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最狠人心,末世狂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1本章字数:2675字

    【第二十七章最狠人心,末世狂徒

    说书人常常会说这样一句话,叫:金风未动蝉先晓,暗算无常死不知。

    意思很简单,也就是说偷袭的成功概率比面对面的刺杀要大很多,而我现在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偷袭。

    我身子还未站起,那个挂着凄厉风声的“凶器”就打到了头顶,正是我旧力已然用尽,而新力未济的关键时刻。

    “高手!”我也只来得及想到这个。

    我一偏头,压榨尽肌肉里的最后一点动能,身子往旁边硬是挪开了十厘米的距离,避开了头这个关键部位,可左肩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先是肩头一沉,然后随着粘稠温热的殷红色液体的淌出,钻心的疼痛感,如同海浪般奔涌而来。

    “呃!”疼的我直咬牙,可还没等我骂点儿什么,又是数到凄厉的风声冲了过来。

    “倒霉、倒霉、倒霉!”我心里暗叫着,借着刚刚一瞬的喘息机会,身子一纵,蹿到了收银台后面,堪堪避开了那几件几乎就要了我小命儿的“凶器”。

    随着“砰、砰、砰”的几声闷响,我终于从对面的不锈钢操作台面上看到了是什么东东,玛的,竟然是吃饭用的餐盘和叉子。

    我了个去的,我用力把钉在我肩头的塑料餐盘拽了出来,是真疼啊!

    这个人一定是个武道高手,这一点从他扔出去的暗器-餐盘的破坏性,就可见一斑了。如果是一对一的单挑,我仗着巫玺,即使不能把他打败,可逃命还是没问题的。

    而我此时躲在这里不敢动,是因为还有一个关键问题,他不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人再战斗,旁边还有六个人呢!

    现在的我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就脑袋一热冲进来了。

    “老六你去看着那个小子,等咱们把这个娘们弄死了,再收拾他…”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稚嫩,就好像一个孩童一般。

    “得嘞,老大。”一个声音撩尖撩尖的男声应了一声,接着就又是五个盘子钉进了我面前的不锈钢操作台上。

    我通过不锈钢镜面看着,玛的,这儿怎么这么多盘子呀!那可是塔玛的一摞,不下数十个,想一想它们钉在我身上的情形…

    算了,还是不想了。

    我就这么窝在收银台下面,一动不敢动,好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听着外面又传来了沉闷的皮肉重击的声音,“砰、咚、砰…”一声声的规律而又令人心惊肉跳!

    “你是什么人?”一个虚弱至极的女声突然在我脑海里响起,我先是一愣,四下扫了一眼,一个人也没有啊?!

    然后我猛地醒悟过来,张巫你塔玛的就是个呆瓜!这是念力的交流,也就是科幻电影里的精神力对话。

    “我是河北工专的学生,你是谁?”我凝神聚意,认真地感受着这个莫名的念头。

    “你是雨蝶,你要认真记住这几句话,等以后有个叫化蝶的人找到你的时候告诉她,还有…”雨蝶说着说着,突然念头一顿,两秒钟之后才又继续,不过这次的念头貌似强大了几分,语速也快了很多。

    “还有其他人一律不许说,记住!五藏山碎海漂泊,帝禹山河图经破,九鼎散落坤宇内,圣王…圣王…阴阳…阴……”雨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阖然长逝,撒手人寰。

    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那股属于雨蝶的神识在飘散。

    “玛的,这个娘们也够狠,居然临死临死还散了自己的魂魄,一点儿东西都没有留下!”这是一个粗糙的好像砂纸一般的声音,给人印象深刻。

    “这是他们的规矩,总的来说她还是聪明人,知道如果她的魂魄落在我们的手里,还不如魂飞魄散来的痛快…”被叫做“老大”的童声阴侧侧的说着,语气中颇有一股子霸道之意。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接一阵的警笛声,在案发报案后,足足十分钟,我们的警察同志们总算是姗姗而来了。

    其实这也是我最近接触到的事情对我的影响,那些时日,我的确对警察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才会做此感想,后来心情平静时想想,在那么一个并不算太繁华的地方,在十来分钟内,能调集如此之多的人民警察,汇集于此,也是相当不易的事情了。

    “老大,怎么办?”那个被派来看着我的老六,急急地问着。

    “没关系,我们走,后面有人接应我们。”老大不愧是老大,面对着荷枪实弹的警察竟然还能如此淡定,且不论他的真实本领有几分,单是这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度便是不简单了。

    “那那个小子怎么办?”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普通,基本没有什么特点,只不过听起来应该很年轻的样子。

    “杀了他算了。”那个老六提出了一个让我恨不得立马立地想掐死他的建议。

    “不啦,他和我们这次行动没什么关系,也顺便叫他给那些鹰犬们带个话,”接着老六的提议后,老大的决定有一种让我抱着他转两圈的冲动。

    我是心情不好,可我不是不想活啦,而且就我本人而言,我还是很怕死的。就事实而说,他们想杀我,我还真就没有什么法子可以逃。

    “那位躲着的朋友,我们希望你可以给九组的人带个话,就说这个女人的命,我们拿走了,末世的预言是不可改变的!我们走。”老大的童声,再加上这话的内容,总是透着一股子邪气。

    就在老大的一声招呼下,我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虽然很急,却并不是很乱。不一会儿的时间,餐厅里又静了下来。

    他们走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已经离开了,我的小命保住了!

    “别动!”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当然还把我从收银台的后面揪了出来,旁边几把枪的黑洞洞的枪口总是指着我。

    我对这些已经开始有些习惯了,也没有反抗什么,只是看着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两人,这次我看清楚了。

    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应该是这家快餐店的服务员,还穿着工作的服装,脸朝下趴在地上,侧脸处满是斑驳的血迹。

    那个女的是朝上仰卧在地上的,脸侧向我这一边,长相还算略有姿色,不过应该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甜美女孩儿,一双没有瞑目的眼睛不知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直直的看着我。

    同样溅着鲜血的脸上,却是一种安详和释然,甚至我可以感觉到她嘴角处的一抹浅浅微笑。

    她就是雨蝶,那个誓死也不肯吐露胸中秘密的女孩,那个宁可选择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也不肯屈服他人,受尽凌辱的女孩。

    我浑身开始不自禁的打颤,寒毛孔闭合、突起,我感到我的呼吸开始加快,一股又一股的热血,从我的心室里迸出,涌进了我的脑袋里。

    人心,又是人心,我开始战栗,为着这险恶、黑暗和令人不寒而栗的人心。

    两条鲜活的、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在我眼前转瞬而逝,干干净净,除了一身臭皮囊,时间将会抹去一切。这仅仅是为了那个什么老大口中的一个秘密。

    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狗屁秘密,值得用生命作为代价来交换。

    我的心开始了一阵阵的抽搐,我低着头,开始回想我自己,昨天的我,不,就是刚刚的,还没有进这间快餐店之前的我,也许我和那个老大是一样的。

    轻视生命,因为我的手里掌握着操纵别人生命的力量,那时的我,感觉自己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视众生如同草芥蝼蚁,即使在面对法律时,我也曾想着跨过那道红绳。

    可现在,我不再是刚刚的我了,生,或是死,生与死之间,让我有了一丝醒悟,我!张巫,我只是一个人,一个凡人,一个平平常常的凡人,没有纵横天下的实力,更没有生杀予夺的权力,我没有…