音不一而足。

    当我快步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这里是某家国际知名连锁快餐店,此时店里的顾客都跑了出来,有的远远的避开来去,还有的胆子大些、好奇心重者,在门口或玻璃窗外张望着。

    从我的角度来看,餐厅里面还有九个人,七个站着的,两个倒在地上,其中一个光头男子,还在不断地用脚踢踹着倒地的两人。

    “小伙子别去…”我刚想迈步冲进去,可我的右手却被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太太拉住了。

    “就是就是,叔叔不要进去,光头强好凶好凶的!”老太太手里领着的一个小男孩也说着。

    小男孩应该是老太太的孙子,大概也就七八岁的样子,眼睛不大,可却乌亮乌亮的,说话的时候,一张小脸儿上,写满了毫不做作的关怀和可爱的气愤,在我眼里竟然比杨蜜那个狐媚子,还要可爱和迷人。

    “没事的,叔叔把坏人打趴下好不好?”我看了一眼拦住我的老太太,老太太见我没有冲进去自找麻烦,也就暗自松了一口气。

    我蹲下身子,宠溺的刮了刮小男孩的小鼻子,然后就原地一拧身子,整个人好像一只捕鼠的大花狸猫一般,裹挟着一道劲风,冲进了快餐店的大厅里。

    我是个喜欢孩子的人,虽然我是个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来看都是个糙老爷们,可也不耽误我喜欢刚刚那个好像是一汪清水似的的小男孩。

    孩子的天真纯洁,却从另一个角度烘托着这个成人世界的肮脏和龌龊。就好像我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我并不明白事情究竟是怎样的,可这毕竟是一个有砖有瓦、有王法的地方,这七个身上都不同地溅上殷红鲜血的人,也太猖狂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自从我见到他们的第一眼,就发现他们七人的共同点,那就是头顶一股煞气直冲而出,面带黑气,手有血光。

    这分明就是身背血案啊。

    我刚冲进来,还没站稳,就感到一股子恶风不善,一件极具破坏力的东西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